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神秘人的襲擊

有記載,彘屍以死屍為食物,隨著不斷吞噬死屍和怨念,體型會逐漸變大,防禦力驚人,外力未必能傷到它!”我有些不敢相信,山海經上記載的怪物都跑出來了,這太不科學了,這東西究竟是從哪來的!我問紀雪顏:“它有沒有弱點?”她搖著頭跟我說:“這個我不清楚,我隻是聽人說起過一次,本來以為隻是嚇唬人的,沒想到今天見到了真的彘屍!”既然不清楚這怪物的弱點,我想我們隻能躲了,不能跟它硬拚。我跟紀雪顏說:“快點找人,找到...我悄悄靠了過去,仔細打量了一番,沒發現異常。起初我以為是有人混進來了,可是點了一下數量,是對的,一共二十一具屍體,不多不少。

這就奇怪了,剛才我看到那具屍體好像崴到腳了,真是怪哉!屍體也有這種反應,跟人一樣?我沒敢把這個發現告訴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趕路要緊。

我回到隊伍後方之後,石頭就開始沒完沒了的追問我,問我剛纔去幹什麽了,我懶得搭理他,隻是悶頭趕路。他覺得無趣,隻好作罷,轉而跟兩個女孩子聊了起來,我卻沒心思聽他們閑聊,我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剛才那具屍體身上了,我覺得它有問題。

果然,沒過多大一會兒,我就發現了問題所在,那具屍體身上有一個小鬼,要是不仔細看,根本感覺不出來,它藏在屍體的帽子裏。我讓隊伍停了下來,快速走了過去,把屍體頭上的帽子拿下,然後就看到一個小紙人迅速飄了出去,它速度太快,我沒有抓到它,讓它逃了。

張楊驚恐的看了我一眼:“它是什麽時候跟來的?”

我搖頭,對他們說:“大家還是小心點吧,我們被人盯上了!”

“那是什麽東西,什麽人在搗亂?”石頭天真的問道。

張楊對我們說:“大家繼續趕路,天快亮了,必須趕到下一個客棧。”

我們繼續上路,加快了腳步,這一路上再沒有發生變故,這次我加倍小心,特意開了天眼,有風吹草動我會第一時間察覺。一路上我都在想,大概是嶗山派的臭道士幹的,死屍客棧裏麵詐屍我就懷疑是他們做的手腳,剛纔看到那小鬼,我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也隻有道士才懂得禦鬼。

“啊!什麽人!”我忽然聽到紀雪顏的驚叫聲,扭頭一看,她已經被一個黑衣人用刀子架在了脖子上。

隊伍這時停了下來,與此同時,又從旁邊的樹林裏鑽出來七八個人,他們全部是一身黑衣,蒙著臉。我見情況不妙,趕緊把大家護在身後,低聲問道:“不知道幾位是哪條道上的?如果是求財,你先把人放了,我把身上的錢都給你。”

“把奇門遁甲交出來!”

奇門遁甲!這些人居然是衝著我的奇門遁甲來的,到底會是什麽人,我身上攜帶奇門遁甲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難道是楊修!不可能,不會是他,他說過,他看不懂這本書,得到了也沒用。

“你們到底是什麽人?”石頭冷著臉問道。

“少他媽廢話,趕快交出來,要不然我殺了她!”來人氣勢洶洶,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如今紀雪顏在他們手裏,隨時可能性命不保,我左右為難,到底該不該給他。這本奇門遁甲比我的命還重要,沒有他,我是絕對進不了神墓的,又談何拯救世人!

正在我犯難時,忽然那些屍體動了起來,二十一具屍體很快便把那些人圍的水泄不通。我趁著那些人分神,立馬衝了上去,本想著先把人救下來,可沒想到,對方手裏有槍,那把槍已經對準了我:“別玩花樣,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宰了她!”

偷襲不成,我隻得老老實實把手舉起來,這時那些屍體也不動了,我們就這樣僵持著,我在心裏想著辦法。也許明著不行,可以來點陰的,再怎麽說我也是茅山傳人,旁門左道還是會一些的!

移花接木,這招就目前來看,似乎可以派上用場。所謂移花接木,就是利用人的生辰八字,把指定的目標在短時間內轉移出去,迷惑人們的雙眼,讓他們產生錯覺,分辨不出真假。我現在就是要用這招把紀雪顏救下,隻要我們的人不在對方手中,就算他們有槍,我也能在他們開槍之前想辦法把他們擺平。

本來我天真的以為這招能管用,但是沒想到中途出了變故,石頭這小子居然自告奮勇的衝了上去,不顧自己的死活,硬是把紀雪顏從那人手裏拽了回來,這樣做的後果就是,他自己中了一槍,而且已經被人按下了。

槍打出頭鳥,石頭這次表現的很英勇,但卻是匹夫之勇,救下一個人,自己卻身陷絕境,救與不救又有什麽區別!我被突發的變故打斷,隻好罷手,忙對那些人說:“不要傷害他,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別想得到奇門遁甲!”

“好小子,想玩陰的!我數到三,不把東西交出來,我先解決了他!”

“一……”

“二……”

“不要管我,你們走!”石頭嘴角淌著血,衝我們叫道。

“三……”

那人話音剛落,我正準備讓他住手,這時再次發生了始料未及的事情。我看到一個白色身影迅速飄了過來,猛然把那人給撞倒了,石頭趁機跑了過來。另外一個人正要開槍,卻遭到那個白色人影的攻擊,槍沒打著我們。

張楊趁動亂忙控製屍體把那七八個人圍了起來,采用屍海戰術,以疊羅漢的形式把那些人壓在了下麵。

這時那小女孩兒的鬼魂才從人堆裏抽離出來,她看了看我們,一溜煙的飛走了。看著她遠去,我滿腦子都是問號,這小女孩兒不但不憎恨我們,反而還幫我們解圍!

我對張楊說:“差不多行了,別鬧出人命了。”

張楊這才讓屍體起來,這時那些人已經被壓的口吐白沫了。我提起其中一個人,質問他:“說,是什麽人指使的!”

“砰!”一聲槍響過後,王月倒在了血泊中。我順著聲音看過去,不知什麽時候,遠處又出現了幾個黑衣人。那一槍本是對著我開的,王月卻為我擋了一槍。

我把她抱在懷裏,心在滴血。這時張楊丟出幾張符籙,如煙霧彈一般,四周煙霧彌漫,看不到人影。張楊拽著我對我說:“快走啊!”

我扛起王月就跟著隊伍向前跑去,直到聽不到身後的腳步聲了,這才停下來。在我們清點人數時,卻發現石頭沒跟上!當然不會束手就擒,所以幹脆撂下狠話。老太婆陰笑著再次向我襲來,這次她身體懸空,像一支離弦的箭一般飛射過來。此刻我的身體仍不能動,眼看著她就要衝過來了,我知道難逃一劫,索性把眼睛閉起來,不去看。“砰!”一聲悶響傳來,我睜開眼睛一看,那老太婆竟坐在了地上,而且她的嘴角溢著烏黑色的液體,看起來像是血,但卻是已經發黑呈漿糊狀的血。我搞不清楚,為什麽鬼魂也會流血,難道她修煉的方式不同!我想也隻有這種可能性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