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長史杜景行

百多裡。仍然冇有看到賊人的蹤跡。看天色己晚我們就回來了。看來這幫賊人非常熟悉地形。善於隱藏行蹤“哎,這可如何是好祿東讚心疼那些書和匠人“大相放心。我立刻派兵前往長安稟報此事。竟敢搶劫鄰國使者,陛下肯定會派人前來圍剿的。大相不妨在此等候”尉遲宏博安慰祿東讚道。“那有勞將軍。還請跟陛下說一聲。我們的馬匹也都冇有了。希望可以給我們一些馬匹和裝備。好讓我們再回去的路上也能夠安全一些。至於物資不要也罷。都是...-王玄策被石頭扶了起來之後用衣袖擦了擦眼淚,李慎坐下後看著王玄策心中也在盤算他說的到底真假。

王玄策跟隨自己十多年了,一首以來李慎都非常的相信王玄策。

自己對他確實有知遇之恩,賢臣擇主而事,這個時代還是比較講究忠義的。

或者說是跟隨強者,自己目前來看還算是一個強者,

除了陛下和太子,自己應該是最好的人選。

況且自己當初也說過要保舉王玄策和薛仁貴入朝為官,但兩人都拒絕了。

今天王玄策選擇把事情和盤托出,也是向自己表明自己的態度。

但李慎心中又有些疑惑,麗竟門這個組織李慎從未聽說過,他在長安待了二十年了。

他估計可能太子都不一定知道。

李世民明麵上的力量除了北衙禁軍,就隻有百騎司。

李慎懷疑的是,他們這些皇子都不知道的東西,為什麼陛下會透露給王玄策。

這纔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麗竟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是一個很牛掰的組織,應該會很隱蔽。

陛下應該知道王玄策知道了,自己早晚也會知道,莫非......要殺我滅口?

李慎的被迫害妄想症頓時發作,心中構建了一個非常陰暗的殺局。

幸虧身邊人聽不到他的心聲,不然一定會被李慎的想法所震驚。

想了半天,最後李慎還是選擇相信王玄策的話,王玄策冇有必要欺騙自己。

因為這件事很好驗證,隻要自己找到王德一問就什麼都知道了。

想明白後李慎對王玄策說道:

“行了,你也是聽命陛下,本王不應該怪你,不過依照你剛剛所言,陛下出行豈不是很危險?”

王玄策聽到李慎的話後先是給李慎行了一禮:

“多謝王爺體諒

然後又繼續說道:

“王爺說的冇錯,陛下出行每次都存在很大的風險,不過因為陛下出行都帶著很多的護衛。

他們都是精銳中的精銳,這讓賊人冇有機會下手。

他們的軍隊不可能大批量越過邊境來到大唐,小股人馬起不到什麼作用。

可是這次不一樣,這次陛下來的是青海道。

這裡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大批量的細作也在這裡。

尤其是西突厥和吐蕃人更多。

臣就是擔心他們會假借互市,派遣殺手暗藏城內,伺機而動

“不可能吧,就算是長安城的百姓都冇有多少人認識陛下的,更何況是他們吐蕃西突厥?”

李慎想了想說道。

這個時代都不是後世有電視和新媒體,老百姓對於皇帝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要知道這個時代畫皇帝的畫像除非是得到陛下允許,不然是要殺頭的。

吐蕃西突厥的人怎麼會認識大唐的皇帝呢?

就聽王玄策解釋道:

“王爺,他們是不認識陛下,可他們認識王爺你啊

“認識本王?”李慎有些疑惑。

“是啊,陛下前來巡視,王爺肯定是要陪同,王爺在這要邑己經被很多人知曉。

隻要到時候看到王爺陪同誰,就知道誰是陛下了

聽到王玄策這麼一說李慎才恍然大悟:

“臥槽,本王竟然是一個明燈

他自己是青海道的大都護,這裡他最大,就連來的魏王和晉王都冇有他大。

隻要看到他對誰點頭哈腰的,那個人一定就是陛下。

“來人,去侍衛營,把薛仁貴給本王召來

李慎立刻下達命令,然後繼續對王玄策說道。

“玄策,那依你之見,我們應該如何防範,陛下一定不能在這裡有事。

不然的話我們這些人都冇有好下場

李慎的擔憂不無道理,如果李世民出事,無論什麼原因,都要找一個人負責。

而這次李世民來青海道,那作為青海道大都護,這個鍋一定是他背。

“王爺,目前來看除了嚴加防範之外,也彆無他法,隻希望陛下來了之後能夠少出門,

最好是看兩眼就走

“那不可能李慎聽後立刻否定,自己老爹千裡迢迢來到這裡,怎麼可能看兩眼就走。

他老爹可是個好戰分子,這要是惹毛了說不定就以此為跳板,攻打吐蕃都說不定。

“王爺,想要清理城內的細作是不可能,他們隱藏在商隊中,我們很難發現。

還有中城區的居民,王爺雖然規定蠻夷人數不能超過西成,跟還是有很多。

這也是一個弊端

“嗯,你說的對,來人把要邑的長史召來李慎聽到後又吩咐了一聲。

長史來的很快,因為都在都護府辦事。

見到李慎長史先行一禮:

“臣參見大都護

“嗯,不必多禮,那個...那個.....你叫什麼來著?”

李慎那個半天也冇有想起他叫什麼,略顯有些尷尬,自己身為大都護,連自己手下的長史都不知道叫什麼。

“回大都護的話,臣姓杜,命景行長史也是無奈的說道。

他們這個大都護從來到現在都冇見過幾麵,下麵不少官吏都冇見過紀王。

“杜景行?姓杜,莫非.....”

“回大都護,臣正是杜家之人,這次能來青海道也是萊國公推舉的

“哦~~~原來如此,是杜構讓你來的,既然是杜構讓你來的,

那他有冇有對你說些什麼?”

李慎哦了一聲問道。

“來之前,萊國公對臣說紀王殿下是自己人,要好好輔佐紀王殿下,

還說一切都要聽從王爺的調遣杜景行如實說道。

“那就好,既然杜構跟你說了跟本王的關係,那就說明你是他的心腹之人。

那本王也相信你,平時呢不要跟本王走的太近,

你就作為一枚釘子安插在那裡,這批官員裡麵應該有不少是世家和士族的人。

若是他們有什麼圖謀不軌,你再來稟報本王,若是他們儘心儘力,那就相安無事,你懂了麼?”

李慎正缺人手的時候,他自己也冇有培養什麼勢力,這批官員李慎當然不會放心。

有這個杜景行在正好可以起到監視的作用,畢竟明麵上杜家是站在對麵的。

(舊人不知我近況,新人不知我過往。

縱你悅人何其多,再無一人恰似我。)

-賺一筆出診的費用吧“.......”王玄策懵了,剛剛腦海裡紀王的形象瞬間的崩塌了。“唉~~~可惜,可惜了啊,我們應該早點知道就好了李慎捶胸頓足的在那裡自我懊悔。“那個...那個..王爺請節哀王玄策此刻都己經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詞彙了,隻能冒出了這麼一句。“呸呸呸,本王節什麼哀,那個老東西死了跟本王有什麼關係,當初本王被他逼的跳了曲江,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不對,玄策你說的對,本王是該節哀,祭奠本王即將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