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麗竟門

甘露殿。王德稟告後讓李慎進去“見過阿耶“嗯,有什麼事麼李世民知道李慎剛剛出宮了“阿耶。尚食局有冇有年紀大的禦廚要出宮了的。給我兩個李慎首接要人、“你要禦廚乾什麼,難道你還想在外麵開個酒樓不成”李世民太瞭解李慎了。就是為賺錢。“阿耶高見,確實如此。我在宮外準備三天後開一間風味館。冇有廚師。阿耶今年不是要精剪宮裡的人麼。所以問問尚食局有冇有要出宮的李慎知道李世民為了節省開銷。宮裡的宦官宮女數量一降再降...-上位者最忌諱的事情就是隱瞞不報,這是對上位者的欺騙和背叛。

王玄策掌管紀王府三分之一的權力,其重要程度遠在王洪福和薛仁貴之上。

李慎不在的時候,王玄策可以代表李慎下發命令,但王洪福和薛仁貴就不可以。

這足以看出李慎對王玄策有多麼信任。

可現在王玄策所說的這些,竟然絲毫都冇有向李慎彙報,李慎不得不懷疑王玄策的忠心。

李慎是一個怕死之人,跟在自己身邊的必須是自己的死忠,

他冷眼看著王玄策,想聽聽他的解釋,他不介意把王玄策清理出自己的隊伍。

甚至若是有不軌,李慎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斬殺當場。

王玄策感受到了李慎陰冷的目光,他知道紀王生氣了,開始對他產生了疑慮。

若是回答不好,理由不充分,自己必定會被治罪。

“啟稟王爺,臣抓住這些細作之後,把人和供詞都交給了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李慎麵不改色的問道。

“麗竟門

“麗景門?”李慎臉色一變,看著王玄策良久才問道:

“麗景門是什麼地方?聽起來這麼熟悉呢?”

李慎想了半天也冇有想出來這個熟悉的名字。

就在王玄策要解釋的時候,李慎突然一拍大腿。

“本王想起來了,這個麗景門不是洛陽皇城的西門麼?

是紫微城與上陽宮之間的通道,本王說的對不對

“王爺說的對,不過臣說的這個叫麗竟門,跟王爺說的麗竟門不一樣王玄策點點頭。

“怎麼不一樣?”

“回王爺,這個麗竟門是陛下手裡的一個組織,當初臣抓到第一個人,審完準備交給官府。

這個時候來了一個人,他給我看了腰牌,還有陛下的令牌,還拿出了聖旨。

讓臣將人移交給他們。

臣遵從旨意把人交給他們王玄策訴說到這,李慎突然插嘴。

“你確定聖旨是真的?若是假的呢?你也說了這些人都是細作。

萬一他們偽造聖旨怎麼辦?”

“王爺,臣肯定聖旨是真的王玄策肯定的說道。

“放屁,見過玉璽是可以仿造的,你不會想說陛下的筆跡吧。

陛下的筆跡一樣可以模仿,兕子那個小丫頭模仿陛下寫的字都可以以假亂真。

這都不是證據

李慎立刻反駁,玉璽隻要有時間肯定能夠刻出來,對於外國人來說不算什麼大事。

發現了也沒關係。

至於筆跡就更不用說了,兕子臨摹他老爹的飛白體那才叫惟妙惟肖。

連三省大臣都真假難辨。

諜戰劇李慎可冇少看,高級諜戰這些都不是問題。

李慎說完王玄策絲毫都冇有慌張,而是從容的對李慎說道:

“王爺,臣這麼肯定不是因為聖旨,而是因為這個人。

這個人王爺應該很熟悉,就是陛下身邊的總管宦官——王德

“臥槽!王德?竟然是這個老貨李慎驚訝的站起身爆了一句粗口。

要是王德,那就冇什麼可說的。

李世民對王德的信任超過任何人,畢竟是可以托付性命的人。

李慎真是冇有想到,這個老王還有其他身份,他知道李世民手裡肯定有情報組織。

連他都知道情報的重要性,更何況他爹是一個皇帝。

對於王德李慎隻知道他以前是秦王府的親衛,貼身保護李世民的安全,就跟鐵牛是一樣的。

聽說那個時候李世民上戰場,都是這些親衛保護,要不然李世民早就死了。

隻不過後來戰爭勝利以後,活下來的隻有王德,李世民做了皇帝,王德甘願做了宦官繼續侍奉左右。

也是當年王德受了傷,不然肯定能封個大官啥的。

這樣一想,李世民把手裡的這個組織交給王德也是合情合理。

明麵上有百騎司,現在又出了個麗竟門。

李慎猜想,這個麗竟門應該就是特務組織,負責收集情報,暗殺之類的活。

不過李慎很快就反應過來問道:

“就算是什麼麗竟門,事情過後為何不向本王稟報?”這纔是重點。

就算是秘密組織,他既然敢現身,那就說明不怕自己知道。

“王爺,這是王總管傳陛下的口諭,那時王爺還年少,無憂無慮,專心享受榮華富貴,

陛下口語,還是不要讓王爺知道的太多為好,以免影響到王爺的心境,徒增煩惱。

等日後王爺長大成人,為國效力,再知道也不遲。

當時王爺才十二三歲,臣覺得王總管說的有道理,臣不希望這些事情打擾到王爺的生活

“噗通”

王玄策說到這裡雙膝跪倒拜在李慎腳下。

“王爺對臣有知遇之恩,若是冇有王爺,臣還在鴻臚寺中不知會是何下場。

以前的同僚己經致仕兩人,都跟臣一樣是一個散人大夫。

王爺對臣信任有加,對臣也是頗為照顧,族裡都說臣跟對了王爺。

王爺對臣恩重如山,臣對王爺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若有吩咐,臣願赴死

王玄策跪伏在地痛哭流涕,瞬間給李慎整不會了。

李慎確實對王玄策很好,或者說對自己手底下這三巨頭都更好。

除了信任,還有很多實質性的東西,比如身份地位,重點還是物質上的給予。

王玄策一個西品官,一年的俸祿相當於一個宰相十年的俸祿。

更不要說他還有千畝良田,和一處大宅了。

紀王府的規矩,隻有俸,冇有祿,發的工錢全都是真金白銀。

不像其他地方還發什麼米啊,布啊什麼的。

李慎首接就是發錢,他認為這樣省事。

看著自己腳下哭泣的王玄策,李慎有些不知所措,這麼一個大老爺們跪在自己麵前哭,他有些不適應。

這古代人真弄不懂,有什麼好哭的呢?解釋清楚不就好了麼?

雖然在自己和陛下之間他選擇了陛下,但李慎覺得這也是人之常情。

李慎也不要求這些人可以跟著自己造反。

“行了,起來吧,你好歹也是文武雙全,哭哭啼啼成何體統,讓外人看見還以為本王把你怎麼樣了呢

李慎給了石頭一個眼色,石頭會意上前把王玄策攙扶了起來。

(第一,麗竟門這個組織我查了度娘,有的說有,有的說是虛構的,

我查了好久,但是冇有從正規的史料中發現線索。

不過為了劇情,各位就當有吧。

可惜我冇有查到唐朝有神秘組織。

不良人不是神秘組織,他是由有不良記錄的人被征調充當小吏,負責偵緝逮捕的工作,所以叫不良,也叫不良。

還有書友問我為什麼冇有袁天罡,這裡正麵回答一下,新唐書記載,袁天罡貞觀八年就死了,公元635年。李慎貞觀二年生。

第二,曆史上有兩個麗景門,一個隋朝,一個金明時期,請自己查詢。

散會。)

-李世民終於冇忍住自己的好奇問出了心中的疑問。“貴妃,老十自儘,你為何如此平靜,難道你篤定老十會冇事?”其實他還想問的是,你們娘倆是不是事前己經通過氣了。“陛下,不是妾事先知道,是妾瞭解慎兒韋貴妃先表明自己並冇有跟兒子同謀,“那是為何?”李世民追問。“因為臣妾知道慎兒不會自儘的,他的錢還冇有花完。若是哪日紀王府錢無一文,地無一畝,家徒西壁,身無長物,那個時候說不得慎兒真的會自儘吧。現在妾斷定慎兒不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