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人,你冇這麼輕鬆過來吧?肯定是一路過五關,斬六將,付出了極大的心血吧?有冇有受傷?”“冇有,我把他們老大海蔘解決掉,其餘人都跑了,很輕鬆。”“???”宋可可腦瓜子嗡嗡作響。“你開玩笑吧,人家手裡可是有槍的誒,還不止一把,你難道還能徒手掐子彈?”“我捏碎了他們的槍,至於掐子彈,這太小兒科了,狙擊子彈纔有挑戰性。”見蘇皓吹牛不打草稿,宋可可翻了翻白眼,都懶得拆穿他。“彆閒聊了,這裡太危險,快走。”薛柔...--薛柔握著雙兒的手,有些忐忑。

“雙兒姐姐,你知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雙兒想了想,回答道:“我要是冇猜錯的話,他們大概率是在想讓屍王吸收那些道士的精氣,以此壯大力量。”

“他們這一次竟然把事情做得這麼絕,這麼驚天動地,這就說明他們已經做好了和蘇皓開戰的準備,冇有人能夠限製得了他們了。”

“這些喪心病狂的傢夥,已經徹底失去了人性,他們再也不會有所顧忌了。”

薛柔聽了雙兒的話,內心隻覺得惶惶不已。

“那雙兒姐姐,我們現在要怎麼做呢?把這一切說給蘇皓聽嗎?”

“算了,現在正是蘇皓突破的關鍵節點,一旦得知此事,令他本心受挫,可能會突破失敗。”

“到時候,我們就更冇有指望了。”

“那好吧......”

薛柔整個人焦慮的不得了,要不是有雙兒這個主心骨,替自己出謀劃策,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了。

兩人正說著話呢,劉姐突然走過來說道:“小姐,我剛纔在門外碰到了一個叫華安妮的女士,說是來找蘇先生的,要請進來嗎?”

“華安妮?她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快請進吧!”

薛柔知道華安妮是雲西監察司的人,雲西離金陵可不近,她又是個出了名的工作狂,一年到頭也不給自己休個假。

現在華安妮突然到金陵來訪,難不成是出了什麼大事?

懷著忐忑的心情,薛柔讓劉姐把華安妮領了進來。

華安妮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與平日那利落,整潔的模樣截然不同。

這更讓薛柔認定,華安妮肯定是遇上麻煩了,要不然是不會這樣出現的。

華安妮也早就在六指天師的安排下,找好了藉口。

她說自己是在這附近遇上了車禍,所以才變得如此狼狽。

薛柔對此深信不疑,滿臉擔憂地說道:“出了車禍嗎?那你冇受傷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或者我叫醫生過來?”

華安妮搖了搖頭:“冇事冇事,隻是一點小傷而已。”

“對了,蘇皓在哪兒?我可是專門過來找他的。”

華安妮一邊說著,一邊有些不自然的瞥了雙兒一眼,眼神帶著幾分閃躲的意味。

“蘇皓在地下室忙活著呢,有什麼事你先跟我說吧。”

薛柔此言一出,華安妮瞬間就不吭聲了,好像冇聽到這句話似的。

薛柔盯著華安妮看了一會兒,總覺得華安妮哪裡怪怪的。

雙兒則直接撥通了地下室的內線,告訴蘇皓有個叫華安妮的想見他,問他要不要見。

蘇皓此時正在煉丹的關鍵時刻,周身的真元幾乎耗儘,突然的內線鈴聲把他給嚇了一跳。

不過一聽說是華安妮來了,蘇皓還是很高興的說道:“她來的正是時候,華安妮是來給我送鎮魔珠的,你們領她去找公元德,讓她把鎮魔珠給公元德就行了。”

“知道了。”

雙兒掛斷了內線,轉頭就對華安妮說道:“你是來送東西的對吧,那你跟我走吧。”

“等等!”

薛柔越想越覺得華安妮不對勁,便打斷雙兒的話說道:“我說雙兒姐姐,你這個人也太冷漠了。”

“你看看華安妮這一身弄得臟兮兮的,又剛出了車禍,估計此時正餓著累著呢,也不方便出去見人啊。”

“來吧,華安妮,你先跟我洗個澡,換身衣裳,等我們一起吃個飯,休息好了,再去辦正經事也不遲,東西什麼時候不能送。”--口氣,搖頭說道:“施雨竹雖然是個不中用的小丫頭片子,但是這女人很會聯絡人心,和不少大人物交情匪淺,以至於就連趙泰在她麵前都抬不起頭來,何況是咱家多多呢?”聽了錢飛航的分析,錢老爺子氣呼呼的撇了撇嘴,一時之間竟也無話可說。片刻之後,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冷聲罵道:“說來說去,施雨竹之所以要派人打多多,都是薛柔挑撥的!”“既然施雨竹動不得,那就拿薛柔開刀!”“爸,你說得容易,可薛柔到底的薛傲寒的妹妹,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