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0章 帶著個拖油瓶

不方便的,萬一出了什麽事怎麽辦?這樣吧,我送你回去好了,今晚在你家休息,明天一早從你家直接去上班。”周小素感激的眼神,落到了李妮身上:“那就謝謝你了,妮妮。”說實話,她一個人的時候,無論多晚回去她都不怕,但自從她的肚子裏孕育了新的生命,她真的不敢拿自己和寶寶開玩笑了。李妮笑了:“哈哈,周姐,我們都是朋友,你跟我客氣什麽?我們……”“滴滴……”一陣汽車鳴笛聲,在黑夜裏響了起來。一輛白色的賓士轎車,停...第3240章??帶著個拖油瓶

“我想你誤會了,我要想走隨時能走。”念穆站了起來,她之前沒有走,是因為樓下有打手,帶上薇薇安,說不定會受傷。

念穆不是怕,隻是不想受傷而已。

要她或者薇薇安因為這次綁架而受傷,這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你!”薑倪一句話還沒說完,手刺痛了一下,刀瞬間落地。

她定睛一看,一根細小的針刺進她的手腕上。

“這是什麽?”薑倪尖叫一聲,發現針有些眼熟。

好像是剛才給宋北野針灸用的針。

薑倪惡狠狠的盯著念穆,這會兒她已經把薇薇安拉到身後,“就一根針而已,拔了就行,宋太太,我就不陪你玩了,今天的綁架,我肯定會追究到底,至於宋二少,就好自為之吧。”

“念穆,你給我死!”薑倪瘋了一般,拿起刀直接刺向念穆

“念穆!小心!”

“念教授,小心!”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念穆回過頭,發現薑倪正拿著刀衝向自己。

瘋女人!

她想要往側邊躲避,卻被人一攬。

念穆定眼一看,發現攬著自己的人居然是薇薇安。

“薇薇安!”她驚呼一聲,下一瞬,薇薇安的手被刺傷了。

“唔。”薇薇安有了會受傷的心理準備,但刀尖劃破她手臂麵板的時候,還是悶哼了一下。

同時,朔風一把將薑倪踢飛。

“可惡!”宋北野躺在床上,看到自己的母親被踢飛,他卻下不了床,無能為力。

念穆黑沉著臉,看了一眼薇薇安的手。

目測傷口不是很深,同時也想到剛纔要不是薇薇安,說不定自己真的會挨一刀。

她的臉色更加難看,手握著拳頭“哢哢”響著。

薑倪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薇薇安見念穆這個模樣,真怕她會做什麽過激的事情,於是拉著她的手說道:“念穆,我沒事,先去醫院吧,這裏有慕先生處理。”

“好,先送去醫院。”念穆瞪了薑倪一眼,又瞪了宋北野一眼,然後扶著薇薇安離開。

到了朔風車裏,念穆脫下外套,包住薇薇安的手,“現在沒有紗布,隻能這樣止血,雖然傷口不深,但是傷口有些長,還是需要去醫院處理一下。”

“好,沒事的。”薇薇安安撫道,雖然有些疼,但還能接受。

朔風開車往醫院去,一路上他跟慕少淩匯報了情況。

慕少淩得知薑倪綁架了念穆還不夠,還綁架了薇薇安,甚至想要傷害念穆,他的語氣陰沉起來,“先送薇薇安小姐去醫院,其他的我來處理。”

“好的,老大。”朔風說了一聲,加快車速。

因為薇薇安的傷不算嚴重,念穆沒有去司曜所在的醫院,而是選擇了在附近的私立醫院。

急診的醫生動作很快,直接幫忙處理好薇薇安的傷口。

繳費過後,念穆準備送薇薇安回學校。

兩人才剛走出急診門口,便看到醫院花園裏蹲著一個人,在那裏抽煙。

念穆一眼便認出那個人是南宮肆。

她看了一眼薇薇安。

剛才還保持著笑容的人現在臉上的笑容全消失不見。

念穆歎息一聲,也不知道南宮肆是不是故意出現在這裏的。

她問道:“要過去打招呼嗎?”

薇薇安心裏觸動,點了點頭,“好。”

念穆有些意外,還以為薇薇安會拒絕。

但想到薇薇安知道南宮肆受傷的事情,估摸著是擔心吧,於是與她一同過去。

薇薇安走到南宮肆身邊,嗅著二手煙,皺起眉頭。

“你怎麽在這裏?”南宮肆抽著煙,感覺有人擋在跟前,以為是科室裏那些煩人的護士,“我在這裏抽煙你們還管?”

說著,他抬起頭來,看見薇薇安跟念穆的時候,一怔。

念穆看著他還包著紗布的手,皺著眉頭。

“念教授——”南宮肆有一種被抓包的心虛。

念穆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煙,問道:“今天要抽幾包?”

“抽完這根就不抽了。”南宮肆在念穆麵前,慫的像貓見到老鼠。

誰讓她是慕少淩的妻子呢?

他碰見慕少淩都要叫他做一聲大哥,所以這會兒眼前的人就是他的大嫂,必須得尊敬不是?

“他不能戒煙的。”薇薇安淡淡說道,以前南宮肆一天抽煙會抽很多,現在的他不會有所改變。

南宮肆不是一個輕易改變的人。

對待她也一樣,幾年下來,沒有一點改變,還是那麽厭惡。

念穆微微蹙眉,心想著要不要自己先走開,讓他們有私人交流的空間之際,又想到他們現在雖然不是仇人,但薇薇安對南宮肆的恨並不少。

不是仇人,南宮肆快要單方麵的成為薇薇安的仇人了。

想到這裏,念穆便收起離開的打算,想要跟薇薇安說要不走吧。

但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南宮肆挑眉,本想責怪薇薇安多管閑事,但看到她的手受傷,眉頭不禁皺起,“怎麽受傷了?”

“關你什麽事?”薇薇安沒打算告訴他。

南宮肆眉頭皺得更緊,看向念穆。

念穆解釋道:“被我連累的。”

“誰的膽子那麽大!”南宮肆說話的語氣有一絲生氣。

薇薇安一怔,心裏頭莫名的撲通了一下。

南宮肆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點問題,於是補充道:“居然敢傷害我嫂子!”

薇薇安眼底閃過一抹失望。

討厭她討厭到極致的男人,又怎麽可能突然的就為自己出頭呢?

這些年南宮肆在雷的手下捱了不少的打。

他現在應該隻想報複雷,而不會想著自己——

念穆無奈搖頭,這南宮肆,還真是別扭。

“薑倪綁架我,那時候我跟薇薇安在一起,所以連帶著把薇薇安也綁架了,她為了保護我受了傷。”她故意沒說薇薇安傷的嚴不嚴重,就讓南宮肆去猜。

果然如她想的那樣,南宮肆在聽見念穆說的後,朝著薇薇安受傷的手臂看去。

感受到他的目光,薇薇安直接把手縮到身後。

南宮肆的臉色很難看。

“那宋家人膽子也忒大了,念教授你放心,老大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他收回目光,故意不再看薇薇安。

念穆點了點頭,“我知道。”

“不過你也是倒黴。”南宮肆忽然說道。

“嗯?怎麽說?”念穆不明白他為什麽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南宮肆說道:“要不是你帶著個拖油瓶,至於被宋家找的人傷到嗎?雖然我躺在這裏,但也知道,宋家那邊找的人都是什麽貨色。”淩便來了回複,“好。”沒有追問去哪裏吃飯,也沒有說其他事情,他在尊重著她的決定,同時也表示了對她的相信。念穆淡淡一笑,讓成武把車開到公司門口附近,她還要找保安,所以不打算去地下停車場。電梯停在一樓,念穆走出來,徑自走到保安麵前,“你好。”“念教授,您下班了啊?我跟您說,在午休到現在,那輛車一直停在原地沒有挪動過,期間駕駛座跟副駕駛都有人下過車,似乎是去買東西,很快就回來了,沒有其他情況。”保安笑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