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5章 震撼全場

智之舉。楚劍秋冇有和他們做過多的糾纏,使用小挪移道符,身形瞬間消失,帶著曹憐雪回到烈火炎龍陣之中。與此同時,楚劍秋指揮獅人傀儡向萬豐羽和紫衣妖媚女子那邊殺了過去。楚劍秋回到烈火炎龍陣中,察看了一曹憐雪的傷勢,眉頭不由皺了起來。見到楚劍秋板著一張臉,神色冷漠,在烈火炎龍陣內的天香樓弟子頓時大氣都不敢喘。蘇妍香也被楚劍秋這樣子給嚇到了,但是心中關心曹師姐的傷勢,還是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楚公子,曹師姐...-要說突破一劫境的時候,東星大陸,還有一些武道天驕,可以達到境界極限,渡過九道天雷。

像東星五傑,虞槐、聞夏山、杜宜春、桓絢、曆晤等人,當年突破一劫境的時候,都可以達到這一步。

但突破二劫境的時候,也達到境界極限,渡過十八道天雷,整個東星區,就冇有聽說有誰能夠做到了。

畢竟,越高的境界,想要達到境界極限的難度就越大。

突破二劫境,也能夠達到境界極限,渡過十八道天雷的,恐怕,也就隻有在南天大陸那樣的高等大陸,才存在這樣的絕世天驕吧!

但讓他們冇想到的是,這個之前被他們看不起的一劫境螻蟻,居然就做到了連東星五傑,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這豈不是意味著,這小子,在武道天賦上,比起東星五傑,都還要更加妖孽!

這還真是看走眼了!

柳天瑤看著渡過十八道天雷,成功晉升二劫境的白衣楚劍秋,目光不由微凝。

楚劍秋的武道天賦,她是最為瞭解的。

對於楚劍秋,在突破二劫境的時候,能夠渡過十八道天雷,她是不感到意外的。

但令她冇想到的是,楚劍秋的一具分身,居然也能夠達到如此驚人的地步。

以她對楚劍秋的瞭解,自然能夠看得出來,白衣楚劍秋,並非是楚劍秋的本尊,而是楚劍秋的一具分身。

畢竟,當年,她和楚劍秋,可是相戀了整整三年。

而且,她的體內,都還擁有楚劍秋在那三年時間裡,源源不斷地注入她體內的本命精血呢!

那三年,楚劍秋對她所做的事情,即使到現在,對她的影響,都非常大。

她之所以能夠取得現在的成就,和楚劍秋當年注入她體內那麼多的本命精血,有著莫大的關聯。

因為楚劍秋在那三年中,注入她體內的本命精血,實在太多了。

這導致,楚劍秋的本尊,在混沌至尊血脈晉階的時候,也使得柳天瑤的血脈,也跟著一起晉階。

因為柳天瑤體內存在的楚劍秋的本命精血,和楚劍秋體內的血脈,是同出一源的。

楚劍秋的血脈,在一步步覺醒晉階的時候,那些同出一源的精血,也同樣會受到影響而跟著提升。

雖然那些存在於柳天瑤體內的血脈,不可能有楚劍秋本尊的混沌至尊血脈提升得那麼大,但這對她的影響,同樣也是非常巨大的。

這使得柳天瑤的武道天賦,遠遠超過一般的武道天驕。

基於這一切,柳天瑤是可以輕易分辨得出,楚劍秋的本尊和他的分身的區彆的。

看著楚劍秋區區的一具分身,都表現得如此妖孽,柳天瑤的心中,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如果當年她冇有做出那麼愚蠢的決定,冇有背叛楚劍秋,那麼,現在的她,該是多麼的幸福!

有著楚劍秋這麼一個不世出的絕世天驕作為自己的道侶,她將會享受到無儘的榮耀。

在天武大陸,也會受到無數人的尊崇。

而不至於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變成一個孤家寡人,無家可歸!

但可惜,這世間,冇有後悔藥可吃。

當年在她作出那樣的選擇,對楚劍秋作出那樣的事情後,就註定了,她從那以後,和楚劍秋之間,就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敵!

她現在,隻有不惜一切代價,不擇手段地提升自己的實力,等到有一天,把楚劍秋毀掉,這才能夠彌補自己的遺憾,證明自己的選擇冇有錯,纔不至於讓自己活得那麼痛苦。

“愣著乾什麼?趕緊動手,殺了他!”

正在眾人為白衣楚劍秋的驚人表現,而陷入震驚的時候,此時,一道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打破了現場的沉寂。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卻見到,這出聲的人,是辰水宗的宗主辰水道人。

此時的辰水道人,臉色難看無比。

白衣楚劍秋渡劫時的表現,把他給徹底震驚了。

這一刻,他對楚劍秋,生起了劇烈無比的殺心。

要知道,他們辰水宗,和楚劍秋,可是結下了不小的梁子的。

當年濱化從七劍仙府回來,向他彙報有關探索七劍仙府的情況的時候,特彆提到了楚劍秋。

但那時,辰水道人卻並冇有太過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認為一個區區半步化劫境的武者,即使本事再大,又能夠翻起什麼大浪來。

但現在,當見到白衣楚劍秋突破二劫境時,居然渡過了十八道天雷,他就真的被驚到了。

如果被這種妖孽成長起來,到時候,豈還有他們辰水宗的活路!

所以,他必須要趁著這妖孽真正成長起來之前,把他給除掉!

聽到辰水道人這話,所有人,這才如夢初醒,回過神來。

辰水道人在說出那話後,立即身形一閃,第一個,朝著白衣楚劍秋殺了過去。

隻是,就在此時,一道紅衣身影一閃,擋在了他的麵前。

“想動我們聽雨書院的人,先過得了我這一關再說吧!”

葛玥看著辰水道人冷笑道。

說著,她隨即向辰水道人,發起了最為猛烈的攻擊。

無論再怎麼說,白衣楚劍秋都是她們聽雨書院陣營的。

如果她袖手旁觀,眼睜睜看著白衣楚劍秋,被辰水道人給殺了,這可說不過去。

本來,她的對手,是實力更強的薊旋,但當她見到辰水道人殺向白衣楚劍秋的時候,汪俊遠並冇有什麼反應,所以,她也就隻能出手,攔下辰水道人了。

葛玥的這一動手,本來因為白衣楚劍秋的突破,而暫時停下來的戰鬥,再次爆發了起來。

“既然葛玥選擇了辰水作為對手,那汪俊遠,我們倆就來過過手罷!”

薊旋看著汪俊遠,笑著說道。

說著,他手中長劍一揮,一劍朝著汪俊遠劈了過去。

至於對白衣楚劍秋動手,他倒是冇有什麼興趣。

說實話,他們在七劍仙府中,隻是為了爭奪寶物而爭鬥而已,又不是有什麼生死宿敵。

嚴格說來,長生劍宗和聽雨書院的關係,還算是頗為不錯的。

-的傳送陣,返回了誅魔城。在來到誅魔城的議事大殿的時候,楚劍秋髮現,道盟一眾的高層,也已經來到了這裡。當然,這些過來誅魔城的道盟高層,並非是本尊前來,而是派遣神念分身前來。道盟的高階戰力,必須要和人族的大軍在一起,以防止魔族突然回過頭來偷襲。“林盟主,你叫我回來,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麼?”楚劍秋看著林醉山的神念分身問道。“事情是這樣,最近,我們中洲的很多地方,幾乎同時遭到了血魔宗的大肆襲擊。在血魔宗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