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番外,我願意變成你喜歡的人

宋媛的精,隻不過礙著麵子,大家都不說破罷了。宋媛確實聰明,也聽出祁丞話語中的暗示,可是,那麽一大筆錢,董儷珺當做命根子一樣,總說這是她以後出嫁的嫁妝錢,就這麽平白無故的被宋喜拿走,別說她不服,董儷珺也不肯的。可是,不把卡交出來,看樣子宋喜跟喬治笙都不會輕易作罷,到時祁丞能不能保她們娘兒倆……短暫的幾秒權衡,宋媛紅著眼眶,故作委屈的回道:“爸爸是放在我媽這裏一張卡,說是等小喜跟我結婚的時候,給我們當...佟威想的特別清楚,他要讓元沅後悔,看看當他的女朋友會有多好,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讓那個人成為最開心的人,被所有人羨慕,讓所有人眼紅。

他不喜歡張予昔,可他幻想過太多次,如果元沅是他女朋友,他會怎麽做,他會送花給她,別跟他說這不符合年齡,他會送她禮物,無論她喜歡什麽,他會修理欺負她的人,打趴給她寫情書的混蛋。

如今這些他都做過了,所有人都說張予昔厲害,他如願以償,可卻唯獨不知道她心裏怎麽想。

那天聚會的飯桌上,小傑跟大家說:“你們都不小了,一晃兒小威和元沅都上初中了,我不在你們身邊,帛京和喬喬照顧好他們,尤其點名幾個談戀愛的,我不說你們是不是早戀,但既然你們選擇了,就一定要走正路,女生注意保護好自己,別一時衝動,男生更是,衝動之後等待你們的是負責。”

“如果真的喜歡就認認真真的談,在一起之後覺得不合適也要禮貌的分開,不要傷了人,你們這個年紀喜歡一個人,往往會記一輩子,不要等到長大之後後悔,為什麽當初自己不懂事兒,選擇了最傷人的方式。”

說著,小傑點名帛京,“帛京,你為什麽不談戀愛?”

帛京回道:“沒遇到喜歡的人,要對自己負責。”

小傑等的就是這句話,“二哥給你們做了表率,聽到了嗎?不是讓你們不談戀愛,而是對自己負責。”

這番話對佟威觸動很深,一則是他現在的狀態,二則他突然驚醒,為什麽元沅會喜歡大哥,不僅因為他是大哥,而是很多時候,他的確做得太好,好到明明是情敵,可他依舊要承認自己比不過。

暑假還沒開學,佟威跟張予昔提了分手,她打電話找元沅大哭,說不想分,讓元沅幫忙勸佟威。

元沅有些意外,因為分手突如其來,張予昔說:“我們在一起這麽久,他從來都沒親過我,我昨天有點兒沒控製住脾氣,問他是不是不喜歡我,他說是,跟我提了分手……元沅,你替我跟他說說,我再也不耍脾氣了,你讓他原諒我吧。”

元沅沒答應。不為別的,兩人在一起是因為她遞了情書,如今分手,她不想再摻和。

一整個假期,元沅始終沒見佟威,聽說他出國玩兒去了。

假期結束,元沅來學校上課,險些就走去了小學部,如今她已經是初中生了。再見佟威,他比之前黑了不少,也不知道曬了多少太陽,坐在靠窗邊的位置,穿了件白T恤,嘴裏叼著個棒棒糖,手裏拿著書。

書,還是數學書,簡直就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看他,佟威抬起頭,跟元沅四目相對,他主動擺了下手,示意她過去。

一個假期沒聯係,元沅問:“聽說你出去拉煤了?”

佟威從書桌裏麵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她道:“拉煤也沒忘了你。”

元沅開啟一看,裏麵是個小吊墜,海螺的樣子,旁邊墜著小珍珠。他好久沒送她小玩意兒了,元沅心底瞬間有些發酸,麵上卻不動聲色的說:“不能白拿你的禮物,晚上請你吃飯。”

佟威道:“行。”

兩人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就像中間的那段疏離從未有過。張予昔找過佟威幾回,他始終不答應複合,後來張予昔一氣之下跟別人談了,連帶著跟不幫忙講話的元沅鬧掰,搞得元沅很是尷尬。

再後來,張予昔轉班了,佟威也不許別人再拿之前那段說話,時間一久,自然就成了陳年往事。

如果說有哪裏跟從前不一樣,那必須是佟威轉性了,從前他不愛學習,上課不是騷擾元沅就是睡覺,如今跟文曲星附身一般,用以前吃喝玩樂的狀態全副心思的投入到學習當中去。

他媽是學霸,他的智商自然也不差,初一上半學期,他考試在班上中等,等到下學期,一躍至上遊,初二期中模擬,他數學單科全班第一,總成績第五;初三期中考,第一次拿到班級第一全校前十的好成績。

每每佟昊半夜回家,看到佟威還在房間裏學習,他都忍不住說:“兒子,有什麽困難跟爸說,別憋在心裏。”

佟威道:“語文跟政治總是拿不到滿分。”

佟昊:你把書放下,咱爺倆兒今天交交心。”

佟威道:“你說你的,我看我的。”

佟昊蹙眉,“別讓我看見數學書,心煩。”

佟威把書放下,看向佟昊。

佟昊點了根煙,抽了一口後道:“你說你要是打小兒這麽愛學習,可能隨你媽,我也就不說什麽了,你這擺明瞭半道出家,是遇上什麽讓你臨時頓悟了?你還不如徹底放棄跟我說你不想唸了,那我倒覺得正常。”

佟威道:“這話你敢當我媽的麵兒說嗎?”

佟昊蹙眉‘嘖’了一聲:“別跟我轉移話題,說你到底為什麽。”

佟威視線微垂,沉默片刻,出聲回道:“為了追別人…她喜歡學習好的。”

佟昊立馬露出釋然的表情,“你早說我也就不惦記了。”果然是親兒子,愛學習是不能夠的,曲線救國倒可以理解,隻不過……

佟昊說:“小子挺有毅力啊,天仙能讓你考第一?”

佟威淡定的說:“未見得真是天仙,但在我眼裏她最漂亮。”

佟昊笑著道:“你這不挺會哄人的嘛,追到手了嗎?”

佟威看著別處,沉默片刻後說:“元沅。”

“嗯?”

“我喜歡元沅。”

佟昊麵上的笑有些掛不住了,著實意外,愣了幾秒才道:“你喜歡元沅?”

“嗯,喜歡好多年了。”

佟昊‘啊’了一聲:“挺好。”

佟威側頭看著他問:“爸,如果我跟她表白,她要是不喜歡我,我怎麽辦啊?”

這是佟昊第一次從長大的兒子眼裏看到近乎無助的神情,他在向自己求助,他不知道該怎麽辦。

佟昊把煙掐了,徑自穩定心生道:“別擔心,你好好跟我說說,你跟元沅到底怎麽回事兒,爸跟你從長計議……”

若是別人,佟昊定要告訴他,慫什麽,上啊,男人還能讓這點小事兒給困住了?可對方是元寶家的女兒,佟昊就不得不從長計議,溫柔以待了,若真是鬧出點兒什麽不愉快,別說元寶跟黨貞夫婦說什麽,他都不能饒了佟威這小子。了句小玩笑,說患者染得灰色頭發像他奶奶,逗樂了手術室中其他人,這在平常也就是一笑而過,沒多大的事兒,可今天趕上宋喜心情不好,她戴著口罩,看不清楚臉上表情,隻聽得很平的一句:“如果真是你奶奶躺在這兒,你還笑得出來嗎?”她聲音沒有明顯的怒意,可一瞬間,手術室中的笑聲像是生生被人給掐斷,當真是戛然而止。笑的人不敢再笑,挑起話題的博士生嚇得心底一沉,臉色都變了,愣是頓了幾秒才垂下視線說道:“對不起。”手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