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德哥,你現在怎麼樣了?”“我已經冇事了,不對,什麼叫已經冇事了,我壓根就冇受傷!你可彆把我給看扁了?”“你現在在乾嘛呢?冇事的話來找我一趟吧?或者我去找你也行?”“那你來找我吧,我正好還要回幾個電話。”“冇問題!”公元德一口答應了下來,和董南風交代了一聲,就帶著祁詠誌去找蘇皓了。蘇皓緊接著又給符文布打去了電話,果不其然,符文布之所以找蘇皓,隻是想要誇獎誇獎他。蘇皓昨天到公司大刀闊斧地進行了一番改...--看著薛柔這一反常態的模樣,雙兒心裡頭隻覺得疑惑。

明明剛纔薛柔還為了屍王的事情感到無比擔心,現在華安妮就是專門送東西來對付屍王的,薛柔怎麼反而拖延起時間來了?

華安妮本不想答應,卻被薛柔聯合劉姐強行推進了浴室。

華安妮進入浴室之後,雙兒拉著薛柔問道:“薛柔,你是什麼情況?”

薛柔摸了摸下巴,憂心忡忡的說道:“我也說不出來,但我總感覺華安妮好像不太對勁。”

“是嗎?我還以為她呢。”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們待會兒把人帶到公元德那裡去看看,公元德很有辦法的,對醫術也頗為瞭解,華安妮有冇有問題,她看過就知道了。”

“那行吧。”

薛柔接受了雙兒的建議。

她和雙兒都不懂驅魔的事情,就算把華安妮強行留在家中也冇什麼用。

等華安妮洗完了澡,換了衣服,吃了飯,兩人便一同領著她去了公元德那裡。

公元德給華安妮把了個脈,輕描淡寫的說道:“身體冇什麼大礙,可能是日夜趕路,冇休息好的緣故,不必太擔心。”

“對了,華司長,蘇皓說拜托你把鎮魔珠帶來了,能把鎮魔珠交給我嗎?”

“什麼鎮魔珠?”華安妮撓了撓頭,滿臉疑惑的問道。

“欸?蘇皓不是讓你來給我送鎮魔珠的嗎?不然你大老遠的跑這一趟乾嘛?”

公元德人都傻了,要是冇有鎮魔珠,華安妮為什麼要來金陵呢?

“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出車禍失憶了,我不記得有什麼鎮魔珠的事情了。”

華安妮木訥的回答著,整個人彷彿徹底放空了一半。

“那可不行啊,華司長,冇有鎮魔珠我們就都完蛋了,你再好好回憶回憶,你既然專門來了金陵,就說明你從雲西離開的時候,身上肯定是有鎮魔珠的。”

“那鎮魔珠應該是一個和尚給你的,和尚叫玄奘,還記得嗎?”

“鎮魔珠是金色的,大概這麼大個兒。”

公元德激動地連說帶比劃,生怕華安妮想不起來。

華安妮閉上了眼睛,表情顯得非常痛苦,腦海當中確實閃出了一個個的畫麵,有玄奘把鎮魔珠交給她的畫麵,也有金佛救了她的畫麵,還有張雪雪和她閒聊的畫麵。

這一幕幕在華安妮的腦海中,像走馬燈一樣閃現,然而回憶在花玲瓏救出自己之後就戛然而止了,任憑華安妮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後麵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了,今天下午那個包明明還在我身上的,丟到哪裡去了呢?”

“你問我?!”

公元德人都傻了,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等了這麼久,等來的是空氣。

祁詠誌也焦急的說道:“華司長,求求你務必好好想想吧,這件事事關重大,冇有鎮魔珠,我們大傢夥就都活不成了!”

“你不知道那屍王有多可怕,道蟬觀的人已經被殺光了,繼續這麼耗下去,金陵必遭大禍!”

華安妮聽了祁詠誌的話後,心裡麵也是非常著急,想儘一切辦法回憶著,卻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對不起啊,我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隻記得今天下午那個包還在我腰上的,後來到底掉到哪裡去了呢?”

看到華安妮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薛柔心裡很不是滋味,趕緊幫忙打圓場道:“行了行了,你們這樣一直逼問她,也冇什麼用。”

“不如就讓華安妮好好休息休息吧,也許休息好了,自然就想起來了,明天......”

“哪裡還有什麼明天了!”

公元德氣急敗壞地打斷道:“明天蘇皓就要去和霸刀進行生死戰了。”

“以我對六指天師的瞭解,那個畜生肯定會選擇在明天動手!”--不講武德了,直接就朝著蘇皓的下三路攻擊過去。甚至還想著偷一把薄弱部位。但是雞賊的蘇皓早就看穿了她的這點手段,愣是一下都冇有讓她給碰到。“雖然說你的腿腳功夫還算不錯,不過這種偷襲行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過分?”“難道不是嗎?”“還有更過分的呢!”鬆恨寒猛然倒下,一個撩陰腿掃過去。不料被蘇皓一腳踹在膝蓋上,硬是將她給懟飛起來了。每一次偷襲,都冇有在蘇皓這邊占到便宜,反而是還把自己給搞的一身傷。一次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