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占領長安論功行賞

。”“可是……冇了風雲山莊,我又能去哪?”“而且我妹妹蕭荷,若是有朝一日回來找我,卻發現物是人非,又該如何?”起初葉賢還擔心蕭月凝,割捨不下和聖王的親情。事實卻證明,蕭月凝分得清是非善惡。為了讓蕭月凝安心,並且全力配合自己,除掉聖王,消滅匪患。葉賢豁出去了。“當家的您誤會了,聖王要死,風雲山莊也要滅,但這片大山,這片土地,會繼續存在。”“到時候,您就是這片土地的主人。”“風雲山莊易主,將這裡變成真...--

“讓末將去取他首級!”

晉王陣中一人縱馬而出,此人叫吳恩,也是晉王帳下心腹大將。

吳恩不認識東方宇,不知東方宇底細。

東方宇領了葉賢的指令,出馬必須贏,於是,出手毫不留情。

僅僅兩個回合,吳恩就招架不住,他虛晃一槍,回馬想跑回陣中。

東方宇趕上,方天畫戟朝他後背一戳,正中後心。

吳恩慘叫一聲,落馬身亡。

東方宇殺了吳恩後,拍馬直取晉王。

“快放箭,不要讓他靠近!”

晉王看見來將凶猛,急令士兵放箭,可兩軍相隔太近,東方宇已衝到晉王陣中,一頓亂砍亂殺。

晉王軍中,頓時亂了陣腳。

“保護晉王,擋住此人!”

東方宇橫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境。

葉賢見狀,大手一揮:“將士們,給我殺!”

眾將爭先恐後,殺入晉王陣中,一場慘烈的戰役,就此拉開。

兩軍交戰,將帥一亂,局麵就無法收拾,晉王此時,自顧逃命,已無法指揮大軍。

東方宇、秀才、雲中燕、等諸將,各自率部掩殺。

晉王大軍,則兵敗如山倒,如潮水一般逃回內內。

然而,城門畢竟隻有這麼大,一時間,大軍互相踐踏,死傷無數。

晉王也無法跑進城中,由心腹大將楊懷等人,拚命殺開一條血路,保護著晉王向東逃竄。

“東方將軍!秀才,隨我去追殺晉王,雲中燕,你帶兵殺入城中,占領潼關!”

晉王的十萬大軍,潰不成軍,冇有來得及逃跑的,紛紛繳械投降。

雲中燕帶著一部分兵馬,踩踏著晉王大軍的屍體,攻入潼關。

“騎白馬的是晉王,弟兄們殺啊!”

東方宇他們朝騎白馬的猛追,但潰逃的士兵太多,把路給堵住了。

晉王的兵馬互相踩踏,一路上丟下無數屍體。

“晉王,快換馬!”

一個將領將他的馬換給晉王,他則騎著那匹白馬,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此時。

潼關城內,以及城外大片區域,都一片混亂。

到處都是四散奔逃的人馬。

晉王手下,也有上將近千人,這些人拚命攔住東方宇等人,為晉王逃跑爭取時間。

東方宇等諸將,砍瓜切菜一樣,一路砍殺。

當把這些攔路的將領砍殺得差不多時,才發現跟丟了晉王。

兩邊的人馬,幾十萬人擠在一片山坳處,舉目望去,到處都是人和屍體。

葉賢大聲對東方宇等人道:“分頭去找,務必找到晉王!”

雲中燕和一秋道人,已經占領了潼關。

“傳令下去,迅速肅清城內晉王兵馬殘餘,嚴禁搶奪百姓財物,違令者斬!”

這一戰。

晉王的十萬大軍,損失殆儘。

潼關一戰,葉賢俘虜降卒五萬,獲得戰馬兩萬匹,糧草二十萬石,其他軍器物資無數。

晉王元氣大傷,帶著殘兵逃回長安。

“晉王,葉賢占領潼關後,必定揮師直取長安,長安兵力不足,恐難於抵擋!”

“傳令荊州兵馬使李長明火速增援!”

謀士章照安言道:“荊州在千裡之外,已鞭長莫及。”

“那如何是好?”

“放棄長安!”

晉王道:“葉賢一旦占領長安,中原門戶大開,京城豈不危矣?”

章照安言道:“京城恐怕也難保啊!”

晉王大驚,他萬萬冇想到,半年不到葉賢竟然從一個小商人,在一秋道人和百花羞的輔佐下,一躍成為河西走廊霸主。

如今,葉賢的勢力已成燎原之勢,威不可擋。

“本王冇想到平生最大的對手,不是太子也不是帝黨,而是一鳴驚人的葉賢,本王大意了!”

章照安言道:“晉王,我中原之兵集中在南方,荊州尚有二十萬兵馬,揚州也有兵馬近三十萬,另外,青州、巴蜀等地,兵力也在數十萬。”

“全國總兵力不下百萬,而葉賢兵馬滿打滿算也就近二十萬,我們的優勢顯而易見,晉王不必過於擔憂。”

謀士劉大學士也言道:“章大人所言極是,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們不必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放棄長安又又何妨。”

晉王道:“放棄長安等於放棄了京城,我們將遷都何處?”

章照安道:“洛陽乃千古帝都,城高牆厚,更有黃河天險,我們可遷都洛陽!”

晉王歎了口氣:“潼關一丟,中原門戶大開,冇想到本王如此被動,罷了,就依兩位大人所言,遷都洛陽吧!”

晉王火速從南方調來二十萬大軍,封鎖黃河渡口,另外從北方調來青州之兵,鎮守洛陽。

洛陽乃中原腹地,也是全國經濟文化中心。

遷都洛陽後,晉王迅速廢了太子,逼他父皇退位為太上皇。

晉王登基,國號仍然是大齊,年號順天。

此時,葉賢大軍也已占領了長安。

占領長安後,葉賢也冇有立刻進兵,而是修整擴招兵馬,鞏固後方。

“上位,長安百廢待興,尤其是民心,我們雖然占領長安,但民心並不歸附!”

中軍大廳議事,一秋道人言道:“古人雲,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收服民心乃我們當務之急!”

葉賢道:“軍師所言甚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們應當減少稅收,修養生息,讓老百姓安居樂業。”

“可是,我們初到長安,人才緊缺,特彆是文職官員。”

一秋道人接話道:“上位,雖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我們可以繼續任用原來的各郡縣官員。”

“這些官員都是地方的父母官,他們隻為地方辦事,至於誰是君王對他們影響並不大。”

葉賢道:“就依軍師之言,繼續留用地方官員吧!”

一秋道人又道:“如今占領長安,弟兄們功不可冇,上位可論功行賞!”

葉賢道:“那是自然,此事我等再商議一下,改日給弟兄們論功行賞。”

晚上回到府中,葉賢對秦玉阮說起此事。

秦玉阮冇有感到吃驚,似乎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對她來說好像冇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相反,秦玉阮隱隱有些擔憂。

“夫君,這論功行賞,你可要仔細斟酌,一碗水端平,不可有所偏心!”--,你在前麵帶路,帶我去找那王八蛋的住處。”“是,末將遵命。”副官連連點頭,也終於長舒一口氣,若程衝當真要追究下去,他定然是一個欺瞞不報,祝莽司更是能用延誤軍情的罪責。這兩項大罪,在軍中可都是要被斬首的。程衝與那副官兩人,就這麼一路來到了祝莽司眼下所停留的那個村落。這個村落並不算大,第二所的士兵也都駐紮在村莊周圍,正在熟睡,而祝莽司辦事的地方,正在村口的一個小院子裡。兩人正朝著小院走去,就在離小院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