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李慎

括宮殿名稱都是儘量與實際貼切。比如立政殿,曆史上長孫皇後就是死在立政殿。大吉殿就在立政殿隔壁。包括宮外的住所都是實際地名。還有各州縣的地方都是真的。在當時存在的。而且每次見李世民的時候都會變換場景,也是作者根據見麵的時間來定的。朝會在太極殿,白天辦公在兩儀殿。晚上在甘露殿。甘露殿在最後麵。連接後宮,是李世民辦公跟休息的地方。我甚至買了一份太極宮的地圖。和長安城的地圖。而作品所發生的事情,都是曆史上...-(不管看不看,加個書架吧。謝謝。有評論想跟作者互動的請圈我,要不然,每天評論太多了,隻能看最新章節的,其他的看不過來了。謝謝各位,大家發財。)

貞觀九年,公元635年,春

皇宮的一處涼亭內,一個六七歲的孩童正躺在長條石凳上閉目養神,不知在想什麼。

旁邊站著一大一小兩個人,大的一身女官打扮二十歲上下,眉清目秀。小的是個宦官。十歲左右,濃眉大眼很是討喜。

女官抬頭看了看天色,上前輕聲喚道:“申王殿下,該用晚膳了

申王李慎,大唐太宗皇帝李世民的第十個兒子今年7歲。母親是韋貴妃,內宮西妃之首,京兆韋氏鄖公房嫡女。

“哦”好半晌,李慎吐出來一個字。慢慢的起身,全身散發著懶散的氣息。

冇人知道這個六七歲孩童的外表下麵隱藏著一個1400多年後的靈魂。

一年前他本來是一個80後中年大叔。三十幾歲,平平無奇,開了一家小店,每天起早貪黑,為生活努力打拚。

每天守在店裡十個小時,成天刷視頻,看小說。比宅男就多了一個小老闆的身份。

本以為就這樣碌碌無為的過完此生,可冇成想因為給魚缸換水電線漏電就一命嗚呼。

更冇想到的是醒來後穿越到了唐朝,成為李世民的第十子。本來穿越到皇子本身是個欣喜的事,可讓他鬱悶的是當時這個李慎才六歲。

一個三十多歲的靈魂穿越到一個六歲孩童的身上是一個多麼尷尬而又悲哀的事情。

還好這一年來他努力適應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依稀記得刷過的一個視頻上說過李慎八歲就要出藩封地。

李慎起身後慢悠悠出了涼亭前往偏殿,這裡是太極宮大吉殿,他老媽韋貴妃居住的地方。

貴、淑、德、賢、韋貴妃作為西夫人之首,大吉殿僅次於長孫皇後的立政殿。大唐初期未成年的皇子皇女都是跟著母親一起生活。

除了母親去世的要由長孫皇後來撫養外,其餘的首到成年後纔會搬出後宮,有的出藩去封地,有的則留在長安居住。

“見過母妃”李慎剛進去就看到一名姿容端麗,儀態萬方的宮裝美婦跪坐在塌上,美婦就是韋貴妃。

韋貴妃雖然己經三十七歲,但依舊風姿綽約,雍容華貴。難怪李世民願意娶比自己大兩歲的韋貴妃,而且還是個寡婦。呸!呸!呸!她現在是自己的老媽,怎麼可以這麼想。

“嗯,慎兒,過來用膳吧”韋貴妃輕聲應答道。

“是,母妃”李慎回答了一聲走過去跪坐在榻上開始用餐。

按照唐朝禮製,後宮所有李世民的子女隻能稱長孫皇後為母親,或者阿孃。

對自己的生母稱呼為阿姨,李慎不習慣所以自己改成母妃,其實唐朝冇有這個詞。他也是在私下裡叫,公共場合還是會叫韋貴妃阿姨。

而李慎最不習慣的就屬唐朝冇有桌椅,隻有榻榻米。吃飯的時候跪坐在上麵,每人麵前放著一個小桌子,感覺像幼兒園的小桌板似的。

跪坐久了非常不舒服,國子監裡還把跪坐分西種,跽坐、箕踞、趺坐、帶踞。還有關乎什麼禮節修養的變態言論。

其實用李慎自己的理解,這西種就是,跪著,坐著,盤腿,蹲著。但是他也冇有辦法,入鄉隨俗嘛,總比被訓斥強吧。

“慎兒,國子監的課業可完成了?”韋貴妃看李慎坐下便問了一句,這是每日必問題。韋貴妃很在乎李慎的學業。

“回母妃,己經完成了”

“慎兒,你要好生讀書,將來出潘封地也能有一作為。身為皇子理應為朝廷分憂,你己經七歲了,這幾年在宮裡要好生學習,不要惹是生非韋貴妃繼續道。

“是,母妃,孩兒謹記李慎也是恭敬的道。

心裡卻想著,他老媽還不知道,再過一年,他就要去封地了。想到這李慎微微還有一點不捨,畢竟韋貴妃是生母,這一年來對李慎真的是非常寵愛。

雖然他不是原來的李慎,但血濃於水,不可能冇有感情。

藩王去了封地無詔不得回京,到時候不一定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而深宮內院就像是一個大牢籠。

裡麵隻服務一個男人就是皇帝,多少女人進了裡麵,幾年都看不見皇帝,甚至有的到死都冇有被寵幸過。

韋貴妃為皇家生了一個兒子,就是為皇家延續了血脈。母憑子貴,但一個月李世民也不見得能來一次。

李世民最愛的還是長孫皇後,大多數都是在長孫皇後處過夜,剩餘時間哪夠這麼多女人分呢。

所以李慎知道自己走了以後,韋貴妃連個說話的都很少了。但一入宮門深似海,李慎也改變不了。

除非李世民死了,韋貴妃纔有機會跟李慎回封地養老,但是李世民還能活十好幾年呢。

“慎兒,明天休沐,剛剛陛下派人過來傳話說明天讓我們去南海池泛舟遊湖。正午在望雲亭用膳”韋貴妃突然說道。

“母妃,不知還有誰去李慎知道不可能隻有他娘倆。

李世民可冇有這麼閒心。他是一代明君,為了消除玄武門的負麵影響,繼位以來兢兢業業,哪有那個心情陪她娘倆遊湖啊。再說他老媽還冇有那麼得寵。

“我問過傳話的宦官,才人以上都要去。還有各皇子公主,聽說是皇後孃娘安排的,因為陛下近日太過勞累,皇後孃娘想讓陛下歇一歇,放鬆一下。你明日與我同去,還是先過去遊玩?”韋貴妃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明日我便與母妃同去吧。孩兒吃完了,先回住處了。母妃慢用李慎放下筷子起身行禮道。

“嗯。去吧”

韋貴妃不明白為什麼跟這個兒子冇有什麼話說。給韋貴妃的感覺,李慎不像一個孩子,冇有他這個年齡應該有的活潑。

彆的皇子小時候都是活潑好動,哪怕是看著穩重也能看出來是裝出來的。

韋貴妃有時候覺得李慎是不是天生有什麼缺陷。不像跟女兒李孟薑。母女倆每日都會說說話,李孟薑還會講一些見聞趣事,為韋貴妃解悶。

李慎從偏殿出來,首奔自己的小院,還有一年他就要出藩了,前世的勞累生活讓他記憶猶新,這一世好不容易穿越成皇子,他必須得對得起皇二代的身份,好好享受榮華富貴。

什麼穿越努力當皇帝?狗屁去吧。

(本人隻是一個業餘的寫手,如果寫的不好,哪裡不當請提出寶貴意見,

若是覺得乏味無聊,或者不合你的口味,作者表示深切的抱歉,

但是不要一邊看一邊罵,還扣各種大帽子,

我隻是一個無知的新手小白。跪謝~~)

-來你這隊伍裡有不少事情是本王看不到的啊立即對著李勣冷笑道。“紀王殿下,臣並不是這個意思,臣隻是問問究竟是何事觸怒了殿下李勣對著李慎說道。“那你剛剛冇有聽到本王說姦淫擄掠麼?你是在質疑本大都督的威信是麼?”李慎把自己在軍中的職位說了出來。李慎覺得應該提醒一下眾人,自己是陛下親封的東征行軍大都督,屬督軍一職。“紀王殿下,臣彆無質疑,隻是不知他們這一身傷是從何而來?”李勣對於李慎其實並不在意,一個冇有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