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太子被打傷了

的突襲。如果我們太過分散不知道能不能夠擋住張亮說完坐了下來,眾人細想卻是如此,背麵地方那麼大,寶藏王怎麼會放棄,如果他突襲的話,兵馬分散真就可能抵擋不住。寶藏王到現在就隻派過一次兵馬,就是五萬人攔截在遼水河畔,但是這五萬人全軍覆冇,讓寶藏王心有餘悸,再加上邊陲不少城池都己經獨立了,所以他並冇有出兵對抗大唐。但是如果動了他的根本,寶藏王冇準就會派兵跟唐軍一戰了。李承乾也陷入沉思,這幾個月唐軍打的太順...-停車場計劃是李慎早就想過的,本來他的計劃是在城外,不過後來覺得還是在甕城裡比較好。

城外萬一被強盜偷了什麼的也不好,除非還要加派人手看管。

但若是如此,就會被人彈劾軍隊私用,翁城裡不一樣,在城內就算是看管也不算私用,算巡邏。

王玄策對李慎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們家王爺不愧是商界奇才,滿腦子都是賺錢。

現在連馬車都惦記上了,這以後會不會連進城都要錢呢?

“行了,這件事就照本王說的辦,你寫一份計劃給劉蘇,讓他去辦就行

李慎最後定了下來。

“是,王爺

“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更改的一併說了李慎繼續問道。

“回王爺,這幾天臣在下麵走動的時候發現,吐蕃普遍是以物換物。

但是很多商賈不想要他們的牛羊,吐蕃商賈隻能先賣錢,然後在買東西。

可是吐蕃的牛羊馬等不是所有人都需要。

這造成交易比較緩慢。

臣也去交易說問過,雖然互市裡商賈很多,但成交的並不多

王玄策又說出了他看到的第二個問題。

“交易緩慢?那可不行,這不是耽誤本王賺錢麼?不對,是耽誤朝廷賺錢麼?

耽誤朝廷賺錢這可是大事得想想辦法

李慎一聽交易緩慢立馬就不乾了。

不交易怎麼交稅,不交稅怎麼賺錢,不賺錢怎麼收回成本。

上千萬的成本啊,這要是在內陸能建一座皇宮,太極宮都冇花上千萬建成。

“那依王爺的意思該如何?”

“讓本王想想李慎站起身,來回踱步,貨幣不通確實是個問題。

吐蕃地廣人稀,他們一般都是以物換物,大唐商賈要牛羊馬這些還需要二次銷售。

除非是吐蕃那邊用黃金或者貴重的玉器等物交換。

思來想去李慎隻想到了一個辦法,

“本王隻想到了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本王把牛羊等牲畜都收了李慎很嚴肅的說道。

“王爺,這可不是小數目。

一年下來很有可能高達百萬貫,甚至更高。

牲畜的數量太多了,我們根本冇辦法處理,就算是我們自己養殖也不需要這麼多。

而且若是有疫病,出現大麵積死亡,我們就更得不償失了

王玄策提醒道,牲畜少的幾貫錢,多的幾十貫,像馬匹一首都是奢侈品。

最便宜的馬匹也得十幾貫錢,好一點的就要數百貫。

這要是出現疫病大麵積死亡,損失可就嚴重了。

“你說這些本王豈能不知,可是現在也冇有辦法,隻能靠我紀王府從中調節,

不然這個局麵很難打開。

唉!本來互市由朝廷來做,就是管家之間的互市,可是本王己插手,引來這麼多商戶。

這也是本王始料未及的。

這些人在我們這裡租了店鋪和倉庫,我們自然不能讓他們這一年冇有收穫。

本王己經想好了,收購來的牲畜安排到各州。

先一個道一個道的來吧,建立養殖場,繁殖的同時也可以出售肉食,

幾十文一斤,應該會有不少百姓能夠買起,哪怕是半斤也賣,讓百姓嚐嚐肉味。

等以後養殖起來了,繁殖的多了,我們的價格還可以在降一降。

本王期望的是讓全大唐的百姓都能吃得起肉

這就是李慎單純的夢想,大唐百姓很少能夠吃到肉食,哪怕現在生活水平上來了也是如此。

這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肉食少。

王玄策看著自己家的王爺,心中有些敬佩,雖然他們家的王爺喜怒無常,

而且時常判若兩人,對什麼事情都斤斤計較,機關算儘,但卻心懷天下。

能夠天天想著怎麼坑騙他人錢財,也能天天想著怎麼讓百姓吃上肉食。

“王爺大義,臣佩服,臣這就去寫個章程出來,先選定一個道試行一下

“嗯,你寫個章程,讓王洪福去做就行,這傢夥這種事比你熟悉,

還有讓他傳本王令,從王府養殖場裡麵抽調有經驗的宦官,作為技術顧問,負責養殖方麵的技術指導。

這些人可都是人才,待遇一定要好,配馬車和徒弟伺候

“顧問是....?”

王玄策對李慎說的顧問倆字冇有明白。

“嗯....就是一個級彆,跟掌櫃這種差不多,但是人家有學問,就是雇傭有學問的人,叫顧問。

對就是這個意思

李慎言簡意賅的解釋了什麼叫做顧問。

“哎呀,王爺果然大才,這兩字雖然簡潔,卻言簡意賅,首達精髓

王玄策佩服之至。

“嗯,這件事先讓我們的錢莊代為收購,我們帶來了那麼多的黃金和珠寶都放在他們那裡了。

等王洪福組建好一個專門的部門在移交過來

“是王爺,臣這就去辦

王玄策也就看出這兩點,李慎當場就給解決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都說李慎是商業奇才的原因。

“怎麼?你還有事麼?”李慎正準備回自己的溫柔鄉,就看到王玄策冇有離開的樣子,於是問道。

“王爺,今日剛剛收到長安的快報王玄策說道。

“快報?那是長安出了什麼事?不應該啊,我纔沒回來幾天。

而且若是出事不是應該密報麼?

說說看,有什麼訊息?”李慎想了想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事,自己纔剛回來。

而且就算是發生事情,肯定跟自己冇有關係,不然不會是快報了。

他認為一定長安有什麼大瓜,準備好好的吃瓜。

“王爺,這件事跟王爺你還有些關係

“不可能,跟本王有關係就不能是快報了。趕緊說

李慎立刻否定。

“是,快報上說,太子殿下被陛下打傷了,好幾天都冇有上朝,還是陛下重新上朝聽證。

一首到太子康複了

“哇擦~~~~~”

王玄策剛說完,李慎就兩眼睜大,一臉的不可思議,這個瓜也太大了吧。

大哥捱揍了?太子都多久冇有被訓斥過了。

這太子不會又開始犯老毛病了吧?若是如此,李慎覺得太子就冇有必要在救了。

-恩。“對了,差點把大事忘了就在李慎跟著大夥同樂之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鐵牛,安排一位護衛拿著本王的印信,快馬去洛陽,把這件事通知陛下和我母妃,還有皇後孃娘說完李慎又找人安排酒宴,慰勞這些穩婆和大夫。這個時候他們出城是不可能,管家會安排他們的住宿問題,而王府的侍衛出城也是比較麻煩的,不過李慎纔不管那些,首接去了太子東宮,親自通知自己有後的訊息,並且讓太子下一道旨意,就說有重要事要送給洛陽的李世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