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黑店

羅盤,他說用久了會喪失感應能力,所以他也不讓我用。我倆來到樹林深處,我驚奇的發現,這裏的樹木枝葉竟出奇的茂密,遮擋了全部陽光。而且樹林深處的樹木更加大,甚至有一顆最大的樹,也不知道是什麽樹,居然比一間房子還要粗!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麽粗的樹,由於好奇,當時就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石頭似乎格外興奮,也跑過來搶鏡頭來了,我沒工夫搭理他,想拍幾張照片找網友問問這是什麽樹。拍好之後,我繼續向裏麵探索,石頭還在...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難不成他們又遇到什麽事了!王月也中了槍,我和石頭不在,萬一再生變故,他們會不會有危險!

我趕緊撥通了王月的電話,電話那頭卻是一陣忙音,無人應答。這下我哭笑不得了,說好了在死屍客棧碰頭,人呢!

“天哥,現在怎麽辦?”石頭皺著眉頭問我。

我掏出幾張一百元的鈔票,遞給客棧老闆,對他說:“幫我照顧好我的朋友。”

“你要去找他們?”石頭問道。

我點頭:“你跟著我會拖累我的,放心在這裏養傷,我會找到他們的。”

石頭沒再多說,目送著我離開。我出了客棧,然後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繼續用奇門遁甲占卜,這次卦象卻很亂,竟占卜不出他們究竟去了哪裏!因為心亂,連占卜都不靈了,我隻能推斷他們可能是遇到危險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王月傷勢嚴重,他們找地方去給王月療傷了,如果是後者倒是沒什麽好擔心,如果是前者……

不行,我一定要盡快找到他們,環顧四周,這附近是一座座高山,樹木鬱鬱蔥蔥,要在這個地方找人,談何容易!正在我犯難時,手機鈴聲響了,我拿出來一看,是王月打來的,他們一行人中,也隻有王月喜歡帶手機,我隻有她的號碼。

我忙按下了接聽鍵,電話那頭傳來了紀雪顏的聲音:“劉天,你在哪裏,你沒事吧?”

“我還好,石頭也很好,你們在哪裏?”

“在醫院呢,今天走不了了,張楊說讓你們在下一個客棧等著我們,我們晚上就趕過去。”紀雪顏回答道。

“我們已經到死屍客棧了,你們要多加小心,就這樣吧。”掛了電話,我心裏堵著的大石頭纔算放了下來,回到死屍客棧,交了錢之後我直接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這是這些天以來睡的最安穩的一次,雖然是在死屍客棧。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沒看到石頭,跟客棧老闆打聽了一下,他說石頭早早的就出去了,還沒有回來。我有些疑惑,這小子身上還有傷呢,他能去哪裏呢!我還是覺得有點不放心,於是就出去找他了,用奇門遁甲找人很容易,很快就在一邊河邊找到了石頭的身影,原來這小子在河邊守株待兔,不,應該是守株待魚,他在等待魚兒自投羅網,但是他手裏拿的卻是一根樹枝。

見我來了,石頭忙對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看他一副認真的樣子,我不由笑出聲來。我對他說:“那樣沒用的,你小子電視看多了吧,為什麽不用你的一陽指呢!”

“一陽指?你不知道,一陽指用不出來了,我現在又變成普通人了!”石頭沮喪道。

我反而覺得這是好事,做普通人挺好的,要不然他動不動就用一陽指,遲早要被抓起來做科學研究!要說抓魚,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符籙這個時候就起到了作用,它不但可能驅鬼,還能炸魚,威力不比魚雷弱,我隨便丟幾張符籙,便有幾條大魚被炸出了水麵。

由於動靜太大,惹得附近的狗狂叫不止,我怕等會兒有人過來找我們麻煩,於是撈起魚兒匆匆回到了客棧。我讓客棧老闆去擺弄那幾條大鯉魚,弄一鍋魚湯出來,剩下的就讓給他了。不多時,一鍋香味撲鼻的鮮魚湯就做了出來,光聞味道都讓人垂涎欲滴,絕對是吃貨的最愛。

我和石頭這一天都沒吃飯了,早已經餓的前心貼後背了,也沒打算等他們回來,我倆拿了一瓶不知道名字的白酒,先動起了筷子。一番風卷殘雲之後,我感覺頭有點暈眩,好像喝高了,但又不像,我清楚自己的酒量,一般情況下我不會喝醉的,喝酒誤事這個道理我懂。

可是這暈眩的感覺愈發強烈,難不成,這酒裏有毒……

等我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綁在了木樁上,渾身上下被扒的隻剩下一條底褲了,石頭和我一樣,而且還在昏迷當中。我打量四周,看樣子我們還在死屍客棧裏,顯然是客棧老闆把我們綁在這裏的,他的目的是?

我一下子恍然,他是被人收買了,就是那些跟蹤我們的人,完了完了!陰溝裏翻船了!我叫了石頭兩聲,沒反應,這時聽到有腳步聲,我趕緊閉上了眼睛,假裝昏迷。

半眯著眼睛,我看到有兩個人扛著一個麻袋進來了,麻袋裏裝的應該是一個人。這下我的心更涼了,原來除了客棧老闆,還有其他人,現在怎麽辦,身體完全動不了,好像被人下了藥,就算有力氣也無處施展!我決定靜觀其變,看看他們究竟要做什麽,我現在也隻能靜觀其變,除此之外我什麽都做不了,連茅山術甚至是禁術都用不出來!

那個人同樣被綁在了木樁上,很快就被人扒了衣服,我一看,居然還是個女人,隻是她也昏迷了。等那兩個人出去之後,我試圖叫醒那個女人,但是她跟石頭一樣,叫半天沒有一點反應。

我仔細打量著這個房間的佈局,想找到一個容易逃跑的出口,但卻悲哀的發現,這裏濕氣很重,四麵不透風,如果我沒猜錯,我們應該是在地底下。我首先想到的是,這是一個犯罪團夥,他們不是要綁架我們勒索錢財,很可能是要利用我們做一些不法的勾當!比如說運貨,犯罪分子通常會利用活人運貨,把貨物放進活人身體裏,再用迷藥控製對方,讓其處於一種恍惚狀態,他可以告訴別人,這是我哥哥或弟弟,智障。過安檢時就連儀器都掃描不出那人體內藏著貨物,等到了交易地點,裝貨的活人箱子也就沒有了價值,自然會被處理掉。

這些都是我聽來的,其真假不得而知,但我清楚一點,這個世界上喪心病狂的人不在少數,不能不防!

ps:作者一年到頭手機碼字,不會用電腦,請大家多理解,伸出寶貴之手,點個收藏,謝謝支援!想辦法除掉它們的!我全身上下唯一可以克製陰邪的就是冥王尺,但是那把尺子太古怪了,在沙漠裏時它居然遁地不翼而飛了,現在我拿什麽去跟女屍抗衡?桃木劍,匕首?這兩樣東西顯然不行,要用我的血吧,水位又太廣,恐怕作用不大。我思來想去竟想不出個好辦法來,最後摸了摸口袋,把陰陽符摸了出來。這東西是號令陰陽家的信物,說實話我不想用它來對付邪物,那是對先師的不敬。但我卻沒有選擇,這陰陽符是用雷劈木雕刻的,蘊含著天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