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9章 顛倒黑白

大的敵人。而且關鍵還是很久以前就突破了地尊境,希望對方不是天尊境大能吧,否則,自己那就真是大麻煩了。“嗯,我知道了,你回去罷,你自己行事也要小心楚劍秋叮囑了一句。苗蝶聽到這話,心中頓時一暖,她能夠聽得出來,楚劍秋這句話是真的在關心她的安全。“那屬下先告退了!”苗蝶拱手向楚劍秋行了一禮,說罷,身形一閃,朝著天邊飛去。楚劍秋看著苗蝶飛遠了之後,也身形一閃,離開了這裡。楚劍秋並冇有立即去追上貢涵蘊的雲舟...-“啥?我害死了鐘宣朗?”

聽到汪俊遠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滿臉匪夷所思地說道。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汪俊遠居然能夠把鐘宣朗之死,都能夠賴到他的頭上來。

“楚劍秋,你還想抵賴麼?”此時,丙宏插口說道,“你趁著鐘宣朗師兄,和樸戈大戰的時候,搶了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害得鐘宣朗師兄分心,這才被樸戈給殺了的。你還敢說鐘宣朗師兄不是被你害死的!”

聽到丙宏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轉頭上下打量了他一。

他此時才明白,這些聽雨書院武者,為什麼會忽然向他發難了,原來,是這個狗東西,在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居然能夠把鐘宣朗之死,都能夠按到他的頭上,楚劍秋是真的見識到什麼叫做顛倒黑白了!

他當時冒著巨大的風險,把樸戈引走,救了這些狗東西一命,他們不對自己心懷感激那就罷了,現在,居然為了一柄六劫神兵的長劍法寶,對自己恩將仇報,背後裡對自己捅刀子!

雖說,當時自己之所以引走樸戈,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救蒲韞,白城周這些白霜宗的武者,但連帶著,也是把他們一起給救了的。

否則,如果樸戈不被引走,等他殺了鐘宣朗之後,這些聽雨書院武者,絕對冇有一個,能夠活下來。

“你這小畜生,為了一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居然敢害死我們聽雨書院的弟子。今天,我就要你以命償命,好讓你知道,敢害我們聽雨書院弟子的下場!”

聽到丙宏這話,汪俊遠頓時盯著白衣楚劍秋,目光陰寒地說道。

在見到白衣楚劍秋突破二劫境的時候,居然渡過了十八道天雷,他對白衣楚劍秋,就已經生起了劇烈的殺機。

本來,他還想借辰水道人和薊旋之手,把白衣楚劍秋除掉,但誰知,辰水道人的出手,被葛玥擋下了,而薊旋那狗東西,卻不對白衣楚劍秋下手,反而偏偏衝著他而去。

之前冇有害死白衣楚劍秋,現在,丙宏提供了這麼一個絕佳的藉口,他自然不會放過。

“丙宏,你胡說八道,當初要不是楚兄引走樸戈的話,我們都得死在樸戈的手中。你對楚兄的救命之恩,非但冇有感激,居然還恩將仇報,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你還是人麼!”

見到丙宏如此冤枉白衣楚劍秋,蒲韞不由怒極,瞪著丙宏破口大罵道。

“閉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麼!”

聽到蒲韞這話,汪俊遠厲喝一聲道。

與此同時,轟然一聲,他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朝著蒲韞壓了過去。

在他這股強大的氣勢壓迫下,蒲韞不由“蹭蹭蹭”退了好幾步,臉色一片煞白,再也說不出話來。

他和汪俊遠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光是汪俊遠散發出來的氣勢,對他就造成了巨大的壓迫。

要不是他的武道天賦還算不錯,意誌也足夠堅韌,在汪俊遠這驟然的壓迫下,恐怕他剛纔都直接跪下了。

但即使如此,他額頭上的冷汗,也不由不斷滲了出來。

見到蒲韞在自己的強大氣勢的威壓下,居然能夠支撐著不跪倒,汪俊遠也不由有幾分意外。

這小子的實力,看來,還頗為不錯。

白霜宗,居然也有如此傑出的弟子!

但隨即,他轉念一想,白霜宗連白衣楚劍秋這種妖孽都有,出現蒲韞這樣的武者,那就再正常不過了。

想到白衣楚劍秋之前突破二劫境的時候,渡過十八道天雷,汪俊遠的臉色,不由再次陰寒下來。

白衣楚劍秋那樣的表現,就好比一記極其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他的臉上。

如果不除掉白衣楚劍秋的話,他的臉麵何存!

“葛師姐,汪師兄,蒲韞道友其實說得不錯,當時那種情況下,楚公子的確算是救了我們,鐘師兄之死,其實也賴不到楚公子的身上!”

就在汪俊遠威壓住蒲韞,想要繼續對白衣楚劍秋髮難的時候,此時,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這話,汪俊遠不由一怔,繼而臉色無比的難看,他轉頭看去,卻見到,這次說話之人,居然是藍冬梅。

“藍師妹,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可要想好了再開口,可不要為一個外人,而置我們聽雨書院同門之情誼而不顧!”

汪俊遠盯著藍冬梅,目光陰冷無比地說道。

他好不容易有了這個向白衣楚劍秋髮難的機會,這賤人,居然敢在此時,跳出來破壞他的好事。

這一刻,汪俊遠殺了她的心思都有了。

被汪俊遠那陰冷無比的目光盯著,藍冬梅臉色也不由一陣發白。

剛纔她見到汪俊遠向白衣楚劍秋髮難,又見到丙宏如此無恥的行徑,對白衣楚劍秋恩將仇報,把莫須有的罪名,安在白衣楚劍秋的頭上,她終於忍不住出聲為白衣楚劍秋辯解。

畢竟,當初白衣楚劍秋,冒著那麼大的風險引走樸戈,的確算是救了她們的性命的。

如果在此時,她選擇袖手旁觀,任由白衣楚劍秋被冤枉迫害致死,她覺得良心上,實在過意不去。

所以,那一刻,她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但此時,被汪俊遠那充滿殺機的目光盯著,藍冬梅頓時不由再次被嚇住了,不敢再出聲。

“汪師弟,有什麼話,就讓藍師妹放開了說。我們聽雨書院,不會放過暗害我們同門的敵人,但也絕對不會無故冤枉好人。若是被外人誤以為我們聽雨書院恩將仇報,這個名聲傳出去,那可不好!”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汪俊遠轉頭望去,卻見到,是葛玥在出聲說話。

聽到葛玥這話,汪俊遠的臉色,不由更加陰沉了。

但他敢壓迫蒲韞,敢威脅藍冬梅,卻不敢去威嚇葛玥。

無論在身份上,還是實力上,葛玥可都是要比他高得多。

他又哪裡敢明著違逆葛玥的意誌!

“是,葛師姐!”

汪俊遠此時心中雖然憋屈,但最終,他還是不情不願地答應了一聲。

-真元灌注進血神殿中,努力抵擋著來自上方那可怕無比的攻擊。至於還在血神殿中的楚劍秋、吞天虎和小青鳥等人的傀儡分身,此時這些血族,已經冇有多少心思餘力去管了。而還存活著的玄劍宗和天鳳宮的眾人的傀儡分身,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趁著那些血族無暇他顧,楚劍秋的傀儡分身,帶著眾人還剩餘的傀儡分身,對著那些血族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對這些血族,來一個內外夾擊。那些血族,本來在抵禦外麵那些戰爭兵器的攻擊,就已經十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