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鬼樓

需要的是一間可以遮風避雨的房子!沒跑出幾步,天空中又閃現幾道閃電,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晝。方忠忽然間發現,在他左手邊的石壁上似乎有一個漆黑的大字,隻是他不認得字,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方忠本不想理會,可這時又是一道閃電劃破夜空,再次把那個大字照亮,方忠忙叫身邊的人去看。眾人撥開裏三層外三層的野草藤蔓,在草叢後麵發現了一座破廟。那座廟宇傾斜著聳立在泥土中,要不是偶然經過,誰能注意到它的存在。那顯然是一座荒廢...三口棺材,一家三口,怎麽感覺這種情形很熟悉!天啊!我想起來了,早些年報紙上曾刊登過,一家三口在家裏自殺,死後變成厲鬼害死了鄰居,後來有人請了和尚念經超度,連和尚也死了,最後附近的居民都不敢在那裏居住,全部搬出去了,那棟樓成了鬼樓。

在當時,這種宣揚迷信的新聞是禁止傳播的,報社因報道這件事,最後被迫關門大吉了,這件事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有人知道,也會在潛意識裏把它忘的一幹二淨,畢竟這種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鬼樓,難道這又是一棟鬼樓。到底是什麽原因,使一家人集體自殺,死後又是什麽人把他們放在棺材裏的,為什麽不下葬,難道沒人發現這家人已經死了!疑點太多,一時間根本想不出個所以然,而且我不是來辦案的,這件事我不想管,既然屍體動不得,不動就是,這裏陰氣很重,招鬼應該很容易,我隻需要招幾個小鬼過來嚇唬嚇唬這些人就好。

想到就做,招魂儀式開始,我坐在地上默誦招鬼時用到的咒語,明顯感覺到外麵有風吹進來了,很冷,那是陰風,伴隨著陰風,陰魂也將會出現。在鬼樓招鬼或許是一件不理智的事情,可我沒有選擇,隻能這麽做,後果我不管,就算要麵對厲鬼,也好過麵對十幾個持槍的壞蛋!

到底人可怕還是鬼可怕,這個問題困擾的不隻是我一個人。有人說,人就是鬼,這種說法實則是摸淩兩可的說法,人就是鬼其實指的是人心裏有鬼,而人死後自然會變成鬼,活著的時候,人隻不過是鬼的皮囊,也可以理解為鬼魂暫且披著的一件衣服,所以人就是鬼這種說法我不反對。人如果利慾薰心,做出的事比鬼還要可怕,而且有一些喪心病狂,已經泯滅人性的人,他們做出的勾當更是令人發指,比鬼還要可怕。

甚至有很多人始終都沒弄明白,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這個問題其實可以自己去發現,不需要到處問人,因為大家的回答是不一樣的,有人說有,有人說沒有。無需糾結,隻需記住,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

招魂儀式很快就完成了,可是很奇怪,沒有招來一隻鬼,我想了又想,最後明白了,我想應該是這三口棺材的煞氣太重,連鬼都害怕,所以不敢進來。這下怎麽辦,招不來鬼,怎麽跟他們鬥,難道真要把這一家子的鬼魂招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全部都是厲鬼,每一隻都可以獨當一麵,一下子全出來,我們還有沒有命逃出去。

不管了,我決定試試,這是唯一能救石頭的辦法,要不然我現在衝出去,一定會被打成馬蜂窩。

我把三口棺材全部開啟,正準備開始招魂,誰知道那女人突然從棺材裏坐了起來,竟伸出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這下我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應該站遠點才對啊,明知道這幾具屍體不尋常,隨時會屍變,我還要離這麽近,這不是自討苦吃。

招魂被打斷,突然詐屍,這是我始料未及的,厲鬼理應從軀體中出來,不該霸占著軀體才對,是什麽讓它們捨不得離開這棟別墅。來不及細想,我忙從口袋裏摸出幾張符籙,看也沒看是什麽符,一股腦的丟在了女屍臉上,這時她還沒有鬆開手,我又用桃木劍刺中她的小腹,她這才鬆手。

可惜不是銅錢劍,沒能刺進去,反而把女屍激怒了,她從棺材裏飛了出來,貼在天花板上,居高臨下看著我,眼睛裏布滿血絲,相當駭人。

那魂魄就在女屍體內,我本來以為它已經脫離了軀體,所以纔敢進行招魂儀式,誰能想到,厲鬼居然會藏在軀體內,這說不通啊!既然女人的鬼魂在軀體內,那另外兩具屍體……

有了,不用招魂了,把樓下那些壞蛋引上來就行,讓女屍對付他們。我忙躲到桌子底下,畫了個陰陽符,然後順手抓起一把椅子丟了出去,響聲驚動了樓下的人,他們紛紛跑了上來。

尖叫聲傳來,伴隨著血腥味,已經有兩個人倒下了,腦袋不見了。槍聲響起,另外兩具屍體也從棺材裏坐了起來,人們驚叫著四處逃竄,完全亂了陣腳,已經有人從窗子跳了下去。

我趁亂跳下樓,扛起石頭就衝了出去,頭也不回的跑到了樹林裏。這時石頭身上還流著血,心口上麵兩寸中了槍,還有呼吸,但是心跳很弱,如果子彈傷到心髒,活過來的可能性不大。我先幫他止住血,然後扛著他順著來時的路跑去,我必須得把他送到醫院,不然這種槍傷會要了他的命。

使用追魂術,我的速度可以很快,不需要藉助交通工具。來到一家三甲醫院之後,天快要亮了,我交了錢主治醫師立刻便把石頭推進了手術室,我很奇怪他們為什麽不報警也不問我是怎麽回事,有人中槍按理應該報警才對的。

一個小時的緊急搶救,總算脫離了危險期,彈頭取出來了,這時他們才仔細盤問我,護士已經通知了警察,不用多久他們就會趕過來,到時候恐怕不好解釋,那鬼樓裏死了那麽多人,弄不好我就要吃牢房。我以進去看石頭為由避開了醫生的視線,然後把石頭叫醒,跳窗逃跑了。

這一耽誤天很快就亮了,等我背著石頭到了鐵路上時,太陽已經升起很高了,我累的坐在地上,實在是走不動了,好在這時從後麵過來了一列火車,我扶著石頭爬到了火車上。聽著那況且況且的聲音,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我看到前麵有房屋,於是就扶著石頭從火車上跳了下去。

走近些一看,是死屍客棧,總算趕過來了,想想真是驚險萬分,差點就回不來了。我倆徑直走進客棧,一打聽才知道,張楊他們昨晚並沒有趕到死屍客棧!讓人睡覺了!”他把活屍扶起來,眼睛還沒睜開,正對著活屍叫嚷著。我猜他一定是把活屍當成是我了,此刻我離他們有一段距離,如果活屍要咬他,我一定沒辦法再第一時間阻止!我為石頭捏了一把汗,這小子永遠都是個神經大條的貨。“我靠,這是什麽東西!”等石頭反應過來,看清楚之後,一把將那活屍推開了。這時嚴晨也看清楚了,他倆爭先恐後地從床上下來,鞋子都顧不得穿,直接躲到了我的身後。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活屍看了看我們,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