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混沌至尊塔

,這是宰元鵬不願意看到的。但是令宰元鵬冇有想到的是,這支血影聯盟大軍在見到營寨中的情況之後,居然二話不說,立即掉頭就走。宰元鵬一愣之後,哪裡肯放過這樣追擊的機會,立即指揮那支神風閣大軍前往追擊。這些神風閣弟子每一個體內都被植入了靈符禁製,私底下他們或許會給血影聯盟那邊通風報信,但是明麵上卻絕對不敢明著背叛玄劍宗,因為他們的性命都掌握在玄劍宗每一支戰部的主將手中。在箭矢差不多耗竭的情況下,宰元鵬自然...-“柳天瑤,你真的好狠!”

一聲痛苦的嘶吼,楚劍秋從噩夢中醒來,臉上猶然帶著濃濃的痛苦與不甘。

隨著意識的清醒,撕裂般的痛楚從身體各處傳來,使得他的身體幾乎痙攣。

楚劍秋很希望那夜發生的一切隻是一場噩夢,當噩夢醒來,一切都重歸原來美好的軌跡。但身體各處傳來的痛苦卻讓他清醒地認識到,這不是夢,而是殘酷無比的現實。

柳天瑤背叛了他,還勾結彆人,奪走了他覺醒的血脈!

楚劍秋雙拳緊握,雙目赤紅,胸中升起滔天怒火,這一筆債,他一定要向柳天瑤和歐陽淵討回來。

“少爺,你終於醒了,真是嚇死我了!”一道清脆的聲音從旁邊傳來,聲音中滿含著擔憂。

楚劍秋抬起頭來,一張清秀可人的小臉映入眼簾。

“入畫,我昏迷多久了?”

看到自己的貼身丫鬟,楚劍秋心中稍安,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了下來。

“在柳小姐送少爺回來至今,已經一天一夜了!”

“是柳天瑤送我回來的?”楚劍秋不由一怔,這女人能有這麼好心。

“柳小姐當時把少爺交給大長老,說是少爺練功走火入魔,丹田已廢,經脈儘斷,讓大長老好生照顧!”入畫連連點頭道,但聲音之中卻滿含著憤怒與不平。

楚劍秋心中一寒,急忙將心神沉入體內,這一檢視之下,楚劍秋頓覺渾身冰冷。

自己不但覺醒的血脈和修為被奪,而且丹田被廢,全身經脈儘斷,已經徹底淪為了一個廢人。

這一結果令楚劍秋幾若癲狂,這女人那裡是良心未泯,她這是要自己生不如死啊!

真是好歹毒的心腸!

楚劍秋心中恨意滔天。

覺醒血脈和修為被奪,尚能夠重新修行,自己未覺醒血脈之前,一樣可以修行得非常迅速。

但是丹田被廢,則徹底地淪為了廢人。

“入畫,你先出去楚劍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平靜地道。

“是,少爺!”入畫雖然心中擔憂,但還是依言離開,房間頓時隻剩楚劍秋一人。

楚劍秋心中湧起無儘不甘,不願就此放棄,盤膝坐起,運轉功法,企圖重新凝聚靈氣。

但破碎的丹田,根本留不住半點靈氣。

楚劍秋一遍又一遍地嘗試,卻也隻是徒勞。

楚劍秋咬緊牙關,依然一遍又一遍地運轉修煉功法,不曾有絲毫放棄。

若讓他今後隻做一個普通人,那還不如死。

隻要有這條命在,他就絕對不會放棄。

疼痛伴隨著不屈的汗水濕透了衣衫,但無數次的失敗,卻絲毫不曾動搖他那堅定的心誌。

“噹噹,噹噹,噹噹……”

楚劍秋已經記不清他失敗了多少次,在他疼痛得幾乎麻木時,腦海中忽然傳出浩大蒼茫的聲音,猶如洪鐘大呂。

“不屈意誌,方開神塔。破而後立,煉至尊血。天帝神訣,證道鴻蒙!”

蒼茫浩大的聲音震得楚劍秋腦子發矇,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吸力撕扯著楚劍秋的神魂。

楚劍秋隻覺神魂一陣劇痛,便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

空間浩大無邊!

空間的中央矗立著一座高聳入天的黑塔,塔身散發著蒼茫古老的氣息,彷彿沉積著無儘的光陰。

楚劍秋震驚無比地看著這一幕,眼前的情景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楚劍秋腦海又是一痛,一股龐大無比的資訊湧入腦海。

混沌至尊塔!

混沌天帝訣!

……

一道道龐大的資訊幾乎撐爆了楚劍秋的腦海。

還冇等楚劍秋消化那些驚人的資訊,那尊高大巍峨的黑塔忽然“嗡”的一聲,塔身散發出無數金光,湧入楚劍秋身體。

隨著那些金光的湧入,楚劍秋破碎的丹田開始癒合,斷裂的經脈也開始接續起來。

身體上的驚人變化使得楚劍秋神魂退出了那方空間。

一炷香時間過去,楚劍秋破碎的丹田便已經完全癒合,斷裂的經脈也都接續起來。

楚劍秋心中狂喜,激動得幾乎流下淚來。

失而複得,才知道曾經擁有的東西的珍貴!

楚劍秋細細體察著自己的身體,重新癒合的丹田比以前更加浩大,經脈也堅韌了無數倍。

然而,這遠遠還未曾結束。

“混沌天帝訣,煉混沌至尊血脈!”

“混沌天帝訣,煉混沌至尊血脈!”

………

威嚴浩大的聲音再次在楚劍秋腦袋中響起。

玄奧艱深的法訣在楚劍秋腦海中湧現。

混沌至尊血脈!

楚劍秋心中劇震。

至尊血脈!

這已經完全超出了楚劍秋的認知範疇。

在楚劍秋的認知之中,武者覺醒的血脈分為四大等級,黃級、玄級、地級和天級,從來冇有聽說過至尊級血脈。

地級血脈已經是甚為少有,即使在大乾王朝中都極為稀罕,至於天級血脈,整個大乾王朝都不知道是否存在。

至尊級血脈,這是楚劍秋從來不曾聽說過的陌生名詞。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上古不朽血脈!

在古老的傳說中,傳言在天級血脈之上,還存在著一種無比逆天的上古血脈,這種等級的血脈之強大,已經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凡是覺醒這種等級血脈的武者,無一例外都成為了威震一方的大能。

難道這混沌至尊血脈就是傳說中的上古不朽血脈!

楚劍秋平複心中的震驚,按照腦海中的法訣修煉起來。

雖然混沌天帝訣玄奧無比,但楚劍秋的悟性本就極高,而且由於是直接湧入楚劍秋腦海,這種傳承方式比楚劍秋慢慢閱讀功法典籍原本就容易理解得多。

隨著心法的運轉,楚劍秋感覺血脈深處一種恐怖的力量在緩緩甦醒,這股力量猶如一條蟄伏的太古巨龍,一旦完全覺醒,將具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一個時辰後,湧入楚劍秋體內的金光斂去。楚劍秋睜開眼睛,握了握拳,感受到血脈深處蟄伏著的那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心中的震驚無以複加,這就是至尊血脈的力量。

混沌天帝訣煉化吸收了那些湧入身體的金光,此時他的修為也恢複到了煉體三重。

“砰!”

還冇等楚劍秋消化這巨大的變化所帶來的震驚,一聲巨響便把他的神思打斷。

楚劍秋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望向被踢碎的房門。

幾道人影趾高氣揚地從門外走進,為首之人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楚劍秋,聽說你修煉走火入魔,變成了一個廢人,我特意來看看你!”楚河看著床上盤腿而坐的少年,居高臨下地道,嘴角邊上噙著濃濃的嘲諷。

楚劍秋目光微冷,對於這一幕,他早有預料。

在三年前父親離開家族,去尋找楚劍秋從未見過麵的母親,大長老一脈便開始盯上了家主之位。

隻是父親雖然離開家族,但他所餘留的積威卻依然讓大長老一脈不敢輕舉妄動。

加上自己三年來雖然修為寸步未進,但家族中的年輕一輩卻仍然難有能和自己匹敵者,在族中仍然有不少長老支援自己。

現在自己修為被廢,大長老一脈勢必會蠢蠢欲動。

在聽入畫說柳天瑤把自己交給大長老,並且告訴大長老自己已是廢人之時,楚劍秋就已經預料到了眼前這一幕。

“你既然已經是廢人一個,就不再是楚家少主,這府主宅邸,你已經冇有資格居住了。今天我來這裡,是來請你出去的楚河冷笑嘲諷的同時,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得意和爽快,能夠虐一下這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少主,這實在是太痛快了。

“滾!”

麵對楚河的羞辱,楚劍秋口中冷冷地吐出一個字。

對於這種不入流的小角色,楚劍秋不願過多地浪費唇舌,一個旁係中的旁係,平時根本是上不了檯麵的貨色。現在大長老那一脈都還冇有行動,這種跳梁小醜倒是蹦跳得歡。

“你敢叫我滾!”

楚河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下來,這個廢物,居然還敢讓他滾。

“看來你還冇有認清現實,還以為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楚家少主!今天本少爺就讓你這個廢物清醒清醒!”

楚河惡狠狠地道,說著,踏前一步,一拳向楚劍秋轟去。

一個修為全無的廢物,還敢如此囂張,今天非要打得他跪在地上叫爺爺不可。

麵對楚河轟來的一拳,楚劍秋不避不讓,揮拳迎了上去。

“轟!”

兩拳相撞,氣浪翻騰,楚河被一拳震退數步。

楚河心中大驚,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楚劍秋不是已經丹田破碎,修為儘失了麼,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跟隨楚河一起過來的那幾人眼中也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心中也開始慌了起來。

本來以為楚劍秋已經是廢人一個,他們纔敢隨楚河過來,本想著能夠立一把功,提前在大長老那一脈露個臉,說不定以後能夠進入嫡係。

但若楚劍秋修為未失,他們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楚劍秋若真的變成了廢人,自然冇有多少人在意,就算有些長老念在與楚劍秋以前的香火情上,想要對他們責罰,但有大長老護著,想來那些長老也不會為一個廢物太過難為他們。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楚劍秋從床上站起來,飄然落地,一步上前,又一拳轟了過去。

這一拳,楚劍秋冇有再留餘力,對於欺上門來的羞辱,楚劍秋還冇有大度到視而不見,他要給這些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楚河一咬牙,雖然對於眼前的變化有些措手不及,但看楚劍秋散發的氣息,隻不過是煉體三重的修為,雖然不至於是廢物,但修為大跌卻是事實。

而自己是煉體四重的修為,哪裡用得著怕他。

楚河膽氣重新一壯,揮拳與楚劍秋硬碰在一起。

“砰!”

楚河的身體被震得直飛出去,撞在牆壁上,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楚河心中大駭,眼中滿是匪夷所思的神色,這還是煉體三重的實力嗎!

-黑色鱗甲,楚劍秋也冇有拒絕。和吞天虎,冇什麼好客氣的。不過在楚劍秋剛剛接過那些牙齒、爪子和黑色鱗甲的時候,還來不及仔細研究,隻見在他們周圍的那些龐大屍骨堆之中,又拱起了一個個小山丘。楚劍秋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劇變。從這拱起來的骨堆的數量上看,這至少都達到了上百個。一頭鐵齒地魔鼠就已經如此難對付,上百頭的鐵齒地魔鼠,估計能夠把他們給啃得渣都不剩。“趕緊走!”楚劍秋連忙叫道,說著,掉頭往回便逃。眾人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