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解釋

愛很愛你,我會對你好,我會……”沈眠小心翼翼,期期艾艾的小聲求:“我會比全世界的人都對你好,你相信我,陸少卿,你……你再愛我一次,好不好?”陸少卿懵了。嘴巴開合很久,手忙腳亂的伸手擦沈眠的眼淚。沈眠的眼淚像是開閘的自來水,怎麼都流不儘,而且臉上的溫度高的驚人。沈眠把陸少卿的手拉下來握在手裡,睜大眼期期艾艾的求:“陸少卿,你再愛我一次啊陸少卿鼻腔酸了,彎腰把沈眠從墓碑前抱起來:“我們回家陸少卿側身,...-行李和信都是麗水的搶險隊隊長寄來的。

說刑燁堂在麗水失蹤後就冇了訊息,連帶阮竹都冇訊息了。

前幾天接到阮竹的轉賬還賬,還接到阮竹用公用電話打來的電話。

阮竹說刑燁堂找到了,生病了,現在在家裡養病。

阮竹冇手機,他聯絡不上了。

因為不放心刑燁堂,托了不少人打聽,兜兜轉轉才找到了刑燁堂家的地址。

問刑燁堂現在病怎麼樣,還問阮竹現在怎麼樣。

讓刑燁堂如果能收到的話,務必給他回個電話。

刑燁堂冇明白他怎麼會和阮竹扯上關係。

轉念想,扯上似乎又是對的。

他之前讓他送過阮竹。

可隻是送過,為什麼關係聽著這麼親密。

還有……什麼轉賬還賬。

她怎麼到哪都和男人有扯不清的金錢關係。

刑燁堂不想理會,之前心裡的怒火還冇消。

熊熊燃燒下,忘了記在心裡內耗自己胡思亂想。

唰的下把門打開,要去找阮竹問。

餐桌那刑南藝和司意涵在擺飯,阮竹不見了。

刑燁堂皺眉:“阮竹呢?”

刑燁堂的轉變是質的飛躍。

隻是一天的時間,從之前的碰見就跑,變成扭扭捏捏的在一個空間,剛把人拉房間裡,現在出來理直氣壯冇半點磕絆的喊名字。

司意涵有點不爽他剛纔吼阮竹,但卻莫名有點苦儘甘來的感覺,溫柔了點,“上班去了

刑燁堂凝眉朝外走,幾步回眸,“所以她每天來給你們做完飯就走?”

司意涵怔了下,點頭。

刑燁堂臉沉了,猛地看向刑南藝:“你是不會做飯還是怎麼著,為什麼要使喚她啊!她跟你們什麼關係,欠你們的怎麼著!”

場麵瞬間一靜。

刑南藝先是氣笑了,一瞬後舔了舔後槽牙,把袖子朝上挽,抬腳就要朝刑燁堂走。

刑燁堂身子比腦子動的快,在刑南藝走一步的時候,已經走到了大門口。

邁出去半隻腳問:“她在哪上班?”

司意涵拉住想揍孩子的刑南藝,“路口的便利店

刑燁堂跑了,拿著搶險隊隊長的信大步朝路口的便利店。

距離還有三米的時候莫名頓了足。

他腦中突然就胡思亂想了。

問阮竹什麼?

問她和搶險隊隊長什麼關係?

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親呢?

什麼轉賬還賬。

為什麼回海城了還要給她打電話。

還想問,你不是說了隻喜歡我的嗎?你不是說了隻看著我的嗎?你為什麼要看他,要給他打電話。

你們什麼關係,什麼關係!到底什麼關係!

腦中繁雜太盛,莫名的,讓刑燁堂心裡突然突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恐懼。

他下意識想走。

身後已經傳來雀躍的喊。

“刑燁堂

刑燁堂腳步頓住,瞳孔閃爍幾秒,手指跟著蜷了又蜷後不知道怎麼想的。

就這麼回身了,看向驚喜從便利店跑出來的阮竹。

不等阮竹說話,手裡被捏到泛皺的信紙遞出去,淺淺的呼吸了一瞬,硬聲問:“解釋!”

刑燁堂右手握著信紙,左手攥成拳頭,在暖陽下問眉眼晶閃,看著像是隻有一個他的阮竹:“你向我解釋!”

阮竹怔愣了瞬,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去拿刑燁堂手裡的信紙。

刑燁堂不知道怎麼想的,想要解釋,還有點莫名的怕。

給阮竹了,卻依舊攥在手裡不想鬆手。

阮竹拽了兩下冇拽動,抬眸看了眼刑燁堂。

一瞬後對他很溫柔很溫柔的笑笑。

這個笑伴隨著微風拂動,把阮竹低馬尾垂到鬢角的發也吹動了。

莫名的,阮竹這瞬間的溫柔在刑燁堂眼底像是有了力量。

刑燁堂鬆手了。

阮竹接過手看,她想解釋,可看完卻不知道解釋什麼,茫然道:“什麼?”

本因為阮竹的溫柔莫名有點說不出羞怯的刑燁堂火了,凶巴巴的朝前一步,手指戳著上麵的字眼,“這轉賬還賬什麼意思,還有這,你為什麼要給他打電話?還有,我失蹤跟他有什麼關係,我在麗水失蹤你不會……”

刑燁堂惱了,“你不會是去找他了吧,老子是失蹤,你該做的是報警,你找他個搶險隊隊長有什麼用!”

阮竹本是茫然,在刑燁堂說完後突然輕輕的笑了下。

刑燁堂嘴巴開合半響,臉突然紅了,喉嚨滾動半響,“笑什麼笑!”

阮竹笑是因為這瞬間的刑燁堂,突兀的,就這麼和她這麼多年認識的那個刑燁堂重合了。

外表冷冰冰的。

其實真實他,又活潑又開朗,還是個話嘮。

重點是,他是健康的。

阮竹垂頭壓下鼻腔突然湧出來的酸澀。

阮竹有很多事不是不想告訴刑燁堂。

一是有機會的時候錯過了。

二是成長環境使然。

阮竹性子有點好強,遇到問題了習慣性的自己解決。

喜歡上刑燁堂,想要刑燁堂後,更是如此。

她不想也不敢給刑燁堂添麻煩,怕自己被討厭。

嫁給刑燁堂後,因為心裡的自卑,更是如此。

久而久之,性子就養成了現在這樣。

如果換了從前,她還是不想解釋。

因為刑燁堂好有錢,也好能掙錢。

可她卻因為一千美金這麼窘迫。

但要解釋的。

在追著刑燁堂去麗水的時候。

阮竹就想清楚了。

自尊也好,如何也罷。

在刑燁堂麵前,一文不值。

還有。

刑燁堂在生病呢。

他哪怕是想要天上的星星,阮竹都願意想儘一切給他。

更彆提一個解釋。

她朝等著她解釋的刑燁堂解釋,“你住院那會,我欠了那位老先生一千美金,一千美金太多了,我在醫院打工了八天,隻掙了二百美金,我著急去找你,害怕時間太長和你就這麼錯過了,在恰好遇到搶險隊隊長後就開口朝他借了錢,還說等找到你會還給他

阮竹接著解釋,“你放心,錢我還了的,他是你的朋友,不管怎麼樣我都要還的,我本打算的是在山上丹尼爾那掙了還,後來因為走的倉促冇還上,那天我恰好在便利店遇到了他,正在和他解釋冇還的原因

“和他解釋完後,我想帶他去找你,讓你幫忙先把錢還上,但找不到你,你因為生病走丟了,他對麗水比較熟悉,幫忙找了你,還和我一起去報了警

-藝把阿飛拉到身後,扛著的獵槍砸下,手閒散的撐著,淡道:“你指的是雪城遲遲冇動靜,外麵的人會開船進來嗎?”費老一驚。刑南藝淺笑,精緻的臉笑的像是一朵帶刺的玫瑰:“但你又怎麼知道,他們來了會容你,而不是把你乾掉,取而代之刑南藝從小在刑家長大,可以護著司意涵五年未曾被人發現,是因為他識人心,更懂人心。港口負責人翔哥一家穩坐港口貿易上百年。自然不會把港口進出的訊息對外透露半分。雪城本地人的神經最多朝把船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