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番外,看他膩

光坦誠自信的回道:“你隻要聽我的話,我保證有效果。”喬治笙還是那句:“沒有呢?”宋喜道:“沒效果,同樣的藥,你喝多少,我喝多少。”她倒是敢口出狂言,喬治笙一時間沒應聲。宋喜看著他,卻突然開口道:“要是有效果呢?”喬治笙眼皮一掀。宋喜道:“沒效果我認罰,要是有效果,你怎麽說?”喬治笙怎麽忘了,她就不是個軟柿子,敢在老宅那邊拿刀對著薑嘉伊,敢在佟昊麵前動手打人,現如今,又敢跟他對著幹的人。目光相對,宋...佟昊就怕佟威犯渾,哪天逼急了軟的不行來硬的,到時候隻能逼他大義滅親把小兔崽子的狗腿打折,所以他要未雨綢繆,提前就勸佟威走懷柔路線,無論如何都不能強迫元沅。

好在佟威身上還混了一半童安薇的基因,不至於像佟昊年輕時那麽混蛋,他就從來沒想過對元沅用強,以前氣急了,他也隻是叛逆的如她所願,跟其他人談戀愛罷了,也沒說對她講傷人的話,更沒有實質性的傷害。

佟威聽佟昊唸叨了半小時,發現沒一句有用的話,都是理論,沒有實際操作,重新拿起數學書,他淡淡道:“爸,你去睡吧。”

佟昊點了第三根煙,“沒事兒,我不困。”

佟威說:“我要看書了。”

佟昊道:“看書重要還是談戀愛重要?”

佟威麵色平靜,黑色的瞳孔被台燈照得略顯琥珀色,幽幽的看了眼佟昊,開口回道:“知識改變命運,沒文化很可怕的。”說完,他眼看著佟昊要翻臉,不急不緩的補了一句,“我媽說的。”

佟昊本想罵佟威,聞言,改口說:“她是學曆高,還不是早婚早育了?她們學校還有讀到博士後的,好麽,一出校門就三十多了,連生二胎都費勁兒,你告訴告訴我,知識改變什麽了?”

佟威別開視線不說話,佟昊一副‘老子還整不了你’的囂張態度,強勢給他灌輸自己的人生準則,正說著,房門被人敲響,門外傳來女人溫柔的聲音:“小威?”

“媽,進來吧。”

佟威話音落下,房門開啟,童安薇穿著睡衣出現,看到書桌前坐著的父子倆,佟威看書不稀奇,佟昊也拿著本練習冊假模假式的翻著。

童安薇眼底露出狐疑,問:“你們兩個幹什麽呢?”

佟昊率先回道:“沒什麽,給兒子檢查檢查作業。”

佟威垂目看書,怕眼底的嘲笑明目張膽的露出來,果然,童安薇說:“你對化學還有研究?”

很明顯的硬傷,佟昊甩下練習冊站起來,對佟威道:“好好學習,你媽說得對,知識改變命運,再看一個小時。”

說完,拉著童安薇走了。

房門關上,耳根子終於清靜,佟威看了眼時間,現在已經半夜十一點了,不知道某人睡了沒有,他特想她,近乎瘋狂的想念,看書本上的每個字都能想到她。

白天在學校的時候,她跑來問他一道數學題,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學習好是件有用的事情,他心裏高興的一逼,結果話一出口又惹到她。

他說:“你求我,我告訴你怎麽做。”

元沅當時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回了句:“做夢。”

她轉身往自己的位置走,他又巴巴的跟過去說要教她,她看起來好說話,其實脾氣很大,死活還不用他教了,到底是問了班上一個不如他成績好的女同學,簡直把他悔死。

他已經默默在心裏發誓了,以後她來找他,他再也不欠了。

佟威和元沅剛上高一的時候,同校的就隻剩二姐顧朝夕和三哥淩棟,等到兩人上了高二,最小的哥哥姐姐也都讀了大學,而大哥早就畢業兩三年,也談了第一個女朋友。

小傑待下麵的弟妹都像是一家人,帶女朋友跟他們見麵,佟威心底說不上是高興還是酸,高興的是大哥終於名草有主了,某些人不用再惦記著,可他心裏又酸,因為明知道打小兒元沅就對大哥另眼相看,要不是年紀差的太大,八成早就跑去表白了。

不過時不我待這句話還是挺妙的,還沒等到元沅十八歲,大哥先找了。

飯桌上有喬喬和顧朝夕,氣氛一直都是熱鬧的,大哥的女朋友很漂亮,也很有氣質,淩棟無意間問出兩人是大學校友,隻不過女方比大哥大了三屆。

喬喬說:“女大三抱金磚,還是大哥有眼光。”

小傑微笑著道:“我一直不喜歡比我小的。”

話音落下,其他人都麵色如常,佟威第一反應卻是偷著瞄身旁的元沅,果然見她挺直了腰板兒,狀似無意,實則整個人都是繃著的,說句強顏歡笑也毫不為過。

佟威又生氣又心疼,有些話元沅不敢問的,他來問。

不著痕跡的開口,佟威麵色無異的道:“大哥,刨除年齡不說,大姐二姐,還有我身邊的小尾巴,本以為你總能選一個親上加親的,怎麽還讓你肥水流到外人田裏去了?”

心裏沒鬼的人都當做是笑話,喬喬挑眉道:“對,大哥,你必須給我一句明話,我哪兒不好了?”

顧朝夕也說:“小時候除了元沅就屬我最愛纏著大哥了,大哥還誇我有意思,結果都是假的,客套話。”

小傑淡笑著道:“喬喬跟朝夕是‘惡人’自有‘惡人’磨,我還想好好多活幾天呢。”說著,他把目光投到元沅這邊,笑容更加溫和,目光幾近慈愛,“元沅打小兒最聽話,從來不像其他人一樣作鬧,是這幫人裏唯一的一個好孩子。”

喬喬說:“是啊,她連戀愛都不談,你看小威,他才比元沅大半年,物件處的比我們都明白。”

從前佟威年少不懂事兒,如今他明白不能在喜歡的人麵前談前任,突然被喬喬刨了底兒,他有些慌,忍不住道:“別提了,小時候哪懂什麽叫喜歡。”

喬喬打趣他,“呦,十七歲的大人,現在就開始摒棄過去了?”

小傑感慨道:“真快,一晃兒小威和元沅都十七了。”

淩棟說:“小威,你現在成績這麽好,想考哪所大學?”

佟威說:“看小尾巴,她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反正她能去的學校我隨便上。”

小傑笑道:“你們兩個商量好了嗎?”

佟威正欲應聲,鮮少開口的元沅突然出聲說:“我不跟他上同一個大學。”

她麵色如常,說完還喝了口飲料,所有人皆是麵色如常,唯有佟威心底咯噔一下。

小傑問:“為什麽?”

元沅說:“我又不喜歡他,從幼兒園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學,看都看膩了,他成績那麽好,沒必要紆尊降貴跟我念同一所大學,我巴不得離他遠一點兒。”

元沅完全是嫌棄的口吻,桌上好些人都在笑,以為是玩笑,佟威努力做到不動聲色,其實心底已經翻了臉掀過桌子了。次兩次是巧合,如今就差手牽手了。心底一記冷笑,有男朋友還送他衣服,什麽意思?吃著碗裏還惦記著鍋裏的?虧他還給麵子,穿上了!不知不覺,喬治笙臉色差到難看,但凡他手邊還有一件衣服,他絕對二話不說換下來,穿著都覺得心煩。車內突然安靜下來,即便之前喬治笙也沒說話,可元寶背對他,總覺著後脊梁一陣陣的發麻,哪怕心裏素質再好,是人也會有心虛的時刻,正好比此刻的元寶,他忍不住開口說:“昨天紀貫新親自打電話過來,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