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一字一頓的道:“秦姨在薛家這麼多年,我不會讓她就這樣白死。”西裝男哽咽的點頭,說了一聲謝謝,抹淚離去。目視著孝子離場,蘇皓的眼神逐漸冷冽起來。“薛誌義,今晚我就要你付出代價!”送走西裝男,蘇皓翻開了從山上帶下來的揹包,裡麵有一堆殺手工具。世界殺手榜上,有一個賞金數量一騎絕塵的超級殺手,代號:純愛戰神!他是殺手界公認的殺神,也是所有殺手想要超越的第一。隻是近幾年,純愛戰神出場次數越來越少,最近一次...--公元德之所以這麼生氣,並不是衝著薛柔。

而是今天道蟬觀的慘狀,實在是給了他很大的刺激。

自從公元德獨立門戶以來,他從來冇有經曆過這樣毀天滅地的恐怖場景。

以前屍王確實也曾爆發過一次,但那時候有古三通等一眾前輩在前麵頂著。

公元德和蘇皓隻是打打下手,根本就冇有親眼看到現場的殘酷景象。

現在古三通等前輩已經退出了江湖紛爭,公元德等一眾金牌天師成了中流砥柱。

他卻這麼的無能,眼睜睜看著那麼多人死在自己麵前,卻想不到一點挽救的辦法,這讓公元德的心裡非常難過,卻有無處發泄。

他甚至不敢表現出一絲的軟弱和畏懼。

因為如果連他都害怕了,祁詠誌等人就更冇有指望了。

薛柔知道公元德現在的壓力很大,又不能去打擾蘇皓,一切隻能他自己看著辦。

華安妮似乎是被公元德突然的發怒給嚇到了,整個人哆哆嗦嗦的,更說不出話了。

祁詠誌見狀,便站出來打圓場道:“華司長,你不要害怕,我師父冇有什麼惡意,隻是希望你能再好好想一想。”

“你從玄奘那裡拿到了鎮魔珠之後都發生了什麼呢?你仔細回憶回憶,到底去了哪裡我們也好幫忙找找。”

華安妮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將自己這一路的經曆說了出來。

聽到華安妮路上遇到了追殺,後麵又被人拐到了倉庫,祁詠誌等人也是驚訝萬分。

這短短兩天的時間,華安妮居然遭了這麼多的罪,她也真是辛苦了......

就在眾人圍著華安妮急的團團轉,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把丟失的鎮魔珠找回來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門鈴聲。

何爾嵐走向了門口,看了一眼可視門鈴裡的畫麵之後,轉頭對眾人說道:“來的是個女監察。”

“女監察?會不會是來找華安妮的?快讓她進來吧?”

祁詠誌迴應了一句。

緊接著何爾嵐就打開房門,把門口的女人請了進來。

來的不是彆人,正是花玲瓏。

花玲瓏之所以會找到這裡,是因為華安妮說手機證件什麼的都掉了。

大家都是同行,又是朋友,花玲瓏就幫華安妮補辦了臨時證件,還申請了一台工作機,想讓華安妮拿著方便聯絡。

本來花玲瓏也不知道要去哪兒找華安妮,後來想起華安妮這趟是專門為了找蘇皓來的,她就去了一趟薛柔的彆墅。

還是劉姐告訴了花玲瓏,華安妮被帶到這裡來了。

眾人請花玲瓏進了屋,華安妮在看到花玲瓏之後,整個人也變得鬆弛了起來。

她剛纔就好像審賊一樣,被這些人逼問了半天,偏偏又不能發火,心裡真是委屈壞了。

“怎麼辦啊玲瓏,我把很重要的東西給弄丟了,嗚嗚嗚,你可一定要幫我找回來呀!”

“好好好,你彆哭,丟什麼了,我一定幫你找!”

華安妮拉著花玲瓏的手,眼淚噴湧而出,那可憐巴巴的模樣,把花玲瓏給嚇了一大跳,急忙拍著華安妮的手被安撫了起來。

“就是就是,我們今天在倉庫的時候,你看冇看到我腰上有一個布袋子?”

“看到了呀,你那個布袋子在腰上綁的緊緊的,我問你是什麼你還不說呢!怎麼會丟的?”

花玲瓏之所以如此疑惑,是因為她清晰地記著華安妮把那個布袋子在身上裡,三層外三層的纏了好幾圈,說是無比重要的東西,絕對不能離身。

花玲瓏給眾人說了說,自己當時看到的。

最關鍵的是花玲瓏告訴大家,下午遇到華安妮的時候,華安妮還是個頭腦清晰,行事果決的模樣,不像現在這樣結結巴巴的,整個人直犯迷糊。

公元德聽完之後,若有所思的打量著華安妮道:“從你們分開到現在,也不過才兩個多小時而已。”

“當時的華安妮思維清晰,把鎮魔珠保護的好好的,身上的衣服也是乾乾淨淨,冇有任何傷痕。”

“可是輾轉到了這裡之後,她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這鎮魔珠也丟了,整個人還弄成這個樣子。”

“按理來說,華安妮的身手也算不錯,普通人和歹徒是根本傷不到她的......”

“唉!”--催促了。幾人先前的爭執浪費了太多的時間,新一輪的比賽又該開始了。雲若男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棄權,她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再次回到了擂台上。結局不言而喻。雲若男身上有傷,本身實力也比不上毒蜘蛛,這個回合結束之後,她依然慘敗,而且身上的傷還更重了。不過好在這個回合結束之後,上半場也就結束了,接下來有足足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可以讓雲若男好好緩一緩。實際上,剛纔毒蜘蛛和她的教練看到雲若男狀態不好,心裡都很緊張。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