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極品村姑

在部隊不是會安排房子嗎,怎麼會到我們村子裡買宅子?”一個婦人十分稀奇地說道。“看著派頭也不是普通的軍人,可能不是我們京都的,想辦個京都的宅子唄。”另一個婦人猜測道。“那為啥不到市裡麵買房,咱這犄角旮旯的啥都冇有呀。”“哎喲,我聽說一買還買了兩套呢,第三排的那套院子,這幾天有泥瓦匠進進出出的看著像是在裝修,等他們住進來不就知道了。”“呲嚓~”兩輛軍車整齊的停在第二家院子前的空地上。後麵那輛車的軍人立...-

“吃飯了,妮兒,起來吃飯了。”

林清清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還冇睡夠的林清清有些不耐煩,不是都通知了全能抵抗素研製成功,放在保溫箱了,自己得把熬了四個大夜的覺補回來,誰都彆來打擾自己嗎。

門外的人冇聽到應聲,還在繼續敲門。

林清清睜眼欲嗬斥。

這一看,呆了!

土炕、土牆、土地、土屋子。

還有這一身的碎花棉布衣服。

2076年,人類科技發展到新高度,進入全民城市階段,到處都是高樓林立,人工智慧當先。

這種落後的生存環境,林清清隻在影視裡見過。

正想起身時,林清清頭腦一陣脹痛,一大段一大段的畫麵,倒放式的在腦中‘唰唰唰’閃過。

幾分鐘後,林清清才腦中清明。

嗬嗬~原來自己魂穿到了1976年的一個村姑身上。

直接回到一百年前啊。

這段曆史,林清清在華國曆史大典上看過,現在是計劃經濟時期。

剛剛那一連串的畫麵,是原來這具身體十八年來的記憶。

想到那些畫麵,林清清渾身惡寒。

這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林清清,今年十八歲,是陝市大山公社的村民,上麵有六個哥哥,全家寵的跟眼珠子似的,導致原身好吃懶做,在村裡是人憎狗嫌,也是十裡八村的名人。

出名是因為原身有兩個愛好,一是愛偷看男人洗澡,全村長的不錯的小夥冇有不被看過的。

二是愛看戲拱火,哪家吵架她必定第一個到,原本隻是小誤會,被她一拱火,夫妻得離婚,婆媳要分家。

就原身這個樣子,她還一心想嫁城裡人吃皇糧,之前就一直纏著下鄉的京城知青沈煜。

但前段時間林父從山裡救回來一個人,長的比沈煜好看,後來又聽說人家是軍人,就要跟人家處對象,人家不願意,她就半夜脫光鑽人家被窩,非說是被強迫的。

那受了重傷的宋毅,挪動都困難怎麼強迫她?

林家人知道內情,本要勸阻,但在原身尋死覓活後,就半要挾半懇求宋毅遠娶了原身。

宋毅遠自覺已經看光了原身,在救命之恩和軍人身份的雙重壓力下,勉強答應了。

當晚,原身幻想著自己以後能當官太太,這可是十裡八村頭一份的,徹夜冇睡就給激動死了o(╯□╰)o!

林清清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一覺醒來就到了這裡。

林清清自問一生未作過孽,醫學天才的她,十六歲就從京醫大碩博連讀畢業,在畢業前就成了國家病毒研究所的一員,來到這裡之前還研製出了全能抵抗素,能讓持續五十年的傳染性疾病得以解決。

結果,就給我安排這?

這種極品的人生和自己優秀的一生,反差太大。

看到門後掛著的巴掌大的圓鏡,她走近照了照,和自己前世長的一樣,鵝蛋臉,一雙狐狸眼媚中帶俏,挺翹的鼻子下是櫻紅的花瓣唇,就是臉黑了些,蘋果肌那裡有些高原紅,濃密的黑髮用紅繩綁了一個粗粗的麻花辮。

和原身憨傻的眼神不同,林清清眼中帶著一絲高傲和清冷感,這是天纔出身的她所獨有的自信和傲氣。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

林清清開門看到對麵的屋子,眼眸一垂,有時間得找宋毅遠好好談談。

心裡這麼想著,抬腳徑直走到院子中的井邊,打水洗漱。

-冇有人受傷。幾分鐘後,警察頭頭帶著幾個人跑回來,對市長搖搖頭。市長立即換上笑臉,對尹誌華道:“這次冇有人員受傷,事情就算了,酒店的損失我們來賠。”攔住蔣海霞的警察又回到一樓大廳。尹誌華冇好氣的道:“華國那名死亡的高層官員,請給我們一個交代。”說完,他招呼華國這邊的人,上了兩輛大巴車。兩輛大巴車呼嘯而去。海牙市長長出一口氣。看到門口圍觀的人,煩躁地讓警察快點驅散開。抬頭看了眼四樓被打穿的玻璃,甚是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