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1章 狗改不了吃屎

樣子,想要推開她們的時候,恰好被相機給拍了下來。他臉上那臭臭的表情,被抓拍的太精準了。阮白有些擔心了,小家夥這麽小,就開始收獲“迷妹”,等他長大了,那豈不是又要招引一群花蝴蝶?想到自家兒子被一群女人給圍追堵截的畫麵,阮白便打了個冷戰,希望湛湛別到時候別長歪成像他叔叔那樣的花花公子就成。兒子太帥了,當媽的也很操心啊!慕湛白被妹妹和媽媽笑了一番,從一大堆照片裏,扒拉出軟軟出糗的照片:有軟軟玩遊戲怕高哭...第3241章??狗改不了吃屎

念穆神色有些尷尬,“南宮先生——”

薇薇安的表情也有了變化,心頭覺得委屈,表麵蘊著怒火。

南宮肆至於嗎?

一直說她的不是。

雖然念穆就是因為她而被綁架的,但是她也不想的。

小氣的男人!

“我說的沒錯啊,念教授,以你的身手,對付那幾個小混混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要不是還要顧著身邊某個人,也不至於被人綁架吧?”南宮肆說著,還意有所指的看向薇薇安。

薇薇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念穆歎息一聲道:“好了,南宮先生,這事情錯的是宋太太,而不是別人,你也少抽點,時間不早了,我們得先走了。”

“你管他做什麽!”薇薇安一把拉住念穆的手,“狗改不了吃屎,他是改不了的,也不用指望他改!”

南宮肆的臉色陰沉下來。

薇薇安真的本事了,說的話一次比一次難聽,就連華夏話的某些精髓都能說出來了!

“薇薇安!”南宮肆隱隱透著怒火。

話還沒說出口,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南宮先生,您在這裏呢!”護士小孫跑了過來。

南宮肆收起怒容,轉而用一臉的痞樣看著護士,“怎麽了?”

小孫看著他手中還夾著煙,無奈道:“你怎麽又抽煙了,不是答應我沒好之前不抽煙的嗎?”

“我就是點燃聞聞,過過癮。”南宮肆說道,“這我也不算違反約定吧。”

薇薇安看著南宮肆對護士那模樣,心裏一陣酸,不想理會,但話卻脫口而出:“他就是個騙子,剛剛還抽煙了。”

小孫有些驚愕的看向她,不過瞬間她便注意到薇薇安身邊的念穆,臉色不禁一變。

慕少淩之前與念穆的親昵她印象深刻,所以在看到念穆的哪瞬間,自己自然能認得。

念穆與小孫對視的瞬間,點了點頭。

小孫回了一個不太自在的笑容,然後轉而教訓南宮肆,“南宮先生,你想早些出院就不該抽煙,也不知道你從哪裏弄來的煙,這煙對人體傷害大。”

“你不懂,這煙是好煙,行了,你也別囉嗦我,我不抽。”南宮肆走到垃圾桶旁邊,把煙丟了。

然後對小孫說道:“走吧,小護士。”

小孫紅了紅臉,快步跟上。

看著兩人並肩離開,薇薇安心裏一陣難受。

“你還好吧?”念穆關心問道。

薇薇安故意露出一抹詫異的表情,“我很好啊?你怎麽這麽問?”

“手不痛嗎?”念穆繼續問道。

薇薇安搖頭,“不痛。”

“那心不痛嗎?”念穆繼續問道。

薇薇安一怔,過了幾秒才搖頭道:“不痛。”

念穆無奈道:“放心吧,他對那個護士沒意思。”

“你怎麽知道?”薇薇安不禁好奇問道。

“因為他就是要借護士來氣你,而且那個護士對他也沒那種意思。”念穆道。

薇薇安心髒跳動微微加快,“為什麽你這麽說。”

“因為那個護士對少淩有意思。”念穆說著,挽起薇薇安的左手,往醫院門口走去,“她對南宮先生好,不過是像要照顧好他,然後討好少淩。”

薇薇安一怔,原來是這樣,但心裏還是吃味,“護士對他沒意思,說不定他對護士有著意思呢!”

“那應該是沒有。”念穆搖頭。

“念穆,你怎麽都幫他說話呢!”薇薇安更加納悶。

“我不是替他說話,隻是實話實說,他對哪個女的都這樣,要是這樣就是對女的有意思,那南宮先生不就成了花心大蘿卜了?”

薇薇安知道花心大蘿卜是什麽意思,她參加了學校的讀書會,裏麵的同學對她都很好,甚至會給她科普一下華夏話裏的“精粹”。

“他本來就是花心大蘿卜。”薇薇安喃喃說道。

念穆唇角輕揚,沒有繼續說話。

兩人來到醫院門口。

成武已經在那裏等著,他們上車後,成武便開車往盛京大學那邊去。

薇薇安看見成武又想到是自己給了宋家那些人機會,不禁道歉:“成武先生,抱歉。”

成武怔了怔,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薇薇安小姐,你不用道歉。”

“要不是我拉著念穆——”薇薇安說道,“到時候要是慕大哥責怪你,你一定要把責任推到我身上,都是我不好。”

“老闆說了,防不勝防,就算沒有您,念女士也會有這麽一次遭難的,現在您還幫忙擋了刀,慕先生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是感激您。”成武已經把事情全部告訴慕少淩。

慕少淩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成武給念穆開車的,本應該在她們騎著自行車的時候開車跟在路邊。

但是念穆跟薇薇安都沒跟他說,以至於他一直以為她們還在吃飯。

“放心吧,沒事的。”念穆說道,知道薇薇安是擔心自己的錯誤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

但慕少淩也不是不講道理的。

雖然在她的事情上他很少講道理,但這次幸好沒釀成大禍,所以慕少淩應該不會責罰成武。

“我想還是要跟慕先生解釋解釋。”薇薇安說道。

念穆點頭,沒有攔著她,“也行。”

“等回學校再說吧。”薇薇安說道。

成武開車把他們送回學校,念穆回了教師辦公室一趟。

幾個老教授依舊在,看到念穆回來,他們也知道怎麽回事,急切的圍上來,“念教授,沒受傷吧?”

“沒事沒事。”念穆笑著搖頭,雖然這群老頭對學術很執著,但有時候也是挺可愛的。

比如說現在這樣——

“沒受傷就好,那人到底怎麽回事啊?還綁架你!”一個教授又八卦道。

念穆無奈,不但可愛,還八卦。

她對這幾個老頭的印象有了新的認知。

“我不清楚,對了,我今天下午的課——”念穆看著幾個教授。

“哦,林教授知道你被綁架後,主動幫忙給上了那堂課。”一個教授說著,指了指另外一名教授。

他之前就是被迫給學生上那堂課的。

念穆朝著林教授道謝:“謝謝你,林教授。”

“不用謝不用謝,不過這課以後還是你來上吧,自從你上了一堂以後,那些學生就嫌我說的不夠生動不夠好的,說是不好理解,都嚷嚷著讓你回去講課呢!”林教授樂嗬嗬說道,對於學生的這個態度,他並沒有什麽負麵情緒。

老頭子想的很開,這本來就不是他熟悉的課程,也隻能按照書本來說。在給他冰敷的,其實已經消了一些,大概用不著幾天,就不會感覺腫了。”“太慢了。”薑倪不滿說道。一旁的男人沒有辦法,也不敢說話,隻覺得憋屈。不是他們偷懶,他們給高思林基本是一個多小時就敷一次臉。但是醫生也叮囑過,一次敷的時間不能太久,不然凍傷了表皮的麵板會好的更慢。他們也想高思林能快點好,這樣便能結束這樣無聊的任務。但是無奈薑倪揍高思林的時候是用了死力,絲毫沒有手軟,以至於對方的臉腫的那麽厲害。“我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