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5章 她有些想家了

一年年的連感冒都沒有,就算生病了,不吃藥很快就能捱過去,還住院這麽浪費錢!家裏正是用錢的時候你不知道嗎?!”“阿姨,你女兒,她的身體剛剛……”好心的小護士哪見過這麽無情的母親,她忍不住想告訴王娜實情。沒想到,小護士卻被王娜罵的直接噤聲:“你給我閉嘴,這是我們的家事,哪裏輪得到你這個外人插嘴?”李妮疲憊而無力的半躺在床頭,腹部的疼痛讓她難以忍受。而母親的無情,更是令她心灰意冷。阮白推門,便看到李妮絕...第3245章??她有些想家了

淘淘躺下蓋好被子以後,才對著門口的慕少淩說道:“爸爸晚安。”

“晚安,好好休息。”慕少淩說完,把臥室門關上。

手機振動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沒有回到主臥,而是來到對方的臥室,打了兩通電話。

把事情都處理完,慕少淩纔回到主臥。

念穆已經靠著床頭坐著,手裏還拿著個平板電腦。

“孩子睡了嗎?”見他回來,她抬頭問道,以為慕少淩剛纔是去哄孩子睡覺了。

“嗯,睡了。”慕少淩上床,坐在她的身邊,看她螢幕螢幕上密密麻麻的字型,便問道:“又在看資料嗎?”

“嗯,是啊。”念穆點頭,“所有研究都要有資料去支撐,你看這個藥材,雖然有毒,但也有重塑骨肉的效果——”

她指著資料文獻給他看。

“我一直在想著阿薩為什麽要用這些藥材來做研究,是想要研發新的毒藥嗎?但這些藥材的藥性也不強,好像沒必要用這些,於是往別的方向想,看看它們除了有毒,還有沒有什麽藥用的功效。”

慕少淩不懂製藥,但聽著她說的也覺得有意思,與她看了好會兒的資料。

生骨肉——

以前古代人就是用這樣的藥材來給病人做治療,現代的科技發達了,所以這種藥材的藥用功效也麵臨淘汰。

念穆要是不查資料,也不知道這些藥材還有這個功效。

隻是這些藥材因為有毒,所以在製藥上麵基本被淘汰,就算是老中醫也不會使用這種藥材。

所以很多關於這四樣藥材的資料已經失傳,所以找起來很麻煩。

“這些資料很難找嗎?”慕少淩突然問道。

他想起念穆之前已經在找資料,但是找了那麽久才找了一些,才這麽問。

念穆點頭,“這種藥材已經沒什麽人會用,說白了,已經在市場上失去了價值,這次能找齊這些藥材算是比較幸運的,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到了一點資料。”

網際網路全世界流行起來纔不過是短短幾十年。

但是像這種藥材肯定已經有上千年的曆史,而且在西醫進來華夏以後,中醫就變得蕭條。

這種不太常用的藥材除了一些古書會有記載,網上記載的少之又少。

“如果網上有資料,我有辦法能找到。”慕少淩摟著她。

念穆詫異,“真的嗎?”

“宋北璽那邊有個能人。”慕少淩提醒。

“戴安傑?”念穆突然想到這個能人。

在坦白身份後,慕少淩跟她說了很多事情。

比如說,戴安傑能追蹤IP地址追蹤到她以前住的公寓。

要知道阿木爾的本事很大,已經能跟世界知名黑客相比了。

像他用的加密軟體,就算是黑客也不能追蹤到很詳細的地方。

但戴安傑能精準到小區,這讓念穆很詫異。

在她說出戴安傑這個名字後,慕少淩點了點頭,“嗯,就是I他,聽宋北璽說他最近研發了一套大資料演算法,能在網際網路公開的資料裏麵準確找到你想要的資料,而且能進行智慧排除,所以一模一樣的資料能瞬間排除掉,這樣能加大尋找的效率。”慕少淩說道。

念穆詫異,這是什麽神仙啊!

要是讓阿貝普知道有這樣一個電腦奇才,說不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招攬。

念穆說道:“你能幫我嗎?”

“當然可以,你要什麽,我都能幫你。”慕少淩說道,就是她想要他的命,他都能給。

念穆笑了笑,“不過宋先生身邊的這位能人,還是要讓他小心點,這麽有本事,別被阿貝普給盯上了。”

“宋北璽的人,他不一定敢動。”慕少淩說到,雖然說戴安傑現在是在宋北璽的手下做事。

但是之所以他心甘情願的為宋北璽做事,是因為對方能保護他的安全。

不然,以戴安傑這本事,做自由人,更能賺錢。

“其實我有疑惑——”念穆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他回答:“疑惑為什麽戴安傑會選擇在宋北璽手下做事?”

她點了點頭。

“戴安傑惹了不該惹的人,那個人隻怕宋北璽,所以他在那邊很安全。”慕少淩說到,戴安傑跟南宮肆不一樣。

南宮肆會留在他身邊做事,完全是佩服他重情重義。

但戴安傑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

“原來如此。”念穆點頭,知道後還微微咂舌,還以為宋北璽給了不少好處,所以戴安傑才自願留在他手下做事呢。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

要真是這樣,戴安傑還不好被挖走。

“老婆。”慕少淩忽然曖昧的叫了她一聲。

念穆臉頰緋紅,“你亂叫什麽呢?”

“你本來就是我的老婆。”慕少淩說著,手指輕輕撫摸她的臉頰,細嫩的麵板手感很好,他有些愛不釋手。

“你撓的我好癢。”念穆笑嗬嗬的拍走臉上搗亂的手。

慕少淩也不在乎,手跟著往下,“時間不早了,我們休息吧。”

“嗯。”念穆臉頰紅了紅,與他一同躺下休息。

夜還漫長。

有人恩恩愛愛,但也有人睡不著。

薇薇安就是睡不著的那個。

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此刻她慶幸自己在公寓休息,而沒在學校宿舍。

不然這個樣子,肯定要吵醒同宿舍的同學。

薇薇安坐起來,歎息一聲,隻要躺下,她滿腦子都在想著今天白天的事情。

不是被綁架的事情,這種綁架對於她來說不過是小事。

她想起的是在醫院碰見南宮肆那幕。

那個護士,跟南宮肆的關係很好。

他已經開始了新的戀情了嗎?

薇薇安知道自己與南宮肆已經再無可能,但是心裏頭還是記掛著這個男人。

她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輕易就被南宮肆給牽製了情緒。

想到這裏,薇薇安給累打了一通電話。

她這裏夜已深,但是俄國那邊的時間還早。

雷很快速的接聽了電話,“薇薇安,怎麽了?”

“雷,你就不能叫我姐姐嗎”聽見弟弟的聲音,薇薇安的心情好了些,順帶又更正了他對自己的稱呼。

“從我成年開始我就沒叫過你姐姐,為什麽今天突然糾結起這個話題?”電話那頭的薇薇安聲音很輕鬆,但雷還是察覺出一點不對勁。

“我就是好久沒聽見你叫我姐姐,所以想要聽一下。”薇薇安撒嬌,這個時候,她有些想家了。悉,所以讓她開車把自己送回去,沒有問題。周卿看著慕少淩跟林文正下樓,站起來說道:“你們談好了?”“談好了。”林文正嚴肅的臉上,露出笑容。“剛好,保姆也把飯菜準備好了,吃飯吧?”周卿說著,剛才也不好上樓打擾他們。畢竟林文正要求在書房談事,那他們談的事情,肯定是不方便別人聽的。“好,我的酒也醒好了,可以喝上幾杯。”林文正笑著,走向飯廳。“你呀,少喝點。”周卿無奈搖頭。“平常也沒有人陪我喝,我不喝也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