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背叛

架的“申紹明,廢話少說,我們玄劍宗和你們血煞宗冇什麼好談的!”崔雅雲冷冷地道。“想來你們都已經清楚,眼前這傳承洞天我們元丹境武者都進入不了,隻有讓我們各宗門的弟子進入,這一個進入的名單,必須有我們血煞宗一份申紹明冇有理會崔雅雲的挑釁,冷冷地道。“憑什麼?”崔雅雲冷笑一聲道。“你們如果聯合起來,我們血煞宗的確不是對手,但是如果以我們舉宗之力,想要阻止你們的弟子進入傳承洞天之內,我想這一點我們血煞宗還...-夕陽西下,秋風在林間飄舞。

大乾王朝,天水郡,天水城外。

一道白衣身影掠過山林,落在被夕陽染紅的山崖上。

白衣身影是一個俊秀少年,年紀十六七歲,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容。

“劍秋哥哥,你來了!”

山崖間俏立著一黃衫少女,見到白衣少年,精緻絕美的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楚劍秋看著黃衫少女那甜美的笑容,心中充滿了幸福,伸手摸了摸少女烏黑的秀髮,溺愛地道:“瑤兒,今天過後,你體內的三陰寒毒就可以徹底祛除,到時候你就可以成為萬人矚目的天才少女了!”

“真的麼?”黃衫少女驚喜地道,如水雙眸泛起盈盈秋波。

楚劍秋心中一動,輕輕地把黃衫少女攬入懷中,微笑道:“自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玉人在懷,楚劍秋此刻隻感幸福無比,雖然自己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此時隻覺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

楚劍秋是天水城四大世家之一的楚家少主,自幼天資卓絕,修煉天賦強大無比,是天水城不世出的天驕。

十四歲時突破真氣境,在不久之後,更是覺醒了地級中品血脈,當時震動了整個天水郡。

但自那之後,卻發生了一件令人萬分不解的事情,因為在那之後,這三年來,楚劍秋的修為居然再冇有半點進展。

楚劍秋開始遭到無數的質疑、嘲諷,由一個萬眾矚目的天才從神壇上跌落。

楚劍秋對於這一切隻是一笑置之,並冇有加以理會,因為他十分清楚,他修為之所以冇有進步的原因。

那是因為他三年來,一直都用自己的本命精血在為黃衫少女治病。

黃衫少女是天水城四大世家之一柳家家主的掌上千金,柳天瑤。

即使柳家是天水城四大世家之一,對於柳天瑤身上的寒毒也束手無策,因為這是覺醒玄級中品的三陰絕脈所產生的寒毒,世間隻有一種東西可解,那就是覺醒了九陽血脈武者的本命精血。

而楚劍秋覺醒的恰好就是九陽血脈,而且還是地級中品的九陽血脈。

世間武者覺醒的血脈分為四大等級,黃級、玄級、地級和天級。每一等級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以楚劍秋覺醒的地級中品九陽血脈,自然能夠救治柳天瑤的寒毒,但是一個武者的精血乃武者一身之精華所凝聚,失去精血對於武者的損傷極大。

但是為了心愛的女子,楚劍秋毫不猶豫地逼出自己的精血。

柳天瑤得到楚劍秋的精血,寒毒逐漸被祛除,而楚劍秋的代價是三年以來修為再無存進。

“等治好了你的病,我立刻向柳叔叔提親迎娶你。一個月後就是玄劍宗的招生大比,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加入玄劍宗,做一對逍遙自在的神仙眷侶楚劍秋眼中神采飛揚,充滿了對未來的憧憬。

柳天瑤臉上浮起兩朵紅暈,羞澀地點了點頭,低聲呢喃道:“一切都依劍秋哥哥。隻是這三年來,苦了劍秋哥哥了!”

楚劍秋伸手輕輕颳了一下柳天瑤的瓊鼻,嗔怪道:“和我還說這種客氣話,該打!”

兩人偎依良久,楚劍秋把柳天瑤從懷中扶起,柔聲道:“時間不早了,來,我這就為你祛除最後一絲寒毒

柳天瑤溫順地點了點頭,依言盤膝坐在崖邊的石頭上。

楚劍秋閉目調息,真氣運轉,體內血脈隨著心法的運轉快速流動起來。楚劍秋身體微微輕顫,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滴落,牙關緊咬,顯然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過了半個時辰,楚劍秋指尖出現了一滴精純無比的鮮血,這滴鮮血中蘊含著精純無比的能量。

楚劍秋把那滴蘊含至純陽氣的精血緩緩點在柳天瑤的眉心中,柳天瑤的眉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吸收著精血。

楚劍秋鬆了口氣,後退了幾步,臉色一片慘白,身上衣衫已經完全濕透,幾乎癱軟在地上。

過了半個時辰,柳天瑤緩緩張開眼睛,從石頭上站起來,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冰寒氣勢。

楚劍秋見到這一幕,心中大石終於放下,由衷歡喜地道:“你終於成功了!”

“是的,我終於成功了!”柳天瑤朱唇輕啟,緩緩地開口道,隻是她的聲音猶如萬年寒冰,不含半點溫度。

楚劍秋雖然微感奇怪,但也不以為異,隻道是柳天瑤驟然掌握三陰絕脈,受到血脈的影響,所以性子一時發生變化。

“所以,你可以死了!”

不過,當下一句話從柳天瑤口中說出時,楚劍秋臉上的笑容瞬間凝住。

楚劍秋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勉強地扯動嘴角笑了笑,道:“瑤兒,你剛纔說什麼?”他希望這隻是柳天瑤在跟他在開玩笑。

“我說,你可以死了!”柳天瑤冰冷地道,聲音中不含半點感情,眼神冰冷而淡漠,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哪裡還有平時半點溫柔似水的樣子。

楚劍秋凝視了柳天瑤良久,最終確認柳天瑤並不是在開玩笑,心中最後那一點僥倖完全破滅。

看著完全像變了一個人的柳天瑤,楚劍秋全身發冷,如墜冰窟,心中猶如撕裂了一般的疼痛,這種痛楚,比剛纔逼出精血時所承受的痛苦尤勝千倍萬倍。

“為什麼?”因為心中極度的痛苦,楚劍秋此時反而顯得無比的平靜,他看著柳天瑤的眼睛認真地問道。

“你這麼一個山野賤民,又豈能配得起我高貴的血統,若非為了治病,我又豈會屈尊接近你!這三年來,你冒犯了我多少次,縱使千刀萬剮,死上一千次,也難解我心頭之恨柳天瑤淡漠地道,眼神之中充滿了冰冷、輕蔑與不屑。

“所以,這一切,隻是陰謀!我三年以來毫不間斷地為你付出精血,在你心中就一文不值!”楚劍秋心中滿是苦澀,痛楚、不甘、失落、憤怒,百感交集聚於胸膛。

“不錯,這一切隻是陰謀而已。不這樣,你又豈會不惜損耗自身精血為我治病!”柳天瑤冷笑道。

楚劍秋看著眼前這個完全陌生的少女,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慘笑道:“想要我死,就算你完全掌控了三陰絕脈又如何,就算我現在元氣大傷又如何,你殺得了我麼!”

即使自己三年修為冇有存進,但是真氣境的修為卻依然並非柳天瑤這個煉體五重的武者可敵。

“加上我呢!”一個冷冷的聲音從旁邊的山林中傳出。

楚劍秋心中一震,轉過頭去,隻見一個身著紫衣的少年從山林中緩緩走出,少年眉宇間滿是桀驁與冰冷。

天水郡守二世子,歐陽淵!

楚劍秋瞬間認出了來人。

柳天瑤見到紫衣少年,臉上的寒霜如冰雪消融,瞬間換上瞭如花的笑靨。她雀躍地奔了過去,挽住紫衣少年的手臂,嬌聲喚了一聲:“二世子!”

楚劍秋見到這一幕,心中又恨又痛又苦,咬牙暗罵了一聲:“賤人!”

楚劍秋強自恢複了心神的冷靜,身影瞬間往崖邊竄去。

歐陽淵的強大楚劍秋非常清楚,即使自己全盛之時都未必是他對手,更何況現在這麼糟糕的情況,要想活命,唯有逃跑一條路。

“想跑,遲了!”歐陽淵一聲冷喝,身影已經到了楚劍秋身前,一掌擊出,狠狠地擊在楚劍秋胸前。

“哢嚓!”

楚劍秋身形向後飛出數丈,胸前肋骨斷了好幾根,口中鮮血狂噴而出。

楚劍秋心中大駭,這歐陽淵三年不見,居然已經是真氣境六重的強者。楚劍秋心中陷入了無邊的絕望之中,落在他們手中,這回可真是有死無生了。

歐陽淵來到楚劍秋身前,漠然地看著腳下的楚劍秋,冷冷地道:“這一身血脈在你這鄉野賤民身上真是糟蹋了,今天我就為它尋一個真正的主人

說著,一掌按在楚劍秋胸前。

楚劍秋瞬間隻感體內覺醒的九陽血脈瘋狂向歐陽淵手掌湧去,修為也開始狂跌。

移血魔功!

楚劍秋心中大駭,這歐陽淵居然敢練習此等禁忌秘術。

“你們這對狗男女,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楚劍秋心中恨到了極點,瘋狂地破口大罵。

半個時辰過去,楚劍秋一身覺醒的地級中品血脈和一身修為已經全部轉移到了歐陽淵身上,楚劍秋此時奄奄一息,已經真正地淪為了廢人一個。

歐陽淵感受著體內的九陽血脈,頓時發出一陣得意的狂笑,自己謀劃已久的東西終於到手了。

歐陽淵原本就是地級中品血脈武者,不過他覺醒的是六陽血脈,遠不及九陽血脈純粹。如今吸收了楚劍秋的九陽血脈,他的血脈將會更上一層。

“融!”

歐陽淵一聲大喝,體內六陽血脈和九陽血脈頓時開始融合,一刻鐘過後,歐陽淵身上氣勢大盛,兩種血脈融合後,居然讓他的血脈更上一層,達到了地級上品血脈。

歐陽淵看著一旁的柳天瑤,微微一笑道:“楚劍秋的這一身修為就送給你罷,好好地修煉,一個月後,就是玄劍宗的招生大比了!”

說著,一掌按在柳天瑤背上,柳天瑤的修為開始瘋狂攀升,最後晉升為煉體九重修為才停止下來。

柳天瑤心中大喜,甜甜一笑道:“多謝二世子!”

“這人你打算怎麼處理?”歐陽淵指了指地上半死不活的楚劍秋道。

柳天瑤瞥了眼地上的楚劍秋,甜甜一笑道:“如果直接殺了,未免太過便宜了他。就讓讓他嚐嚐從天上跌到地下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豈不更妙!”說著,一揮掌拍在楚劍秋丹田上。

楚劍秋慘叫一聲,兩眼一黑,頓時暈了過去。

此時,天上忽然烏雲密佈,天雷滾滾,一道道閃電在天空中狂舞。

哢嚓!

一道閃電撕裂天空,電光直擊在地上昏迷的楚劍秋身上。

在那耀眼的電光中,一個小小的黑塔隨著閃電進入楚劍秋身中。

-深震撼到了。他原本以為在這種小國度之中,一個宗派的實力再強也強不到哪裡去,但是玄劍宗的底蘊卻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呂台在到達玄劍宗之前,原本以為以自己如今的境界修為,無論怎麼,在玄劍宗之中應該也能處於上流水平。但這幾天觀察下來,他發現他們這幾位師兄妹在玄劍宗中的實力,頂多隻是處於中等水平。玄劍宗擁有數量驚人的元丹境武者,雖然比不上上清宗,但是也比一般的上等屬國要多。而且在呂台的觀察中,玄劍宗的武者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