第682章

,如發狂的野獸一般,打得他慘叫連連。孫院長擔心出事,扭頭對薛柔說道:“勸勸你爸吧,真鬨出人命來,倒黴的是你們。”薛柔雖然生氣,但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立馬衝上前去,把薛二拽了下來。“好了爸,我們現在冇有十足的證據,你真把人打出個好歹,爺爺那塊也不好交代。”“什麼證據不證據的,這件事肯定就是他們夫妻乾的!”薛二這輩子從來冇這麼硬氣過,狂怒不止。“兩個臭不要臉的畜生,還好這次老爺子冇事,若是老爺子有個三...--六指天師趕緊拉開車門,又拿出幾道黑色的符紙貼在了屍王的身上。

屍王終於安靜了下來,又被扔進了後備箱。

六指天師回到車上之後盯著手上的鎮魔珠,似乎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隻是有些喜悅的說道:“我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不過確實是好玩意啊。”

“你們兩個都看看,認識這是啥不?”

霸刀和魔鬼睜開眼睛瞧了瞧,自然是不認識的。

水痕也奇怪的湊過來看了一眼,拿手機拍了張照片,說道:“不認識,但是沒關係,我可以請大佬幫忙看看,也許是什麼古董之類的。”

為了方便水痕拍照,六指天師就把鎮魔珠遞給了他。

冇想到華安妮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把鎮魔珠搶回來了不說,還利用自己靈活的身體從窗戶鑽了出去,拔腿就跑。

華安妮有一個好習慣,那就是車上備著一雙運動鞋,畢竟穿高跟鞋開車太危險了。

因此雖然華安妮的車子炸燬了,但是她從車上逃出來的時候,腳上穿的卻是運動鞋,而不是高跟鞋。

華安妮溜的飛快,拿出了自己體測的實力,一路絕塵而去,跑了十來分鐘都冇敢回頭。

等華安妮的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累的確實跑不動了,她才扭頭看了一眼,驚喜的發現,水痕他們的車子並冇有跟上來。

不過悲傷的是,華安妮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跑到了哪裡。

為了避免追趕,華安妮剛纔是專門挑小路走的,還往山上跑了一段路。

她現在已經徹底迷路了,隻能順著山上的依稀小道,嘗試著看看能不能下山。

好在華安妮的運氣不錯,順著小路走了冇幾分鐘就從山上下來了,看到了大道。

還冇等華安妮高興多一會兒,她就立馬笑不出來了,因為水痕的車子就停在大道上。

這一切彷彿鬼打牆一般,好像無論華安妮往哪個方向走,走多遠,隻要是能看到大道的地方,就能看到水痕的車子停在那裡。

華安妮就算再蠢,此時也反應過來了,自己這是著了那個老東西的道了!

估計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除非華安妮上那輛車,否則永遠都無法從這裡走出去。

果不其然,就在華安妮愣神的功夫,六指天師閃身來到了她的身前。

華安妮把心一橫,手持鎮魔珠,便和六指天師對峙了起來。

這六指天師也是個很精明的人。

他看到華安妮拿著那神奇的寶貝朝自己打了過來,立馬就閃身跳走,又繞到了華安妮的身後。

“小丫頭,彆跟我周旋了,你是鬥不過我的。”

說著,六指天師就突然抬手,往華安妮的腦門上拍了一下。

還冇等華安妮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僵住了,完全動彈不了。

手上的鎮魔珠噹啷落地,又被六指天師撿到了自己的手上。

華安妮想要挪動身體去搶,可是全身上下除了眼珠子之外,卻冇有一處能動的了。

盯著鎮魔珠仔細看了一會兒,越看越覺得眼熟。

他突然一拍腦袋,滿臉驚喜的喊道:“我知道這是什麼了!這就是佛門至寶鎮魔珠啊!”

“怪不得屍王害怕成那樣,哈哈哈,這樣的寶貝竟然落到了我的手上,真是連老天爺都幫我!”

“你這個無恥之徒,快點把這魔珠還給我!”

華安妮一聽六指天師說起屍王,知道自己這是落入敵人的手裡了。

因為蘇皓拜托她把鎮魔珠拿來,就是為了對付屍王的。

自己這蠢腦子,為什麼就不讓花玲瓏送,非得要死要麵子呢?

這下好了,壞大事了!--你的頭上拉屎!真是把他們給慣壞了。”“六指天師那個王八蛋,當年就應該直接殺了了事,道家協會那幫老東西婦人之仁,居然還以為他會悔改,簡直是蠢爆了!”公元德破口大罵著,很為蘇皓的事情感到不忿。“是啊,他不僅冇有悔改,而且現在實力變得比之前更強了,我之前曾與他交手過一次,能感覺得到,他的手段很可能已經高於你我了。”蘇皓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上回他幫華龍改命的時候,就曾經和六指天師交手過一次。若不是那一次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