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番外,傷著了

回答,手機忽然被人拿走,側頭一看,發現是喬治笙。喬治笙把手機貼在耳邊,麵無表情,一張口,就是冷漠又絕對強勢的聲音:“你敢動宋喜一根手指頭,我把你十根手指頭都拔下來,報應這種事兒,有因纔有果,如果你媽還能醒來,你問她後不後悔當初犯下的錯。”說罷,懶得聽對方回答,他徑自結束通話電話。宋喜站在原地,麵色難看,喬治笙看著她道:“別跟瘋子一般計較,影響心情都不值當。”宋喜微張著唇瓣,暗自調節呼吸,幾秒之後,她抬...晚上小傑的女朋友說要請大家唱歌,元沅找學習的藉口說不去了,佟威正好撿了個現成的理由,小傑道:“馬上高三了,都好好準備,考完試想什麽時候玩兒都可以。”

一眾人等在飯店門口兵分兩路,待到其他人上車走後,元沅跟佟威幾乎同時變了臉,前者說走就走,後者道:“你什麽意思?”

元沅轉身看向佟威,冷著臉道:“你說什麽意思?”

佟威蹙眉:“當眾打我臉有意思嗎?”

元沅眼睛一瞪,質問道:“誰先打誰的臉?”

佟威眉頭蹙的更深,“我什麽時候打你臉了?”

元沅怒極反笑,“你當麵兒問大哥為什麽不選我,你安的什麽心?”

佟威道:“這不是你一直耿耿於懷的問題嗎?你不敢問出口,我替你問。”

元沅眉心一蹙,“我用你替我問嗎?他已經把女朋友帶到大家麵前來了,我不瞎,我知道他不喜歡我,用不著你存心看我的熱鬧!”

佟威怒火竄到頭頂,不由得提高聲音道:“我看你熱鬧?你有毛病吧你,你長得比別人好看啊,我看你的熱鬧。”

元沅被他一連串的質問說紅了眼,當即反擊道:“我是沒有別人好看,我有自知之明,所以用不著你來提醒我該喜歡誰不該喜歡誰!”

“還有,別總是裝作一副很瞭解我的樣子,別以為知道我喜歡大哥就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我喜歡的人可以不喜歡我,那我也用不著讓我不喜歡的人說三道四!”

這一串拗口的話,元沅竟然在激動時也沒有說錯一個字,佟威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像是被說懵了,忽然就不說話了。

兩人四目相對,元沅眼眶通紅,強忍著不掉眼淚,佟威臉色無比難看,像極了從前他跟別人打架時的模樣,她心底刹那間的慌亂,他不會動手打她吧?

沉默五秒有餘,佟威站在原地一動沒動,隻是唇瓣開啟,聲音很淡的道:“這麽多年,你把我當什麽?”

元沅不說話,心裏明顯的絞痛,比當年知道大哥要考大學還難受。

“大哥是你喜歡的人,其他人是你的親人,隻有我,外人是吧?隻會看你的熱鬧,拿著雞毛當令箭,像個傻逼一樣說三道四是吧?”

他越說越激動,說到後麵幾乎是咬牙切齒,長這麽大,元沅頭一次被他當著麵兒這麽凶,瞬間眼淚掉下來。

佟威用那樣憤怒又失望的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隨後掉頭就走,元沅情急之下喊道:“佟威!”

他頭都沒回,大步離開。

其實如果他回頭,她生氣歸生氣,還是會承認自己說錯了話,她不是那個意思,而且看他被氣得這幅德行,八成之前也沒想看她的熱鬧,是她誤會了。他們性格不合,她早就知道,她喜歡把所有事情藏在心裏,他喜歡有什麽說什麽,小時候就經常因為天性上的事情鬧得不開心,比如他給她起外號,叫她是大哥的小尾巴。

以前她不愛聽小尾巴三個字,是做賊心虛,生怕大哥和其他哥哥姐姐們知道;如今她不願意聽小尾巴,是她不再像從前一樣,大哥做什麽她就做什麽,既然她不是從前那樣,那他就不該叫她這個名字。

元沅哭得特別傷心,不再因為飯局上的事情,而是因為佟威走了,被她給氣走了。

從外麵到回家,元沅一直想給佟威打個電話,但她抹不開麵子,也不知道說什麽,難道說自己錯了,叫他別生氣嗎?可明明是他飯桌上先挑刺兒的,幹嘛當著大哥女朋友的麵兒問那種話,這不是存心找茬嘛。

她睡不著覺,開著燈一直躺在床上發呆,枕邊是一隻玩偶,脖子上掛著海螺珍珠吊墜,不僅這倆東西,床頭櫃上的台燈,架子上的人偶娃娃,甚至她穿得兔子拖鞋,都是佟威送的。

小時候不覺得有什麽,如今放眼一瞧,好麽,感情她這兒是佟威的另一個儲物櫃,她爸都在開玩笑說:“自打有了小威,你都不從我要禮物了。”

元沅是個很容易就有負罪感的人,尤其是看到佟威送的禮物,她更覺著今天自己的話說得過分了,正拿手機想給佟威打個電話,敲門聲響起,“睡了嗎?”

是她爸的聲音,元沅馬上把iPad拿到腿上,道:“沒有。”

“我進來了?”

“好。”

元寶推門而入,元沅演技精湛的抽紙擤鼻涕,元寶看著她發紅的眼眶,忙問:“怎麽了?”

元沅道:“剛看了電視劇。”

元寶坐到床邊,溫聲說:“都是假的,快別哭了。”

元沅點頭,“沒事兒。”

元寶問了下今天出去聚會的事情,元沅想想就心裏難受,可還是挺著聊了幾句。

元寶道:“你佟昊幹爹都快愁死了。”

聞言,元沅馬上定睛問:“為什麽?”

元寶道:“說是小威到家就學習,以前還愛打個球打個遊戲什麽的,現在全都戒了,問為什麽這麽賣力學習,因為以後想跟你考一所大學,你倒好,看電視劇哭的眼睛像個桃,別說你佟昊幹爹,現在我都開始犯愁了,到時候你要考不上好大學,不是連累小威嘛。”

元沅心底驟然一縮,緊接著就是一陣抽痛,視線微垂,她輕聲道:“我才考全校前五十,他非要考前十,我有什麽辦法?”

元寶眸子微挑,語氣嗔怪,眼神卻溫柔的道:“還怨著人家比你優秀了,講不講理?”

元沅悶聲道:“我又沒讓他跟我考同一個大學,他碰瓷兒還怪我沒錢?”

元寶道:“好,你怎麽樣都有道理,在家我跟你媽寵著你,出去小威慣著你,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們要能考一所大學也好,他還能照顧你幾年,總不能往後上班也一個公司,你們早晚都要談戀愛也要成家的,珍惜現在還能在一起互相揶揄的時光吧。”

元寶從元沅的房間裏出來,躲去別處打給佟昊,道:“小威回家了嗎?”

佟昊說:“在家,躲在房間裏不出來。”

元寶道:“我們這個眼睛哭得跟桃似的。”

佟昊馬上急了,“怎麽回事兒?小威欺負的?”

元寶道:“你急什麽,估計倆人吵架了。”

佟昊罵道:“小兔崽子,我這就去找他。”

元寶說:“找什麽找,小威信任你纔跟你說喜歡元沅,我們這個壓根兒都不跟我說,哎……女兒大了,不跟爸爸一條心了。”

佟昊得意的說:“我兒子跟我一條心!”過了?”宋喜生孩子的當天,喬治笙腿就沒彎過,整整站了一天,雖然他不講話也沒露出坐立不安的樣子,可心底的煎熬隻有自己才能體會。宋喜聞言,更加用力的抱緊他,懷裏是最愛的人,不遠處兩個龍鳳胎寶寶在睡覺,靜謐的房間中一家四口整整齊齊,想想都是幸福的模樣。宋喜近日裏很容易感慨,此時她便眼淚汪汪的說:“我最近總在想,幸好遇見你。”這世上這樣多的人,每個人平均每天都要跟陌生人擦肩幾十上百次,有些人能擦肩而過已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