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怪物

也就習慣了。鎮魔司很大。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沈長青屬於後者。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擁有前身的記憶。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

[]

在群蛇開始洶湧而來的時候,渝北川和江碧函很少出手了,他們知道,這些變異蛇,一定是得到了什麼命令,否則,它們不會那麼瘋狂地進攻。

他們的目標,本來就是蛇穀中那些強大特殊的存在,“兵對兵,將對將”,自古以來恒久不變的戰鬥法則。

“北川,你說,它們準備來了嗎?”

江碧函再次一箭射出,“嗖”地一箭把一條碗口大小的白蛇頭顱擊碎,她右腳一滑退到了渝北川的身邊。

“放心!很快了!”

“它們”,兩人都知道說的是什麼,渝北川相信,打到現在,蛇穀派出蛇群,群戰起不到相應的戰術效果,那麼,蛇穀深水潭裡的特殊存在,應該是開始坐不住了。

“喂,什麼東東……”

張鐵牛恨恨地罵道,手中的巨蛇用力過猛已經斷成了兩截,巨蛇碩大的蛇頭血肉模糊,隻能勉強看出一個三角的模樣。手臂上到處是一蓬一蓬的血跡,一甩手張鐵牛嫌棄地扔掉手上的斷蛇,他拔出了長刀右腳一蹬身體騰空而起再次衝了上去。

“小心!”

一名隊員隻顧得往前衝,他身後的小隊長提醒到。

“隊長,你說什麼?”

這名隊員剛想回過頭,他隻覺得自己肩膀上一陣劇痛,一條手臂大小的黑蛇躥了過來,張開滿是獠牙的嘴巴一口對著他的左肩膀咬了下去。

這一口很要命,黑蛇的兩隻獠牙穿透了他身上的皮甲,兩根獠牙像釘子一般釘了下去。

“你找死……!”

隊員眼睛一瞪手中的長劍一揮,黑蛇半截身體斷落,但是帶著蛇頭的上半截身體,依然死死咬住他的肩膀。

“修體血丹,快!”

金丹境的小隊長一步跨上來,一隻手扯住這名隊員肩膀上的半截蛇身,硬生生地把它拔了下來,帶起了一蓬黑血。他的另一隻手取出一枚修體血丹,正要朝著這名隊員的嘴巴塞進去。

“幫幫……我……”

隊員張開大嘴不知道想要說些什麼,他的臉色瞬間青黑一片,黑蛇的毒的確厲害,一瞬間這名隊員的眼瞳散開,身體麻木的厲害,他連下半句話都來不及說,身體一僵,人便倒了下來。

“兄弟!吞下去!”

小隊長手疾眼快,一把護住這名隊員,他把修體血丹往隊員的嘴裡塞,修體血丹到了嘴邊一股黑血從隊員的嘴巴裡湧了出來。

“路東,堅持住!”

小隊長大吼,“路東”是這名隊員的名字。

修體血丹是塞進了路東的嘴裡,隻不過他卻是無法嚥了下去。

“死……死了……”

小隊長在路東的鼻翼下一探,他發現在路東倒下的時候,他早就冇有了呼吸。

知道這些蛇有毒,誰都不知道這毒這麼厲害,誰都不知道,小黑蛇的毒比起末日前的“五步倒”要強得多了。

“路東!”

小隊長悲傷到了極點,末日剛剛降臨的時候,他和路東兩人相互扶持,出生入死在危機叢叢的末日裡,親如兄弟,靠著這樣的關係兩人才活到加入螻蟻聯盟的那一刻。本以為路東晉階到築基境,自己晉階到金丹境,以後能更好的活下去,誰知道天意弄人,路東折損在一條小黑蛇上。

“啊!”

小隊長憤恨到了極點,他一腳把腳下黑蛇的半截蛇身踩個稀巴爛,他把路東緩緩地放下,手裡的長劍綻放出耀眼的銀光。

“兄弟,你在這裡,等哥哥我把這些蛇類斬殺乾淨,替你報仇,哥哥再……再來陪著你……。”

小隊長的眼裡,充滿著怒火。

“啊,啊啊!”

他狂叫著,身體一躍而起,朝著前方的蛇群撲殺上去。悲痛是一種力量,他把心裡的悲痛全部化作了力量。

路東是死了,自己的小隊裡還有四名隊員,他們也是自己的兄弟,小隊長不希望他們也像路東一樣,死在蛇穀裡。

“殺……殺殺!”

小隊長大吼著,他幾乎不考慮自己的防守,似乎是帶著路東靈魂的力量,一條條的巨蛇,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敵。

“鐵牛老大,小心你右邊!”

有人大吼。

“右邊?”

張鐵牛一刀斬下去,剛把一條碗口大小的頭顱分成兩半,這時他聽到跟在自己不遠處的一名中隊長大吼。

“呼!”

那是一陣風聲,像是武器極速揮出發出的風聲。

“巨蛇什麼時候會用武器了?”

張鐵牛心裡很疑惑,他不相信特訓戰團裡自己的兄弟會向自己發出進攻,當然,他也不會蠢到不去抵抗。右腳一蹬,張鐵牛連人帶刀反轉過來,一刀迎了上去。

“錚!”

四濺的火花,強大的力量逼得張鐵牛連退了幾步,站穩了腳跟,這時候,張鐵牛纔有時間認真檢視到底發生了神馬事情。

“臥艸!什麼鬼東西?”

張鐵牛全身的雞皮疙瘩猛然冒了出來,在他對麵一丈之外,一個“人”正笑著看著自己。張鐵牛認定“他”是笑,那是因為……,平日裡,他也是這般的笑。

這是一個“人”無疑,“他”有著一個腦袋,兩隻手,兩條腿,遠遠看去是人無疑,隻不過,這個“人”僅僅是像人而已,它長著一個三角的蛇頭,身體卻是類似人類的身體,當然它冇有穿衣服,身上從頭到腳,都長著一片片細密的鱗片,落在眼中,它就像是穿了一身精緻的緊身鎧甲。

“蛇頭人身?”

張鐵牛愣住了。

他不知道這“怪物”是從何而來,到底是蛇類進化到了極致產生的,還是它本來就是人和蛇類結合的產物,當然,它必然是來自蛇穀裡的深水潭。

“死……吃……吃你!”

蛇頭人身的怪物似乎語言表達能力不強,它認真地說著每一個字,話語不是很連貫,但是每個字的吐字又是奇怪的清晰。

“你想吃我?”

張鐵牛鬱悶了,那麼多人,你為什麼偏偏想吃自己。說真話,張鐵牛認為自己長的皮粗肉糟的,應該不好吃,要吃,像江碧函那樣細皮嫩肉,渝北川那樣靈氣十足的,才應該是它的首選纔是。

“你……好吃!”

蛇頭人身的怪物很誠實,它看著張鐵牛一身的肌肉,口水不由地往下流,那樣子,已經是把張鐵牛當做自己的“盤中餐”。

“嘶,嘶……”

怪物嘶吼著,細長分叉的蛇頭飛快地伸出來,在嘴邊極快地繞了一圈,似乎把自己的口水都收回來,吞下去。

“噁心!”

張鐵牛咆哮一聲,長刀泛起了一道金光,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刀朝著蛇頭人身的怪物砍了過去。吃自己冇問題,不過這麼噁心的吃法,張鐵牛接受不了。

“砰!”

一聲悶響。

張鐵牛的身體震出了兩丈之外,他手中的長刀一揮,順手把自己身邊的一條手臂大小的花蛇頭顱削了下來。

“厲害,真厲害!”

張鐵牛在心裡感歎,自己憤怒之下,這一刀冇有十層都有八層的力量,然而,蛇頭人身的怪物緊緊是震退了一丈五、六,孰強孰弱,一刀已經分了上下。

“嘶,嘶嘶!”

蛇頭人身的怪物一雙綠幽幽的眼睛,不停地轉動,它似乎也覺得奇怪,一刀之下,張鐵牛居然可以承受得下來。

“它的刀,刀有問題!”

張鐵牛醒悟過來,蛇頭人身的怪物手裡同樣拿著一柄大刀,與張鐵牛手上的長刀不一樣,怪物手上的刀白森森地,看上去,似乎是用什麼動物的骨頭打磨而成,看上去不起眼,它的硬度超出了張鐵牛的想象。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柄骨刀,強到了極點。

“再來!”

張鐵牛很不服氣,一步踏出,整個人帶著刀一躍而起。

“呼!”

蛇頭人身的怪物一刀迎了過來。

“哈哈,你上當了!”

張鐵牛哈哈大笑,果然,蛇頭人身的怪物智商有問題,它們的“打架”應變能力冇有那麼強,換個方式說,戰鬥的技巧比較死板,冇有張鐵牛這麼狡猾。

“噗!”

長刀在骨刀輕輕一點,張鐵牛就勢再次躍了起來,一腳朝著蛇頭人身的怪物頭顱踢了過去,一腳踢準,張鐵牛相信它的腦袋,像個大西瓜一樣“砰”地開裂。

“砰!”

張鐵牛這一腳是建功了,蛇頭人身的怪物頭顱一轉,張鐵牛這一腳正踢在怪物的眼角邊上,濺起一蓬鮮紅的蛇血。

“不……不可能!”

張鐵牛大吼,他惱怒地一刀揮出,把飛竄過來的兩條小蛇一刀幾截,看著怪物隻是搖了搖頭,想來這一腳冇有收到預期的效果,不過也讓蛇頭人身的怪物頭昏眼花。

“不科學,冇有天理!”

張鐵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腳之下,隨便一頭築基境的喪屍,張鐵牛都可以一腳踢碎它的頭顱,現在,這怪物似乎……。

“嘶,嘶嘶……”

怪物有些抓狂了,自從進化到這個程度,它從來冇有吃過那麼大的虧,這一腳不要命,它也是難受得不得了。

“那些鱗片,是那些鱗片!”

張鐵牛猛然醒悟過來,冇想到蛇頭人身的怪物,它們身上的鱗片居然有這樣的功效,張鐵牛記得他在一腳踢下去的時候,他看到怪物身上的鱗片一亮,一道烏黑的光芒在它的身上一閃而過,這些鱗片,它們有分散衝擊力的作用。

“北川,要不要去幫忙?”

張鐵牛的戰鬥,江碧函看在眼裡。

“放心,張鐵牛可以應付!”

渝北川淡淡地說,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濃霧後邊,那裡是深水潭的位置,渝北川發現,十幾頭一模一樣的怪物,正朝他這裡看過來。

“北川,你是說,那裡麵還有……。”

江碧函心思縝密,她一下子想通了問題的關鍵,剛剛出現的這一頭蛇頭人身的怪物,不是這裡唯一的產物。從渝北川的神態上看,那裡還有不少的……。

“十六頭!”

渝北川像是知道了江碧函的心裡,他輕輕吐出了三個字。

“十六頭!”

江碧函的口舌有點乾了,這麼多的怪物,她冇有太大的把握,看著渝北川,他那鎮定自若的神情,讓江碧函慌亂的心平靜下來。

-照黎明城裡城主府的龍華騰講述,這個地方城主府曾經前來檢視,參與行動的城主府守衛隊員們訴說,除了每天固定的時間,大量的蛇類都外出覓食狩獵,大部分的蛇類平時都生活在裡麵不會離開。當然,這隻是他們的猜測,他們根本也冇有機會深入,畢竟一個五十人的城主府守衛中隊奉命過來探尋,連山穀都冇有靠近,遭遇大量蛇類的攻擊,他們幾乎全軍覆滅,回來之後,當時的黎明聚集距地就把這個地方列為禁地。果然,從這裡開始,一路上渝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