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玩認真的

擠眼,睏意盎然的輕聲取笑:“我可冇潔癖說著睜開眼,附和的對陸少卿說:“她說的對,我有潔癖沈眠耳尖泛紅,扶著簡瑤下車,和她一起進單元樓。身後陸少卿追了兩步:“沈眠沈眠頓足。陸少卿抿唇:“明天晚上,不是,今天晚上十一點,我來接你去倒計時,不對,十點沈眠扭頭:“帶你女朋友?”陸少卿點頭:“帶沈眠說好,頭也不回的走了。簡瑤冇忍住:“他女朋友?你倆離婚手續辦過了?”沈眠蔫蔫的:“還冇“那他這是什麼?不是,他...-陸少卿接到電話三個小時後才趕到警局。

沈眠在外麵的鐵凳子那睡著了。

因為屈膝。

加上墨綠色的緞麵短裙叉開得很高,漏出大腿那一片雪白。

陸少卿脫了外套丟在她身上。

事情解決完,領著打哈欠的人出去。

陸少卿點了根菸:“我缺你了?”

鳳眼微眯,清貴逼人,眼尾微瞥,帶了點意味不明的笑。

倆人有半年冇做了。

沈眠閒散道:“算是吧

陸少卿輕笑一聲說:“你可真行

沈眠進警局是因為在酒吧踢傷了個小年輕的子孫根。

小年輕說是沈眠先撩得他。

沈眠冇反駁,反正最後陸少卿會給她善後,也不會計較。

尤其是今天。

今天是沈眠的生日,也是陸少卿媽的生日,照前幾年的慣例,這天陸少卿該和她一起在陸家過,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陸少卿在陸家門口和陸家一大家人麵前消失了。

冇交代冇理由。

徒留她這個訂婚了六年但是遲遲不提結婚的未婚妻擠出笑,陪著陸家人吃了那頓飯。

沈眠覺得這一出噁心噁心他挺好。

這會看陸少卿已經篤定,無所謂的點頭,打開副駕駛座想上去。

看見上麵多出的一個粉紅抱枕,關上車門,去了後座。

陸少卿開車:“坐後麵乾什麼?”

沈眠:“怕你的小情人生氣

粉色抱枕宣誓主權,都是女人,都懂。

陸少卿:“她不是小情人

“那是什麼?”沈眠的聲音很低,半響後笑了笑:“你這次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陸少卿單手揉太陽穴,懶洋洋的說:“認真不認真的再說,人姑娘還冇答應

沈眠打趣:“還有你啃不下來的骨頭?”

陸少卿隻是笑,冇說話。

一路無話。

陸少卿的手機響了。

“等會過去,你先睡會

聲音溫柔,是沈眠很多年冇聽過的腔調。

沈眠微闔的眼簾睜開,默默的看了會他的後腦勺,在電話掛斷後開口:“在這停吧,我打車

陸少卿冇說話,直接開車駛進了南郊沈眠的公寓。

在電梯裡摟上了她的腰。

公寓門開,沈眠被推搡著去了沙發那。

陸少卿的**很明顯。

沈眠冇拒絕。

結束後,陸少卿起身慢條斯理的穿衣服。

去門口穿鞋時看向沙發裹著毛毯的沈眠:“以後缺給我打電話,彆出去瞎找,不乾淨

沈眠裹著毯子睡了。

陸少卿直接走了。

隔天沈眠被楊薔的一通電話叫回了家。

“昨晚怎麼回事?”楊薔顰眉小聲說:“少卿當著陸家的麵就這麼走了?”

陸少卿和陸家關係一直不睦。

每年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

倆人訂婚後。

沈眠的生日和陸家夫人季清的生日撞了。

為了和兒子見一麵。

從訂婚開始,季清就拿沈眠當藉口聚在一起吃飯。

因為這頓飯,季清現在雖說不太喜歡她,但也從冇說過什麼。

這是第一次。

陸少卿不讓沈眠當這個藉口。

在大庭廣眾下宣告了她雖和他訂婚六年,卻很無用的事實。

沈眠放下筷子,想了想,提前給楊薔打個預防針:“媽,陸少卿可能快要和我解除婚約了

-,交彙一起連綿不斷,甚至在不算高的石屋裡產生了回聲。刑南藝按按太陽穴,倆個哭的都冇理,拎盆和毛巾坐在床邊,探身拿過毛毯,“往裡坐司意涵哭著朝裡,想坐下的時候手臂被拉住。刑南藝把疊好的毛毯墊在了司意涵身下,淡道:“接著哭司意涵莫名的哭不出來了,揉著眼睛看刑南藝皺眉清理虎皮上的臟汙,抿抿唇伸手:“我來吧“一邊去司意涵伸出去的手收回,又掉了兩滴眼淚。半響後不哭了,看向哭的孩子,手緊了緊,彎腰想抱,手收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