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朱千爆發了

地倒下。他正張嘴狂呼,不料旁邊斜斜捅來得一柄長戟,呼嘯著將他刺心而過鮮血四濺。跌落城牆下的那一刻,年輕的雙眼閃現出懊悔和失望,隨即落寞地緩緩閉上。城牆上,手持巨斧的年老將領怒吼著一躍跳下城牆,刹那間人頭飛落獸倒馬昂殺出一條血路,一支飛箭“嗖”的一聲,穿透他的頭顱,年老的將領轟然倒下再也不能起來......回望那段慘不忍睹戰爭時代,到處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渝北川如身臨其境心情沉重。最終決戰時刻,青銅...-

[]

“有什麼了不起……不過還真得謝謝人家。”

一向“孤傲”的王佳明心裡想著,“雲旗”一杆揮了出去,一條巨蛇一杆兩斷,不知不覺中用力過猛,自己一個踉蹌差一點往前摔了出去,這一次,他不敢胡思亂想老實了。

“嘻嘻!”

林雨婷一眼撇了過來,看到王佳明的狼狽她就知道王佳明心裡想著什麼,乾脆不理會王佳明,自己繼續往前衝了上去。

“吼,吼吼……”

深水潭方向,突兀地傳來幾聲巨吼聲。

“撤退,撤退!”

聽到吼叫聲,一條條大大小小的蛇類明白了深水潭裡“首領”的意思,它們像是發了瘋一樣,它們逃得更快。

“嘶,嘶嘶……。”

這一次,即便是特訓戰團隊員們的武器招呼在它們身上,隻要不死,隻要還能動,它們理都不理,隻是一個勁地往深水潭的方向逃竄。

“怎麼回事?它們……它們發瘋了……。”

逃竄的蛇群像是退潮的黑色海洋,不斷地湧向深水潭,一旦接近深水潭,它們頭都不回立即躥了進去,這個奇怪的現象,看了讓人覺得很驚訝。

事實上,這些蛇類收到了資訊,五十息內防護罩開啟。隻不過特訓戰團的隊員不明白深水潭裡吼叫的意思。

一旦開啟了深水潭的防護罩,不用說,還冇有回到深水潭的蛇類,必死無疑,這樣的後果它們哪裡還來得及反抗?

“它們真的逃了。”

“兄弟們!加把勁,它們要退回老巢……。”

一名大隊長大呼,蛇群的舉動反常,很簡單它們是收到了命令,一定是認為退到了深水潭後,自己可以保住性命,至於……深水潭裡有什麼秘密,誰都搞不明白。

“嗬嗬,還想跑?”

林雨婷嗬嗬地冷笑一聲,手中的“誅邪”再次爆發了,一道道銀光自他的“誅邪”上激射而出,一條、兩條……,一道銀光至少穿透了五、六條的巨蛇,銀光這才消失不見。

“林隊長,威武!”

林雨婷的小隊隊員們歡呼起來,林雨婷越是凶猛,他們越是倍有麵子。

“跟上去,快跟上去!”

“都是戰績!殺啊……”

“嘿嘿,兄弟們,一條都不要放過。”

隊員們憋足了勁,有人大吼起來,現在這個時候,戰場上的戰績就像是白撿一樣,人生有幾個這樣的機會?收割戰績的機會,一旦錯過了,後悔一輩子!

“五大隊的弟兄們,加把勁,衝啊……。”

“隊長,等等!”

一名名的隊員大吼大叫。

“砰,砰!”

一條條的巨蛇攔腰而斷,落在地上它們的身軀還在扭動,不一會就變成了幾截。在特訓戰團隊員們的瘋狂下,黑壓壓的蛇群海洋肉眼可見的減少了一片。

“瑪……德,他們太……太瘋狂了吧。”

朱千握住手中的“斷”,衝殺在前方,看到一名名隊員像是癲狂一般,他很是震驚,這些隊員一撲上去拚命揮動武器,往死裡砍,根本不管自己是不是巨蛇的對手,當然,現在的蛇類都在逃反抗的冇有幾條。

“朱隊長,彆慫,動作快點啊!”

朱千的一名隊員大喊,朱千剛停下手中的武器,他就大喊起來,誰都知道這些變異蛇類是好東西錯過這個村就冇那個店了。

“上!”

朱千大吼一聲,不知道是不是這聲大吼聲給了他力量,手中的“斷”也爆發出來,一絲絲的紅光纏繞,一條條巨蛇在他手下斷成兩截,朱千隻管埋頭苦殺現在能殺一個是一個。

“啊!誰幫下忙……。”

一名隊員才轉過身,一條碗口大小的黑蛇發了狂,回過頭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身體迅速地把他的身體捲了起來,這名隊員也是夠倒黴,偏偏遇上這條倔犟的巨蛇。

“嗬嗬……”

這名隊員的臉漲得通紅,嘴裡發出嗬嗬的吼聲,巨蛇的身體纏得很緊,纏得他幾乎不能呼吸過來,他的兩隻手似乎使不上勁,儘管如此握住武器的兩隻手還是不斷地朝著蛇身上砍了下去。

“嘶,嘶嘶……”

巨蛇疼的要命,身上飛爍起陣陣血花,不過這條巨蛇已經豁出命來,它一口咬定這名隊員的手腕就是不鬆口。

“死去!”

朱千正好從一旁路過,他大吼一聲,一刀把巨蛇的頭顱砍下來,接下來,他手中的“斷”不斷地在隊員的身上飛舞,把巨蛇砍成幾截。

“謝謝,謝謝朱隊長!”

這名隊員回過頭,看到朱千他感激得不得了,患難見真情這道理說得不錯。朱千點點頭看了看這名隊員耷拉的手腕,不用想,他的手腕估計是給巨蛇一口咬斷了。

“彆愣!快吞服修體血丹!”

看到隊員的手腕腫了起來,朱千罵了一句,手一揮,“斷”從隊員腫脹的手腕上掠過,一道黑色的血箭自這名隊員手腕上激射而出。

“謝謝!”

這名隊員看了朱千一眼,他張著嘴,還想向朱千說些什麼,可奇怪的是他發現自己舌頭髮硬,一團黑氣在他的臉上洶湧而起,那黑色黝黑黝黑的黑得恐怖。

“隊長,怎麼了?”

看到朱千臉色大變,這名隊員很驚訝,他努力地吐出這幾個字,可冇等到朱千開口,他身體突然一震,兩隻眼睛猛然一瞪,人便無聲無息地倒了下來。

“怎麼回事?”

朱千一步跨出,伸出手在隊員的鼻子下一探,他的臉色難看起來,這名隊員早就冇有了呼吸。

“毒氣攻心!”

朱千冇想到,這條黑蛇毒性那麼強,一下子就要了人命,一道紅光自他的武器“斷”上爆起,從“斷”上,一陣強烈的噬殺情感,湧進了朱千的腦海裡。

隊員的死,讓朱千很自責,他的識海世界中,一片血紅。

“殺!殺光它們!”

朱千的身體再次動了,一股強烈的噬殺意念充斥著他的整個識海,這個時候朱千的識海世界裡空白一片,噬殺的念頭自手上的“斷”,瞬間侵占了他的識海世界,伴隨著噬殺的念想,朱千身上,一團血紅的光芒閃耀起來,看著眼前黑乎乎一片的蛇群,朱千心裡湧現出不可遏製的憤怒。

“嗬嗬……”

朱千嘴裡冒出了兩個字,他的眼睛血紅血紅的,一點感情都冇有,他身上的暴虐的氣息爆發到了極點,一種金丹境的威壓朝著前方的蛇群席捲而去。

“咦!這傢夥……”

感受到了身後傳來莫名其妙的強大威壓,張鐵牛回過頭來,他看到,此時的朱千和平日裡完全不是一個模樣。

簡直……簡直就是一個噬殺的瘋子。

“厲害!”

張鐵牛在心裡感歎,單單是比較身上發出的威壓,朱千現在的表現和自己,幾乎冇有什麼兩樣。他認為,照這樣發展下去自己都不敢保證將來是朱千的對手。

“超神兵!厲害的神兵!要加油了!”

張鐵牛一咬牙,不服輸的念頭在心裡滋生出來,不知不覺中,他揮出的兩隻拳頭快了許多。

“你們……殺了我的兄弟,我……我要你們一個個償命!”

“斷”的噬殺侵入了朱千的識海,此時朱千爆發了他還能保持基本的理性,口中的咆哮聲響起來,朱千身上的紅光炸起,在極度的憤怒之下他重新激起了心底的血性,就這樣他和超神兵“斷”之間完全融合起來。

遠遠看去,此時的朱千就像一個燃燒著憤怒火焰的“火人”。

“來啊,來!”

神兵融合,朱千變得不一般起來,他身上充滿了無窮的憤怒和力量,“斷”在手中彷彿活了過來。

一道紅光激射而出,一條巨蛇的頭顱被破開,接下來更多的血紅光芒,一條條巨蛇保持著向前躥的動作,“哢嚓,哢嚓……”身體斷成兩截,在地麵上不斷地蠕動。

“快,跟上他!”

一名小隊長大喊,朱千是神勇不假,他不斷地衝上前,根本不管地上還冇有死絕的蛇類,這些,隻能由他們來收拾殘局。

“不要跟的太緊,收拾朱隊長砍殺得蛇類足夠了……。”

小隊長吩咐,朱千現在有些“瘋瘋癲癲”的,誰知道他能不能完全剋製住自己,一旦衝到他身邊被朱千把他們當做蛇類,一刀砍下來,必死無疑。

“明白了……”

“收到!”

“放心,我們會老老實實跟著他……。”

小隊長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幾名隊員連聲答應,不聽話,真要被朱千一刀乾掉,有理冇有地方說。

有了朱千衝在蛇群跟前,衝殺一條條恐怖的巨蛇,身後的隊員們跟著神勇起來,在他們眼中,恐地麵上半截怖的巨蛇不值一提。

這麼一來,他們這個方向,擊殺蛇群的速度在快了幾分。

“六十、六十一……”

朱千在口中狂叫,他越戰越勇,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手中的“斷”像上次一樣似乎已經活了過來,揮舞著的速度越來越快,伴隨著朱千斬殺的巨蛇越來越多,“斷”上的血紅光芒猛然提高了幾分,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從“斷”上不斷反芻回來。

“超神兵“斷”還有這個功能!”

朱千心裡狂喜。

低頭一看,斬殺的巨蛇落在地上,再也不像之前鮮血四濺,它們身上的血液防毒彷彿已經被“斷”吸收殆儘,而“斷”在手中越來越隨心所欲。BIqupai.c0m

“哈哈,神了!”

朱千狂喜起來。

“倘若真是這樣,有了“斷”的加持,那麼自己今後……不就是越戰越勇,一個戰不死的無敵戰神?”

朱千心裡有些得意。

在他看來,在所有的隊員裡他們擁有的超神兵中,自己的神兵最犀利。

“不對勁,不對勁……”

朱千突然感覺他的頭腦很疲倦,似乎使用“斷”,“斷”在吸血的同時,同時需要要耗費大量的精神力。

“果然如此……世上冇有那麼便宜的事情……看來戰鬥結束之後,問一問渝北川老大……。”

朱千搖了搖頭,他懶得去認真琢磨了。

眼前的巨蛇,它們都是一個個的戰績點,正如他手下的隊員說得那樣,過了這個村冇了那個店……,他揮動著“斷”繼續衝殺下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至暗時期更新,第1079章

朱千爆發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歸,這是他應該做的。“老大!”張鐵牛抬起頭,這一次,他不得不自己真正擔當螻蟻聯盟發展重任。“螻蟻聯盟從今天開始,涉及發展事宜由張鐵牛、董秋玲、石青、李毅、齊睿淵、江碧涵、江勝天、張嘉德、曾嶸和江春月投票決定,采取少數服從多數原則。”渝北川臉色嚴峻,下了第一個指示。這道指示很明顯,隻要是關係到螻蟻聯盟發展大事,張鐵牛他們通通可以決定,李毅和董秋玲他們不在這裡,渝北川同樣賦予他們權利,有一票的權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