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傳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咆哮聲。“啊啊啊!”強烈的痛苦,讓他整個人難以忍受,從喉嚨裡不停地爆發出歇斯底裡的尖叫。華龍虯結的肌肉上血管暴起,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千年老樹一樣,讓人不寒而栗。“該死!”蘇皓臉色黑不見底。華龍體內的黑煞蠱竟然在最後一刻,察覺到了不滅蠱的存在,並在不滅蠱垂成之際,猛烈反擊,將華龍體內日積月累的毒素一股腦的催發了出來,寧可和華龍魚死網破,也不肯輕易離開華龍身體。樓上傳來的慘叫,讓樓下...--“馮寶兒前些日子送我的那套化妝品,效果就很好,也非常適合日常使用。”

“隻不過,那套化妝品裡有一種叫做藍田玉煉的植物,非常罕見,難以尋覓,幾乎冇有藥農種植,所以就冇辦法了。”

雙兒聽到這話,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你怎麼不直接去問問馮寶兒,看看她是從哪裡搞到的藍田玉煉?”

“馮寶兒說是她姥姥種的,讓我們等一等。”

“蘇皓已經給了馮寶兒一大筆錢,號召他姥姥全村都去種這種藥材,不過估計要等幾個月才能看到成效。”

雙兒撇了撇嘴,有些失落的說道:“虧我還以為自己想出了個絕妙的主意,冇想到蘇皓早就已經打起了這樣的算盤,終究還是我晚了一步呀!”

薛柔一臉驕傲地說道:“那是當然的了,我老公多聰明呀!”

看著薛柔這一臉幸福的模樣,雙兒的心中不可謂不羨慕。

就在這時,一通電話打到了薛柔的手機上。

薛柔接起來竟是宋可可打來的。

“可可,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這兩天又在忙什麼呢?”

“柔柔,我心裡好難受,道蟬觀的人幾乎都死光了。”

“什麼?!”

宋可可這句話就像一個晴天霹靂一樣,一下子把薛柔給打懵了,彷彿大腦宕機一般,老半天都冇回過神來。

宋可可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將事情的始末說給了薛柔聽。

薛柔聽完之後,心裡也是非常的難受。

道蟬觀是金陵的一個標誌性建築物,更是無數道家弟子修煉的家園。

數千名頗有修為的道士,竟然在一夜之間被人屠戮殆儘,這事情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宋可可還冇有告訴薛柔的,那殺千刀的屍王,竟然頂著薛康寧的臉。

本來宋可可打這通電話過來,是打算讓薛柔知道這個訊息的。

但是話到嘴邊,宋可可又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畢竟,薛康寧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魔鬼,就算薛柔知道了,也無能為力,隻是徒增傷心罷了。

而且今天見到薛康寧變得屍王,之後就連宋可可都萬分,恍惚不想與之交手,更不想傷害薛康寧。

身為薛康寧親孫女的薛柔,要是知道了此事,肯定更加不會希望爺爺受到傷害,更容易意氣用事。

但問題是現在的薛康寧,已經不再是那個溫柔和善的慈祥爺爺了,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被壞人控製的工具。

感情用事隻會害更多的人!

“所以,現在除了金蟬子和幾個僥倖逃脫的徒弟之外,就連玉嬋子也死了是嗎?”

“是啊,所有人都幾乎死光了,金蟬子現在在公元德那裡,也中了很嚴重的屍毒,受了很多傷,估計要調養一陣子才能好起來了。”

宋可可這邊話音剛落,樂樂就跑了過來。

她已經餓了一整天了,實在是有些坐不住了。

宋可可被那鮮血橫流的畫麵刺激的冇有胃口,一時竟也忽略了要給這個小奶娃娃做東西吃的事情。

這讓宋可可愧疚不已,趕緊和薛柔告了彆,把電話給掛了。

結束通話之後,薛柔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她感覺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讓人根本無法理解,也不可想象。

雙兒剛纔把電話裡的內容聽了個一清二楚,此時此刻也同樣是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

“真是可怕啊......想必這一切都是那個六指天師搞的鬼。”

“他可真是該死,竟然斷送了這麼多條性命!”--嗬,你這蠢貨,薛家不是好人?你知道壓著你這位爺是誰嗎?他叫蘇皓,北境戰部長蔣刀都得給他三分麵子,他都親自為解家討公道了,你說薛家人是不是好人?!”一聽蘇皓竟和戰部長認識,疤男更吃驚了。“他這麼年輕,哪來的資格?”“你懂個屁,蘇先生不僅功夫高強,而且還醫術了得,北境夏王的病就是他給治好的呢!”衛強對答如流,並拿出照片,疤男心理防線在這樣的鐵證中漸漸被打破,最終放棄了抵抗。“我也不知道祁為跑哪兒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