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芷瑤就是瑤瑤!

失敗並不可怕,隻要心中有夢,就要勇敢地追求下去。此刻的韓雪寧戰隊的四名女孩已經淚流滿麵。她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相互安慰著、鼓勵著。雖然失去了冠軍的榮譽,但她們卻收穫了更為珍貴的東西——友誼、成長和勇氣。韓雪寧表示:“雖然我們冇有拿到冠軍,但我們已經儘力了。感謝學校給我們提供了這樣一個展示自己的平台,也感謝我的隊友們一路以來的陪伴和支援。我們會繼續努力,不斷提升自己,爭取在未來的學習和工作中取得更好...-

芷瑤的父母一聽到這個訊息,瞬間淚水盈眶,宛如山澗洪流,無法抑製。

他們的情緒如同被巨浪掀翻的小舟,無法自已,雙膝一曲,跪倒在地,聲音沙啞而淒涼,彷彿要將心底的悲痛全都宣泄出來:“蒼天有眼啊!善惡到頭終有報!”他們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充滿了無奈與期盼。

“東海哥……我……我是不是在做夢啊?”芷瑤的聲音顫抖著,眼中閃爍著不敢置信的光芒,“真不敢相信……竟然能再見到你……”

她的情緒激動得幾乎讓她無法呼吸,雙手緊緊地環抱著坐在床邊的李東海,那力道彷彿要將彼此融入骨血,生怕一鬆手,對方就會化作泡影,消失不見。

“這不是夢,瑤兒。”李東海輕輕地撫摸著芷瑤的秀髮,聲音溫柔而堅定,“從今往後,再也冇人敢欺辱你們了。有我在,不必擔憂。”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無比的堅定與愛意,彷彿要用自己的全部來守護這個女子,不讓她再受一絲一毫的傷害。

然而,在他內心深處,卻不由自主地湧起了對秦佩瑤的深深思念。

而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眼前這個名叫芷瑤的女子,竟然與秦佩瑤長得如此相似,宛若一對孿生姐妹!

她們的眼眸、鼻梁、嘴唇,甚至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如出一轍。

李東海瞪大了眼睛,緊緊地盯著芷瑤,心中的疑惑如同潮水般湧來:“可是為何芷瑤對我毫無記憶呢?難道她失去了那段過往的記憶嗎?”

他的腦海中不斷回放著與瑤瑤相識的點點滴滴。

“還有,我怎麼感受不到屬於自己那一魂一魄的氣息呢?”李東海心中暗自思忖。

這時,一旁的老兩口看著兩人之間深厚的感情,眼中閃過一絲欣慰。

他們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溫暖的笑容,溫和地說道:

“東海啊,如今你已經重獲新生,瑤瑤也安然無恙,你們何不早日完婚呢?

這樣,即便將來我們有一天離開了這個世界,也能帶著安心離去。”

他們的聲音雖然微弱,但卻充滿了慈愛與關懷,眼神中流露出的情感,彷彿能溫暖每一個人的心靈。

聽到父母的話,芷瑤的臉頰瞬間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她嬌嗔一聲,便如小鳥依人般撲進了李東海寬闊而堅實的懷抱中。

李東海緊緊地擁抱著懷中的佳人,感受著她身體的柔軟和內心的羞澀,一股幸福的暖流在他的心間悄然湧動。

“請你們放心,叔叔、阿姨,我必定會讓芷瑤成為咱們鎮子裡最為令人羨慕的新娘子!”

李東海的聲音堅定而有力,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決心,“到那時,我將動用那八抬大轎,風風光光地將她迎娶進我們李家之門。”

在這一刻,李東海的心中已經豁然開朗——芷瑤,便是秦佩瑤的轉世再生之人。

他深信,無論命運如何捉弄,他與芷瑤之間的緣分,註定是前世今生都無法割捨的紐帶。

這份深刻的認知,讓他更加堅定了要與芷瑤共度一生的決心。

然而,令他困惑不解的是,為何至今為止,她仍未能重拾五百年前世之記憶?

無論如何,既然如今已尋得她,他絕無可能再度離棄她。

他定當竭儘所能,將世間一切美好皆賜予她。

隻是,這具凡俗**所屬之家境著實貧困不堪。

正因如此,現今李東海急需賺取錢財,以使雙方家庭皆能過上富足的日子。

可問題在於,他萬萬不可隨心所欲施展自身法術,否則須臾之間便會敗露行跡,渴求已久的安穩生活亦將蕩然無存。

刹那間,李東海心生一計,毅然決然決定延續原先主人的中醫師身份。

“哎呀,有啥好風光的嘛!咱就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冇啥大追求,隻要一家人平平安安、開開心心的,那就比啥都強咯!”芷瑤媽媽滿臉笑容,眼神裡充滿了滿足與幸福。

“叔叔阿姨,等過三個月,我一定風風光光地用八抬大轎把芷瑤娶進家門!”李東海嘴角掛著微笑,信誓旦旦地說道。

“三個月?這時間會不會有點太長了呀……”芷瑤爸爸皺起眉頭,似乎有些犯難。

“行啦,就聽東海的吧!你們倆先在家歇著,我跟你爸去菜市場買點菜回來。”芷瑤媽媽二話不說,拉起老伴兒就往外走。

“三個月真的好久哦……”芷瑤爸爸一邊被老婆拖著走,嘴裡還不停唸叨著。

“哎呀,你彆囉嗦啦!人家東海家裡條件不好,總得給他點時間想辦法籌錢辦婚禮吧?三個月已經算快的啦!”芷瑤媽媽用力推了一把老頭子,加快腳步出了門。

“你咋還愣在這兒呢?快走吧!”眼看著那位鄰居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芷瑤爸爸忍不住開口催促,然後也伸手拽住對方一起走了。

中午時分,烈日炎炎,但幸好有微風拂過,讓屋內顯得頗為涼爽。

李東海緊緊地擁抱著芷瑤,一言不發,彷彿生怕一鬆手,她便會消失不見一般。

這一天,他已經等待了整整五百年之久,心中充滿著無儘的期待和恐懼。

芷瑤滿臉嬌羞地輕聲問道:“東海哥,為什麼我覺得你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呢?”

李東海溫柔地回答道:“因為我變得更加愛你了啊。”

聽到這話,芷瑤的臉頰瞬間漲得通紅,宛如熟透的蘋果般誘人。

隨著情感愈發深沉,芷瑤似乎難以抵擋體內洶湧澎湃的荷爾蒙衝動。

而李東海當然清楚她此刻的感受,於是輕聲告訴她:“瑤瑤,五百年來我都耐心等待了,再多等三個月又何妨呢?三個月之後,我一定會買下一套帶有電梯的房子,將你的父母親和我的雙親一同接到這裡來居住。”

芷瑤輕輕地點頭,表示同意。

此時此刻,她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幸福的女子。

在李東海溫暖寬厚的懷抱中,她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寧與滿足。

十幾分鐘後,芷瑤才清醒過來,她驚不解的問道:“東海哥,你去哪裡弄那麼多錢啊?不用買的,咱們有地方住就行。”

“哈哈哈,放心吧,憑藉我的醫術,三個月內,賺兩三百萬應該不是問題的。”李東海十分自信的看著芷瑤。

...........

當晚夜幕降臨之際,李東海緩緩地踱步回到屬於自己的那間小小的診所。

這座診所位於街道邊緣,麵積大約僅有八十平方米左右。

北麵靠牆擺放著一座巨大的藥櫃,而在藥櫃前方,則矗立著一道半人高的櫃檯。

西麵牆壁前整齊排列著八把灰色鐵質椅子,每一件物品都透露出歲月的痕跡,顯然都是從二手市場精心挑選而來。

李東海輕輕放下閘板,屋內瞬間被黑暗所籠罩,但隻見他手臂一揮舞,燈光便自動亮起。

緊接著又是一次揮動,整個診所內部的佈局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有的傢俱和擺設都煥發出嶄新的光彩!彷彿時間倒流一般令人驚歎不已!

隨後,他彎下腰去,從地上拾起一塊木板,用手指在其表麵龍飛鳳舞地寫下“天醫堂”三個字。

接著,他深吸一口氣,朝著木板輕吹一口。

奇蹟再次上演——原本平凡無奇的木板轉眼間化作一塊黑底金字、古樸厚重的大牌匾,散發出一種莊嚴肅穆之感。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撬門的聲音,李東海掐指一算,就知道這是一個小偷,而且還有過搶劫殺人的案件在身。

李東海一揮手,那人就像中了邪一樣,徑直朝著派出所的方向走去了.....

-何人質疑。然而,就在這時,江霸天身後的男子突然眼神一變,變得異常凶狠。他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鋒利,直勾勾地盯著李東海,彷彿隨時準備撲向李東海,將他撕成碎片。李東海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但他很快便恢複了平靜。他知道,這個男子可能是江霸天的手下,或者是他的親人,他們對江霸天忠心耿耿,自然不會允許任何人對江霸天構成威脅。“住到您家去?”李東海麵露難色,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猶豫和不安。但是,當他看到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