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4章 有了頭緒

發著肉的香味。特別濃鬱的味道。也許平常饑腸轆轆的人聞到,會食慾大振,但是現在……阮白不禁搖了搖頭,看來這個林寧平時真的被周卿嬌養慣了,根本不懂得照顧人。而林寧並沒有看到母親細微的反感表情。她將一份飯菜端到周卿麵前,準備喂她:“媽,你先吃點飯吧。十方齋的飯菜都是頂級大廚精心定製的,而且我挑選的都是你平時愛吃的,肯定能合你的胃口。”周卿聞到葷食的味道,就控製不住的想幹嘔。她伸手將食盒往林寧那邊推了推,...第3244章??有了頭緒

她捏了捏淘淘肉乎乎的臉,“所以你是想讓念穆開心,才關心我會不會過來?”

淘淘笑嘻嘻的否認,“當然不是,我們也喜歡李妮阿姨!”

“對,我們喜歡李妮阿姨。”軟軟也附和。

“還是軟軟的話可信一點,淘淘呀,我現在不相信你了!”李妮跟他開玩笑。

“李妮阿姨,我還是很真誠的,你相信我嘛!我們都喜歡你!”淘淘連忙樂嗬嗬的湊上。

李妮跟孩子打成一片。

而樓上的慕少淩跟宋北璽也在談事。

不過他們談的不是宋北野跟薑倪的事情,而是談即將競標的事情。

政府那邊已經放出訊息,下週就會舉行招標會。

他們討論剩下的一點細節,確認招標書沒問題後,宋北璽才問道:“你打算怎麽處置他們?”

“他們是你的母親跟弟弟。”慕少淩無奈提醒,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把宋北野跟薑倪都送去警察局。

但宋北璽跟李妮的婚禮即將舉行,他沒法這麽做。

因此,怎麽對付他們,還在想著辦法。

“證據都保留著吧?”宋北璽問道。

慕少了點頭。

“薇薇安小姐的傷嚴重嗎?”宋北璽又問道,他跟雷也有交情。

這次的事情導致薇薇安受傷,他過意不去。

“傷的不嚴重,也沒有縫針,去了醫院包紮了一下傷口。”慕少淩說到。

宋北璽點頭,“把證據給老爺子,他知道該怎麽辦。”

“證據給了老爺子,你母親就徹底沒有回宋家的可能。”慕少淩提醒。

宋老爺子絕不允許薑倪又偷偷摸摸的做這事情。

上次宋北野不知道從哪裏找來的人,成功解決了薑倪的麻煩,好不容易宋老爺子才對她改觀一些,現在真把證據送過去,薑倪這個宋太太也就當到頭了。

宋北璽的父親一直在外麵養著那個情人跟孩子,但薑倪依舊能夠穩固地在宋家當宋太太,完全是因為宋老爺子的支援。

要哪一天宋老爺子對他徹底失望,說不定會扶起另外一個宋太太——

慕少淩倒是不擔心薑倪的去留,他隻是擔心另外一個人會影響宋北璽的地位。

“我現在也不需要靠她來鞏固在宋氏的地位,我們兩個公司現在密不可分,隻要你表明瞭態度,老爺子也不會隨便讓別人來繼承宋氏。”宋北璽說道。

宋老爺子的親情雖然比較淡薄,但利益為重。

他能給宋氏帶來利益,宋老爺子就不會把他怎麽樣。

“行,既然你這麽說,我明天讓人把資料遞過去。”慕少淩說道,“本想說等你結完婚再處理的。”

“打鐵趁熱,你現在把資料給老人家,我這邊就不用擔心他們會找李妮麻煩或者是破壞我的婚禮。”宋北璽說道。

“行。”慕少淩點頭。

書房這邊,兩人達成了協議,而另外一頭,念穆也找到了一些方向。

她連忙把藥材放入機器,想要提煉高純度的藥液。

自從她跟慕少淩坦白身份後,就自己購買了好些機器回來,在書房做實驗。

雖然這些機器對於實驗室的機器來說,還不夠先進。

但目前來說已經足夠。

而且這些藥材她也不好拿到華生那邊做研究——

念穆的實驗越做越精神,直到慕少淩敲了敲房門,她才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時間。

已經晚上十一點。

念穆咂舌,怎麽這麽晚了?

她把藥液低溫儲存好以後,走出書房。

慕少淩看著她額前的碎發有些淩亂,輕輕地幫忙撩撥到一旁:“今天怎麽研究的這麽晚?”

“剛好有點頭緒,所以沒注意時間。”念穆抱了抱他,“我可能知道阿薩為什麽要收集這些藥材了。”

“為什麽?”慕少淩享受著她的懷抱,反過來把人抱得更緊。

“現在還不確定,等我確定了再跟你說。”念穆說道,現在隻是一個猜測,等真的驗證了,再說也不遲。

“好。”慕少淩揉了揉她的頭發,“時間不早了,我們休息吧。”

“嗯。”念穆點頭,正要往臥室走的時候,淘淘的頭探了出來。

“爸爸,姐姐?”他揉了揉眼睛,“你們怎麽還麽睡?”

念穆鬆開慕少淩,“準備睡了,你怎麽醒了?”

“我口渴。”淘淘撒著嬌。

念穆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那我給你去倒水。”

“我去就行,你去洗澡吧。”慕少淩突然說道。

念穆點了點頭,心想著說這也好。

雖然明天是週末,但起太晚也不好,於是走進主臥。

慕少淩直勾勾看著小兒子。

淘淘不解,“爸爸,你不是要去給我倒水嗎?”

“真的口渴嗎?”慕少淩一眼就看出兒子拙劣的把戲。

“嘿嘿。”淘淘尷尬地摸了摸後腦勺,他以為自己的表演天衣無縫,誰知道騙了媽媽卻騙不過精明的爸爸,“爸爸,你怎麽知道我還沒睡?”

“兒子。”慕少淩蹲下,與他平視,“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在撒謊的時候,會有一個標誌性的小動作。”

“嗯?”淘淘不解。

“撒嬌。”慕少淩點了點他的額頭,“你已經過了愛撒嬌的年齡,還在這裏撒嬌隻能說明你心虛。”

淘淘嘟嘴,“看來有一個太聰明的爸爸也不好。”

“不好嗎?”慕少淩站起來,俯視著小兒子,“說吧,怎麽這麽晚還沒睡?”

“我看書看得忘記時間了,姐姐今天也沒來催促。”淘淘嘿嘿笑著,“不過我準備睡了,但是聽到外麵有聲音,所以就出來看看,沒想到爸爸跟姐姐這麽晚還沒睡。”

“看書也要注意休息時間,還有注意保護好眼睛。”慕少淩叮囑著孩子。

淘淘點頭,“知道了爸爸,不過你別告訴姐姐,省得她每天還要記掛催促我們睡覺。”

“還知道心疼她呢?”慕少淩很滿意兒子這個表現,雖然是撒謊了,但也有在心疼他們的媽媽。

“爸爸太忙,所以姐姐由我們來心疼!”淘淘拍了拍胸膛,“爸爸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姐姐的。”

慕少淩看著兒子個頭小小的,但語氣可不小,又問道:“行,那你還要喝水嗎?”

“不喝。”淘淘根本不是口渴,他就是隨意編造一個理由來把這事情給圓過去。

“那還不趕緊回去休息?”慕少淩推開門,示意他回去休息。

淘淘一個激靈,擔心慕少淩等會兒會打自己的屁屁,趕緊跑回床上。婭莉逼著自己擠出幾滴眼淚,然後上前,“少淩,你終於回來了,這段時間,可讓我掛念得很。”看見要往自己這邊撲過來的張婭莉,他往側邊挪了一步,又後退了一步,冷酷道:“書房說吧。”“我……”張婭莉沒想到自己準備好的一番說辭,一句話也沒機會說出來。慕老爺子拄著柺杖站起來,讚同道:“走,去書房。”“爸,你們在討論什麽呢,幹嘛都去書房啊,少淩不是剛回來嗎?讓他坐在客廳喝點什麽吃點什麽不好嗎?”蔡秀芬不滿道,他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