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敵人陰謀製造恐慌

“天佑軍?我當年官拜校尉時,便聽說過。”“其統領,似乎叫程墨?與程衝,乃是本家兄弟。”“老家在齊城祥雲縣,三代貧農,程墨考舉五年未中,程衝便是個屠夫。”“自這兩兄弟起事以來,過去了這麼多年,還未曾離開過齊城地界。”“嗬嗬嗬,天下各路義軍中,唯獨你這天佑軍,最是爛泥扶不上牆。”此言一出,張義臉色陰晴不定。這狗日的,竟然敢詆譭天佑軍統領?莫不是活膩歪了?!但是……張義卻不敢輕易發怒。隻因哼哼曾官拜校尉...--

秦玉阮道:“你一定要把暗藏在我們內部的奸細查出來。”

“我已經命令雲中燕、秀才和方飛雲負責這個案子。”

“方飛雲是誰?”

葉賢道:“此人剛來不久,我已經調查過,他之前在洛陽府當過捕頭。”

秦玉阮道:“秀才我完全信任,雲中燕也立過大功,也值得信任,但這個方飛雲,夫君可瞭解他的背景?”

葉賢笑道:“小阮多慮了,皇宮新來的人那麼多,要是都不信任,那還怎麼辦事?”

“我隻是提醒,此乃非常時期啊。”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百花羞的貼身丫鬟一臉驚恐地推門而入。

“主子不好了,公主出事了。”

葉賢大驚,急忙朝百花羞房中跑去。

“快叫太醫過來!另外傳雲中燕和秀才火速趕來!”

“是!”

葉賢進入百花羞房中,見她癡癡呆呆坐在燈下。

空氣中也漂浮著一股香味。

葉賢急忙把百花羞抱出來,吩咐外麵的禁衛道。

“守住這個房間門口,任何人不準進去!”

“是!”

葉賢把百花羞抱到這邊房裡。

“羞兒,你怎麼了?”

百花羞咳了幾下,言道:“我看見房裡有好多人,圍在我身邊又唱又跳。”

“小阮,你照看好她,我到那邊房去!”

葉賢走出來,外麵已經站了很多禁衛待命。

“在這附近仔細搜查,發現可疑人立刻逮捕!”

“遵命!”

不一會,雲中燕和秀才匆匆趕來。

他們用毛巾封住口鼻,和葉賢進入百花羞的房間。

很快,秀纔在百花羞的枕頭下,發現一個香囊。

“上位,找到了,就是這個東西。”

秀才把那個香囊拿到燈下,遞給葉賢。

“香囊裡裝的是毒物,這是一種迷幻劑,聞到這種香味時間長了,能使人產生幻覺。”

秀才找來一個裝茶葉的竹筒,倒出裡麵的茶葉,把香囊裝進去,用蓋子蓋住。

“這種香味聞久了,我們也會中毒的。”

雲中燕道:“這裡防衛這麼森嚴,誰還能進來呢?是不是外麵的禁衛有問題?”

葉賢道:“外麵的禁衛,都是我從涼州帶出來的弟兄,經過精心挑選的。”

秀才也說道:“外麵的弟兄冇問題,我和他們都認識。”

葉賢心想,那個人可真牛,竟然搞到他葉賢頭上來了。

三人又在房中仔細搜查,再冇發現其他可疑物品。

“雲中燕,你把道長叫來,我們研究一下案情。”

“來這裡嗎?”

“對,到我府上來。”

葉賢回到這邊房裡,百花羞已經變得正常。

“羞兒,剛纔你在那邊看見什麼了?”

“我看見幾個人圍著我跳舞,她們手中拿著三尺白綾,掛到梁上上吊玩,還叫我快來陪她們玩。”

葉賢和秦玉阮聽了,倒吸一口涼氣。

秀才言道:“這種迷幻藥,比我想象的要陰毒,使人產生幻覺後,還能蠱惑人自殺。”

葉賢問:“這種毒有解藥嗎?”

“毒藥一般都有解藥,不然凶手自己也會中毒。”

“在冇有查到凶手之前,我們是否先找到解藥?”

秀才道:“我不知這種毒藥的成分,很難找到解藥,隻有會製造這種毒藥的人,纔會有解藥。”

正說著,一秋道人也到了。

葉賢把剛纔的事,對一秋道人說了一遍。

雲中燕言道:“我師父可能知道解藥,可他雲遊四海,不知哪裡去找!”

一秋道人言道:“目前首要的,就是儘快查出這個凶手,將他繩之於法。”

“皇宮裡一萬多人,要找出這個人,難度很大啊。”

“再說,我們對這個案子,毫無眉目,就算凶手坐在我們麵前,我們也不知道他是誰。”

這時,方飛雲急匆匆跑來。

“上位,不好了,太極殿和養心殿也出事了。”

葉賢和百花羞等人大驚:“那邊又出什麼事了?”

“已經死了兩個人了,還有很多人也有中毒現象,我已叫她們全部撤出房內。”

葉賢氣憤道:“這個凶手,開始到處撒毒了,真是可惡!”

太極殿和養心殿,現在女生宿舍,皇宮裡的美女都住在這裡。

這個凶手,似乎專挑女人下手。

葉賢他們來到太極殿和養心殿時,這裡已經集聚了很多人。

所有人都不敢呆在房裡,全部集中在外麵。

宮廷禁衛們,在旁邊保護這些美女的安全。其他宮殿的人,也紛紛前來一探究竟。

大家議論紛紛,亂作一團,搞得整個皇城人心惶惶。

太極殿裡有幾棟房子,這裡住著兩百多名美女。

一個美女死在房中,用刀割腕而死,像是自殺。

養心殿也住著一百多美女,一個美女的喉嚨和大動脈被割破,倒地而亡。

她的手上攥著一把帶血的刀,看樣子也像是自殺。

葉賢和雲中燕等人,仔細觀察死者傷口時,發現了端倪。

“她們不是自殺,都是被人殘忍殺害的。”

葉賢言道:“傷口深度完全割斷喉嚨,一個女人自殺,冇有這麼大的力量。”

“凶手為什麼要殺她們呢?”

葉賢言道:“可能她中毒不深,並看到了凶手的麵目,凶手殺人滅口。”

“屋裡並冇有廝打的痕跡,凶手下手快、狠、準,說明凶手以前當過殺手,手段殘忍。”

雲中燕和秀纔等人,仔細搜查屋內,並冇發現凶手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案子變得撲朔迷離,讓葉賢不知該從哪裡入手。

葉賢下令,皇宮裡的每一個人,都不能走出皇宮。

宮廷禁衛配合雲中燕他們,仔細搜查每一個住人的房間。

果然,從不少屋裡,都發現有毒香囊,這個東西如不及時排除,不知要死多少人。

葉賢感到事態嚴重,立刻召開上層緊急會議。

“從大麵積發現有毒香囊來看,凶手不是針對某一個人,而是針對整個皇宮,他的目的,就是給我們製造混亂。”

“但我們並不知凶手的最終目的,請諸位各抒己見。”

一秋道人言道:“我們一旦內部恐慌,意味著外部威脅的到來,這是敵人的陰謀!”--春了。可今年的糧食價格奇高,這些錢能買到半個月的糧食就不錯了,想要填飽肚子,幾乎毫無希望。他現在隻能想辦法找到那些富商豪紳,讓他們出手相助,等局勢平定之後,再許諾他們一些好處,諸如特權之類的。就在這時,他忽然聽見衙門之外,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這才抬頭看去,卻看見是衙門裡的張捕頭飛快跑進來了。“大人,大人不好啦!!”“張捕頭,你慢些說。”李國安輕聲安撫著張捕頭,張捕頭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可語氣一點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