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2章 為李妮撐腰

以前小的時候,就跟現在的湛湛一模一樣,兩父子,一模一樣。加上小時候湛湛一直都是慕少淩帶著長大的,像爸爸,也是正常。慕少淩上了樓,走進淘淘的臥室,三個孩子坐在地毯上,乖乖地等著他。“爸爸,弟弟說你有話要跟我們說,你要說什麽呀?”軟軟的聲音甜甜膩膩的,露出糯米小牙,微笑地看著他。慕少淩看著女兒,她長得像阮白,說句不誇張的就是,就是阮白的小翻版。但是現在,阮白已經變了模樣,如果告訴孩子,念穆就是阮白,他...第3242章??為李妮撐腰

“謝謝你,林教授。”念穆看得出老頭子不在意別人怎麽看他的,也就沒說什麽。

知道自己不用補課後,念穆以還有事情要處理,離開辦公室,讓成武送自己回去。

回到家裏,時間還早,孩子們都還沒放學。

念穆坐在沙發上,給慕少淩發了一條訊息。

“薑倪的事情你打算怎麽處理?”念穆問道。

“不能報警,隻能用其他方式處理。”慕少淩回複。

念穆明白這個其他方式是什麽意思。

她回複道:“你看著處理就好,李妮跟宋先生的婚禮也快舉行了,現在確實不適合把事情鬧大。”

“嗯,我還有一個會議,等會兒回家說。”慕少淩回複了她。

念穆給他回複了一個“好”字以後,便沒再回複。

她想了想,打算去書房繼續做研究。

剛站起來,家裏的門鈴便響了。

吳姨去開門,然後跟她說了一句,“念女士,是宋太太來了。”

她還沒說話,吳姨想到她今天被綁架的事情,補充道:“是李妮女士。”

“嗯。”念穆點頭,知道來的肯定不是薑倪。

都動刀了,薑倪定然不會來她麵前道歉。

“吳姨,麻煩你準備茶點。”念穆說道。

“好。”吳姨點頭,去給李妮準備茶點。

“念穆,你還好嗎?”李妮人還沒進來,聲音已經傳了進來。

跟著,念穆就看見她風風火火的走進來。

要不是要換鞋,她相信李妮現在已經撲在自己懷裏。

不過,也沒差。

李妮換好鞋子走進來後,左看看右看看,“沒事吧,我聽見你被綁架的訊息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

“我沒事。”念穆連忙說道。

“真沒事嗎?我聽說都動刀了!”李妮眉頭皺緊,真擔心薑倪會傷害念穆。

“她是要傷我,但是薇薇安的反應快,把我拉到一邊。”你哪木說道。

“可是我聽說傷了人,難道是薇薇安受傷了?她傷的怎麽樣?在哪個醫院?”李妮也隻是從宋北璽的嘴裏聽到的,具體是什麽情況,宋北璽還在瞭解。

宋北璽都沒能完全瞭解,更別說她了。

“薇薇安受了點皮肉傷,沒什麽,已經在醫院處理好,然後回家了。”念穆跟她說著,“沒你想的那麽嚴重,放心吧。”

李妮聽她這麽說,才鬆了一口氣,“幸好沒什麽事,不然——”

她頓了頓,不好繼續說。

李妮也是很意外,薑倪居然這麽瘋狂,傷害念穆跟薇薇安。

難道她不知道這兩人的身份嗎!

“不過,慕先生要報警嗎?”李妮問道,她是支援報警的。

但是宋北璽說,要是報警的話,會對他們婚禮有影響,慕少淩會考慮到他們的婚禮,不會報警。

但是不報警不代表沒事。

反而,不報警代表這事情鬧大了。

“不報警,估計會私下解決吧。”念穆搖頭,“而且這件事要真的報警,就會影響你跟宋先生的婚禮。”

“我倒是無所謂,有些事情不公開,她一輩子都不會改的,念穆你知道嗎?現在外頭還有兩個保鏢跟著我呢。”李妮拉著她的手坐下,外頭的保鏢是宋北璽安排的。

他說快要結婚了,所以這事情一定要做的謹慎些。

他擔心薑倪跟宋老爺子會為了阻止他們的婚禮而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來。

李妮雖然覺得他們也不敢太猖狂,畢竟是法治社會。

但想到薑倪的精神狀態不太好,還是答應了宋北璽給她身邊安排保鏢的事情。

“宋先生這樣安排是為了你好。”念穆擔心李妮會反感。

畢竟這個小丫頭不喜歡被人跟著。

哪怕成了宋太太也不會擺著個架子。

“我知道,所以我沒反對,不過念穆,你真的要小心一點,雖然北璽他母親現在看起來是挺正常的,但是情緒還是不穩定,之前看心理醫生說這是長久的積壓導致的情緒失控,宋北野回來了,她的情緒好了些,然後又不吃藥了。”李妮說道。

薑倪身邊照顧她的保姆看著是宋老爺子的人,但實際上也是宋北璽的人。

那個保姆每天服侍著薑倪的起居生活,所以薑倪有沒有吃藥,保姆清楚。

但她勸不動薑倪,所以把這件事告訴了宋老爺子跟宋北璽。

“該小心的是你。”念穆搖頭,“她用薇薇安的安全來脅迫我,所以我給宋北野針灸了。”

“啊——”李妮沒想到,皺起眉頭,“也太卑鄙了,不過薇薇安的背景這麽強,她居然敢這麽做,真的瘋了!”

“嗯,不過這段時間他們估計是不會再盯上我,因為再針灸的時候,十幾個監控攝像頭對準了我,他們找了個老中醫,應該是讓老中醫看著監控錄影,等他學會然後給宋北野下針。”念穆說道。

“真的是個瘋子!”李妮皺起眉頭,覺得宋北野就不該好起來。

“如意算盤是打得響亮,可是那套針法也不好學的,隻要位置有一點不對,怎麽針灸都沒用,最後還白挨那些針灸。”念穆樂嗬嗬道。

“意思是他不會好?”李妮問道。

“嗯。”念穆點頭。

李妮輕輕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

她不希望宋北野能恢複正常。

直到現在,她對宋北野這個人還有著很大的仇恨。

雖然說,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找到宋北璽這樣的真愛。

但之前的仇恨,是沒法抹除的。

所以,李妮希望宋北野死!

如果死不了,就讓他痛苦一輩子!

李妮是這麽想的。

“太好了,宋北野就不該好!”她喃喃說道。

念穆明白她的仇恨。

她也沒法讓對方放下仇恨,畢竟那種事情,換做是誰,心裏都會有恨意的。

所以她不會讓李妮放下仇恨的。

念穆說道:“好了,別說他,快要舉行婚禮了,緊張嗎?”

“我不緊張,但是有些煩。”李妮皺眉說道。

“嗯?為什麽?”念穆問道。

“就是首飾那些,這邊的人不是愛給金首飾跟鑽石寶石這些首飾嗎?我想著說宴席的時候能不能別戴那麽多,太誇張了,宋北璽卻說,不行,要多戴點,免得讓那些媒體又借題發揮胡亂猜測。”李妮嘟著嘴跟她抱怨。

念穆點頭,“確實要戴的。”

這邊的習俗就是這樣,首飾越多,表示新郎越重視新娘,宋北璽這是為李妮撐腰,省的那些記者胡亂猜測,說什麽李妮失寵了。生過緋聞。”他說道。“不會吧,我來看看。”阿根立刻拿起他的手機,看著新聞的時間,還是今年的。他們從不注意這些八卦新聞,看著新聞的評論,還鬧得沸沸揚揚的。阿強慌了,“我們從不敢招惹這家,要是慕少淩找上門,那該怎麽辦?”阿根也有些亂,“我呸,怕什麽,我就不信了,慕少淩那麽多女人,還會在意這其中一個不成?”阿強還是擔心,“不如我們打電話讓那個人過來處理那個女人吧,你看警察這回做事速度那麽快,肯定是慕家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