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親率大軍兵臨城下

,廚藝果然了得,不怕你笑話,那一鍋雞湯下肚,在下隻覺精神抖擻,恨不得秉燭達旦,撲身於山寨的治理工作中。”葉賢心裡一陣鄙夷。這廝,貌似忠厚老實,實則心思活泛著呢!一鍋雞湯下肚,連這麼無恥的話都能說得出來。葉賢臉上堆笑,揮了揮手,甚是豪邁:“不就是鍋雞湯嗎?齊寨主喜歡,日後我再燉個三兩鍋,差人送去。”此言一出,齊寰眼睛直冒光。一把摟住葉賢肩膀,恨不得現在就歃血為盟,結為異姓兄弟:“葉先生,呸,葉兄!有...--

葉賢道:“我們並冇有耽擱,而是章照安知道我們要兵出潼關的意圖,故而晉王捷足先登。”

一秋道人言道:“潼關兩邊的何倉郡和平陽郡,與潼關遙相呼應,互為掎角之勢,我們現在想攻占潼關並非易事。”

葉賢道:“明日到潼關城下挑戰,先探探潼關虛實!”

翌日。

葉賢親率大軍兵臨潼關城下。

“葉賢,你占據涼州,已經成為河西霸主,為何還要舉兵進犯我中原?”

晉王這是第一次與葉賢麵對麵的交談,他站在城樓上咄咄逼人。

“朝廷橫征暴斂,民不聊生,我舉仁義之師,拯救萬民於水火,乃替天行道!”

“好一個替天行道,那要看看你有冇這個本事了。”

晉王為了殺殺葉賢威風,親自帶兵出城,與葉賢對峙。

“誰敢出戰?”

身邊一人應聲而出:“末將先來!”說著,便縱馬出陣。

葉賢這邊的先鋒孟天翔提槍出馬應戰。

“對麵將領何人?”孟天翔問道。

“我乃何倉楊懷纔是也!你是何人?”

“我乃南陽孟天翔,楊懷才,你不是我對手,下去換一個人來。”

楊懷纔看見孟天翔藐視自己,心中大為惱火。

他在晉王帳下,也算一名大將,豈能容孟天翔目中無人。

“孟天翔小兒,你竟敢藐視你爺爺,今日不教訓你,你不知八王爺有幾隻眼。”

“哈……”

孟天翔哈哈大笑:“無名小卒,也敢來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兩人隨即縱馬向前,你來我往開始交戰。

楊懷才用的是大雙戟,此人有萬夫不當之勇。

孟天翔用的是祖傳的亮銀丈八蛇矛,形狀和三國張飛的兵器相似,重一百多斤。

兩人大戰二十回合不分勝負。

孟天翔心想,今日一定要贏了這個人,殺殺晉王的士氣。

於是,孟天翔決定使出大招,將楊懷才置於死地。

孟天翔詐敗,回馬就走。

楊懷纔不知是計,縱馬來追,眼看快追上時,孟天翔大喊一聲,回首一矛。

“梅花三弄!”

楊懷才自顧追趕,冇想到孟天翔會回手一槍,而且打出的還是一個大招。

孟天翔手中的長毛一晃,在楊懷才麵前頓時出現無數條槍。

宛如朵朵寒梅開。

楊懷才的眼睛一花,不知哪條槍是虛的,哪條槍是實的。

心裡一慌,被孟天翔一矛刺中喉嚨。

隻見孟天翔用力一挑,楊懷才慘叫一聲,落馬身亡。

“叮叮叮!”

晉王看見楊懷才被殺,急忙鳴金收兵。

一秋道人叫葉賢不要率兵追殺。

“為何不趁勢掩殺?”

一秋道人言道:“我觀察城樓之上,站滿了兵士,全是弓弩手。”

“我軍如是追殺,城上萬箭齊發,我軍定有損傷。”

孟天翔問:“如此說來,我軍何時才能占領潼關?”

一秋道人言道:“看來我軍得打造雲梯,以及發石器,才能破了城樓上的防禦。”

“那得多少天纔打造完成?”

“大概得半個月!”

孟天翔又道:“等半個月,豈不太久?”

“孟將軍,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事急不得。”

葉賢道:“且聽軍師的,收兵!”

晉王損失一員大將,心中鬱悶。

“葉賢的兵馬怎會如此強悍?”

章照安言道:“葉賢這小子運氣好啊,麾下猛將如雲。”

“本王戎馬多年,帳下能征善戰的猛將卻冇有幾個,這世道真不公平。”

“晉王,恕在下直言,您之前冇注重招募將才,以至於此啊。”

晉王歎道:“如今要用人時,方恨少啊。”

章照安道:“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啊。”

“軍師的意思是?”

“中原人才濟濟,不乏賢臣良將,俗話說,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晉王如招賢納士,必定天下豪傑來投。”

晉王道:“臨陣才招將,豈不可笑,明日本王再出城決戰。”

翌日。

晉王傾巢而出,親率十萬大軍,氣勢洶洶要與葉賢決一雌雄。

葉賢大軍營寨,此時葉賢正在中軍帳內,緊急商議迎敵之策。

一軍士進來稟報,把一封信交給葉賢。

“這是晉王送來的決戰書,誓與我軍決戰到底,諸位怎麼看?”

一秋道人言道:“晉王兵力比我們多,背靠長安,後勤無憂,而我們後勤卻難於跟上。”

“所以,我們能戰則速戰,不能戰則退守黃河以北。”

葉賢言道:“晉王此番傾巢而出,正是消滅晉王主力的最佳時機,以我之見,與之決戰!”

眾將皆言道:“與晉王決戰,拿下潼關。”

一秋道人言道:“如是與晉王決戰,我們隻能勝,不可敗。”

“一旦失敗,則四方勢力見有機可乘,會同時向我們發起攻擊,後果不堪設想。”

“因此,這次決戰,乃一戰定勝負。”

葉賢聽了,陷入沉思中,不戰退守河西,那此番出兵等於失敗而歸。

如與晉王一決雌雄,萬一失敗,則四麵楚歌,局麵更加難於收拾。

想讓四方勢力知難而退,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打敗晉王。

葉賢一咬牙,決定孤注一擲。

“必須戰!”

一秋道人言道:“要戰則必須勝,我們可派一支人馬,繞過潼關,切斷晉王後方糧道,造成其大軍恐慌。”

葉賢點頭,大聲言道。

“孟天翔!”

“在!”

“命你帶兩萬精兵,繞過潼關,切斷通往潼關的糧道。”

“遵命!”

“眾將聽令!”

眾將齊聲答道:“在!”

“率所有兵馬,隨我與晉王決戰!”

“遵命!”

葉賢率領八萬大軍,前來應戰晉王的十萬大軍。

兩邊大軍分兩麵而立,中間僅隔百米之遙。

“葉賢小兒在此,誰敢過去擒之!”

陣中一馬縱出,大叫:“末將去把葉賢擒來,獻於晉王。”

葉賢陣中,隻見東方宇也縱馬而出。

“上位請回,讓末將宰了此人。”

葉賢低聲對東方宇道:“出手要狠,再給晉王一個下馬威!”

東方宇答道:“明白!”

那人看見出來的是東方宇,心中有些膽怯。

東方宇是葉賢的頭號猛將,此人堪比當年呂布,必定不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裡,那人不戰自敗,掉轉馬頭,跑回陣中。--子。”“若本縣婦女嚐到了甜頭,這齊城還有十七個縣,豈不是所有婦人,都往咱們這邊跑?”“全部幫扶,每年就是十八萬兩銀子。若隻幫扶青雲縣婦人,不理會其他婦人的死活,那就成了偽善,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葉賢不否認紅姑是一片好心,但若隻有好心,卻冇有經濟頭腦,最後隻會好心辦壞事。經由葉賢這麼一番解釋,紅姑不由臉頰發燙,心裡陣陣慚愧。“先生,是我想得太簡單了……”“幸虧有先生指點迷津,不然奴家的罪過就大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