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0章 楚某人,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

生世界,以這股千萬大軍的龐大力量,同樣有可能完全占領這個陌生世界。卡德加在沉思了一會之後,身形一閃,朝著之前往南邊而去的那支幽冥族大軍方向飛去。而今無儘淵已毀,他隻有找到幽冥族的大軍,才能安全地活下去。楚劍秋在離開無儘淵後,便先找個地方療傷去了。接連射出那威力巨大的三箭,基本上已經把他體內所有的真元給壓榨得一乾二淨,而且這三箭射出,對他的反噬也是十分的嚴重。……在楚劍秋射出三箭毀滅無儘淵上的秘境通...-“藍師妹,當時究竟是什麼情況,你就如實說罷!”

葛玥看了一眼藍冬梅說道。

聽到葛玥這話,藍冬梅這纔不再畏懼,把當時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聽完藍冬梅的講述,眾人這才知道,當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葛玥目光有幾分漠然地看了丙宏一眼。

藍冬梅所說的情況,和丙宏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但很顯然,藍冬梅所說的情況,更加接近現實,更加可信。

對於鐘宣朗的實力如何,葛玥是很清楚的。

而樸戈的名號,她也同樣有所耳聞。

如果樸戈,真的練成了大赤堡的大赤三神斧的話,那鐘宣朗絕對抵擋不住。

她差點,就被丙宏這狗東西,給誤導了!

如果她聽信了丙宏的一麵之詞的話,那今天,她可就成為迫害楚劍秋的幫凶了。

對於丙宏這種恩將仇報的做法,葛玥心中不由極其厭惡。

她們聽雨書院的宗旨,是維護人間正道,丙宏的這些做法,和她們聽雨書院的宗旨,哪裡有半點符合!

這狗東西,簡直是枉為書院弟子!

丙宏被葛玥這麼一個漠然的眼神,嚇得心頭不由一陣發顫。

他連忙低下頭去,不敢吱聲。

這一刻,他心中對藍冬梅,不由痛恨無比。

這賤人,居然在這種時刻跳出來,拆他的台,讓他陷入如此窘境。

他能夠想象得到,以後聽雨書院的弟子,對他必然極其鄙夷和唾棄。

以後他在聽雨書院,恐怕是很難立足了。

而這一切,都是藍冬梅這賤人一手導致的。

“即使藍師妹所說的事情是事實,但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卻還是理應歸屬我們聽雨書院!”

在聽完藍冬梅的講述後,汪俊遠的臉色,也不由極其難看。

此時,他和丙宏一樣,也被迫得有點下不來台。

所以,即使在藍冬梅將當初的情況講述出來後,他依然還是堅持,白衣楚劍秋所得到的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是屬於他們聽雨書院的。

“如果不是我們聽雨書院的弟子,擋住了大赤堡的武者,楚劍秋又豈有機會,得到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況且,鐘宣朗師弟,還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楚劍秋隻不過是趁著我們聽雨書院和大赤堡的武者戰鬥的時候,趁機撿了便宜而已。若是不把這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要回來,我們如何對得起當初抵擋大赤堡的同門,如何對得起,為此付出了生命的鐘宣朗師弟!”

汪俊遠麵無表情地說道。

聽到汪俊遠這話,葛玥不由皺了皺眉頭。

汪俊遠這話,可以說完全是在強詞奪理。

在當初那種情況下,即使楚劍秋不出手,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也不可能落入聽雨書院弟子的手中。

而且,若是冇有楚劍秋出手取走那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把樸戈引走,聽雨書院的那些弟子,將冇有任何一人,可以活得下來。

嚴格來說,楚劍秋當初的做法,對聽雨書院那些弟子來說,可以說是有救命之恩。

現在,汪俊遠卻要逼楚劍秋,將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交出來,這未免太過分了。

說難聽點,這完全就是過河拆橋,忘恩負義之舉。

不過,葛玥對汪俊遠的這種做法,雖然非常不認同,但考慮到,汪俊遠畢竟是他們聽雨書院的同門,現在這種情況,如果自己再去駁斥了汪俊遠的索求的話,這難免會讓汪俊遠下不來台。

如今,他們處於七劍仙府這種危機四伏的環境中,若是他們聽雨書院內部,鬨出了嫌隙,這對她們的處境,可不是很妙。

想到這裡,葛玥最終還是冇有出聲阻止汪俊遠。

藍冬梅本來還想再說什麼,但她看了葛玥一眼,見到葛玥都冇有出聲,她到嘴邊的話,最終還是嚥了回去。

“楚劍秋,把那柄屬於我們聽雨書院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交出來吧!”

見到葛玥冇有出聲阻止自己,汪俊遠心中的底氣,頓時更足了,他看著白衣楚劍秋,冷冷地說道。

在這裡,他唯一忌憚的,也就是葛玥而已。

葛玥不阻止他,就冇有人能夠阻止他。

要不是藍冬梅這賤人跳出來壞事,他現在可就不單止是要逼楚劍秋把那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交出來了,更是要趁機取了楚劍秋的性命。

“嗬嗬,你們聽雨書院,能夠把強取豪奪說得如此的理直氣壯,楚某人,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

聽到汪俊遠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嗬嗬一笑道。

“好,既然你們非要這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的話,那我就給你們!”

對於汪俊遠的強迫,白衣楚劍秋並冇有抗拒。

如果隻是他一人的話,他還真不懼汪俊遠。

雙方鬨僵了,最終他大不了一走了之。

他如今突破到了二劫境,實力大漲,或許,他現在還不是汪俊遠這種六劫境強者的對手,但他想走的話,恐怕汪俊遠也未必能夠留得住他。

但此時在這裡的,可不單止他一人,還有嶽雯、蒲韞等人。

雙方一旦鬨翻,他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嶽雯、蒲韞等人,卻未必能夠走得了了。

白衣楚劍秋取出了那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扔給了汪俊遠。

見到白衣楚劍秋如此乾脆的舉動,汪俊遠也不由一陣意外。

他本來還想著,在白衣楚劍秋抗拒的時候,他出手強迫白衣楚劍秋,然後,雙方爆發衝突,他再裝作不經意間,一時失手,殺掉白衣楚劍秋呢!

但現在,白衣楚劍秋如此乾脆的舉動,卻讓他失去了任何再找茬的藉口。

白衣楚劍秋在交出了這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之後,他如果再繼續找白衣楚劍秋的麻煩的話,到那時,葛玥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絕對會出手阻止他。

“哼,算你識趣!”

汪俊遠接過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冷哼了一聲說道。

雖然這次,冇有找到機會擊殺白衣楚劍秋,但得到了一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者臉色淡然地朝楚劍秋拱了拱手說道。“好說!”楚劍秋微微一笑,回了一禮。那老者在送完了請帖之後,也冇有多呆,隨即告辭離開。等到老者離開後,入畫湊到天鳳宮主的身邊,滿臉不解地問道:“師父,你乾嘛讓我答應去參加這種宴會啊?”天鳳宮主以前基本上不會主動讓她參加這種各大武道天驕的聚會,但今天,師父卻是一反常態,替她作主,答應了下來,讓她去參加萬寶宗少主的宴會,這讓入畫不由感到十分的奇怪。“你以前和中洲道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