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7章 白衣楚劍秋的實力

。不過既然楚劍秋不說,崔雅雲也冇有多問,對於這個小徒兒的事情,她從來不會過多地乾預,當楚劍秋認為需要說的時候,即使不問,他也同樣會和自己說,就像暗影樓的事情一樣。而楚劍秋不主動說的事情,則必然有他的原因和用意。就像宮浩壤和酈元青的事情一樣,如果楚劍秋和自己事先說了,以自己的性子,在平時的舉止之中勢必會流露出破綻,必然就會引起兩人的警惕,那麼當天楚劍秋想要設計引出兩人的計謀則未必會成功,從而會使兩人...-不過,白衣楚劍秋隻是對長生劍宗的武者留手而已,但對那些辰水宗的武者,他可就冇有那麼心慈手軟了。

這一次,凡是上來圍攻他的辰水宗武者,就冇有一個能夠活著退下去的。

辰水道人都想要他的性命了,他還對這些辰水宗武者客氣乾嘛!

這些辰水宗武者,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被白衣楚劍秋給砍了。

隻是短短十數個呼吸過去,死在白衣楚劍秋劍下的辰水宗武者,便多達二十多人。

這嚇得那些原本還想繼續上來圍攻白衣楚劍秋的辰水宗武者,紛紛止步,不敢繼續上來送死。

看著如此威猛的白衣楚劍秋,那三名圍攻白衣楚劍秋的長生劍宗五劫境武者,不由感覺壓力山大。

“趕緊過來幫忙,我們要頂不住了!”

很快,這三名五劫境武者,便開始向其他長生劍宗的武者求援了。

眼前這小子,實力太強了。

他不但力量強大無比,而且,劍法更加精妙絕倫。

他們所修煉的長生劍宗的劍法,和這小子施展的劍法比起來,簡直就好像小孩子玩泥沙一般,顯得笨拙無比。

在如此精妙的劍法的攻擊下,即使他們三人聯手,也依然抵擋不住白衣楚劍秋的猛烈攻勢。

聽到那三名五劫境武者的求援,其他長生劍宗的五劫境武者,連忙上前來相助。

但即使圍攻白衣楚劍秋的五劫境武者,達到了七名,卻依然還是在白衣楚劍秋的手頭上,占不到半點便宜,被白衣楚劍秋一人壓著打。

從那局麵來看,倒不像是他們在圍毆白衣楚劍秋,反而是像白衣楚劍秋一個人,圍攻他們這麼多人。

這樣的局麵,讓他們都不由感覺荒謬無比。

白衣楚劍秋一個人,就牽製住了長生劍宗的大半五劫境強者。

再加上,白衣楚劍秋對那些辰水宗武者,下手毫不留情,那些辰水宗武者,在白衣楚劍秋的手底下,可以說死傷慘重。

原本,長生劍宗和辰水宗,對聽雨書院和白霜宗,是占有不小的優勢的。

但現在,在白衣楚劍秋突破二劫境後,卻被白衣楚劍秋一個人,挽回了局勢。

這局麵,一時間,陷入了僵持之中。

薊旋見到這一幕,一劍逼退汪俊遠,對一眾長生劍宗的武者喝道:“不要打了,走罷!”

他不是傻子,白衣楚劍秋對長生劍宗的武者手下留情,以他的眼力,又豈會看不出來!

如果白衣楚劍秋真的下死手的話,恐怕,他們長生劍宗的人,得死一大片。

看看辰水宗那些武者的下場,就知道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如此不識趣,繼續打下去呢!

那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的確價值不菲。

但薊旋認為,這堂堂的七劍仙府,七劫神兵,絕對不可能隻有這麼一件。

為了這麼一件七劫神兵,付出太大的代價,不值得。

聽到薊旋這話,那些長生劍宗武者,紛紛停下手來,退出了戰鬥。

而辰水道人,此時則是臉色陰沉無比。

這一戰,除了他們辰水宗武者死傷慘重之外,他什麼都冇有得到,反而是和白衣楚劍秋的仇怨,進一步結深。

但對眼前這一局麵,不走的話,他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因為很明顯,白衣楚劍秋在突破二劫境後,實力已經足以扭轉整個局麵了。

他們要是再不走的話,辰水宗剩下的那些武者,遲早會被白衣楚劍秋殺個一乾二淨。

“小子,很不錯,以後有機會,我倒是要找你較量較量!”

薊旋看了一眼白衣楚劍秋說道。

白衣楚劍秋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都還要強大。

說實話,即使他親自對白衣楚劍秋出手,也不見得,就真能夠擊殺白衣楚劍秋。

因為直到現在,他都冇有看出白衣楚劍秋的真正戰力極限在那裡。

這小子,一開始的時候,和一名三劫境武者,都能夠打得有來有往,真是太特麼的能裝了!

這就導致,他根本無法看清楚白衣楚劍秋的虛實。

這一戰,白衣楚劍秋麵對七名長生劍宗五劫境武者的圍攻,看似已經出儘了全力,但誰知道,這小子是不是在裝的!

薊旋對白衣楚劍秋的真正實力,很感興趣,但現在這種情況,卻不是對白衣楚劍秋動手的時候。

“隨時恭候!”

聽到薊旋這話,白衣楚劍秋淡淡一笑道。

這貨雖然鼻孔朝天,目中無人,狂傲無比,但是,總的來說,倒也算不上真正的壞人。

至少,比起汪俊遠這種心思歹毒的貨色,要好得多了。

“走!”

薊旋看了白衣楚劍秋一眼,最終一揮手,對那些長生劍宗武者說道。

隨即,他帶著一眾長生劍宗的武者,離開了這裡。

薊旋既然離開了,辰水道人自然也不敢繼續在這裡逗留,也帶著那些辰水宗武者離開。

隻是,在離開之前,他惡狠狠地瞪了白衣楚劍秋一眼,眼中充滿了怨毒。

這一戰,他們辰水宗損失得太慘重了。

他手底下的精銳,至少死了一半以上。

而這些損失的辰水宗武者,絕大部分,都是死在白衣楚劍秋的手中,這讓辰水道人,對白衣楚劍秋,又豈會不痛恨!

對於辰水道人的這個動作,白衣楚劍秋根本就視若不見。

他根本就冇有怎麼把辰水道人放在眼裡。

以他的修煉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擁有斬殺辰水道人的實力了。

反倒是對柳天瑤,他更加的忌憚。

這女人,是唯一一個和他鬥了這麼多年的對手,非但冇有隕落,反而越來越強大的。

這女人,無論是天賦,心思,手段,智謀,都是非常超群的。

對於柳天瑤,楚劍秋從來都不敢輕視。

柳天瑤在剛纔的戰鬥中,表現出來的戰力,雖然很一般,但是白衣楚劍秋卻絕不相信,這女人的實力,隻有這麼一點。

這女人的偽裝手段之高明,恐怕不會比他弱多少。

看樣子,無論是辰水道人,還是薊旋,都被她矇在鼓裏。

楚劍秋可以肯定,隻要辰水道人繼續把柳天瑤帶在身邊,遲早有一天,他會落入柳天瑤的手裡。

-三年,幾乎是楚劍秋少年時最美好的回憶,但是最終卻落到瞭如此結局,可以說是楚劍秋心中最大的一塊傷疤。吞天虎這一問,無疑是揭了他的傷疤之後,再在傷疤上撒一把鹽,這讓楚劍秋如何不怒。吞天虎見到楚劍秋暴怒的樣子,頓時也不由一陣害怕,它從來不曾見過楚劍秋髮這麼大的火,頓時默不作聲地低下了頭。也是,自己的確該罵,不應該懷疑老大這方麵的事情。老大雖然好色了點,但是絕不至於會做出這種事情,看來之前自己一直誤會了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