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幕後黑手

後跟進。電梯裏,兩個人並肩而立。還像之前那樣,兩個人都沒有誰主動說話。他似乎是難受得更厲害了,兩手時不時的緊捏著眉心。“沒事吧?”岑喬到底是忍不住先開口。商臨鈞半掀起眼簾,看到那張憂心忡忡的臉,隻問:“你看我這樣,像沒事嗎?”“是不是很暈?”“有點兒。”岑喬往他身邊靠了靠,“你要覺得暈,就往我肩上靠一靠。”商臨鈞沒應聲。岑喬疑惑的轉頭,下一瞬,男人那張絕俊卻因為發燒而通紅的臉乍然在自己眼底無限放大...高美雯愕然地望著楚跡,“不會的,我不會死的,我還可以……”她這些年從楚家也拿走了不少錢,雖然楚金正沒有讓她參與公司的事,但是吃的穿的用的卻是從來沒有少過她。

她還可以利用她這些年攢下來的私房錢,想辦法……找人把自己弄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如果自己的命沒了,就真的什麽也剩不下了。

楚跡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你覺得你還能從這座監獄走出去麽?”一聲嗤笑,“事到如今,你還是沒有意識到你的處境。”

“我……”高美雯的確是抱著僥幸的,但是看到楚跡這副樣子,無疑是一盆冷水澆在頭頂,還沒來得及開口,楚跡將一遝證據扔在高美雯麵前,“你私下找的程遠山,又去醫院開了假證明,陷害我的母親,挑撥我父母的關係,當然,對於那些不聽你吩咐的人,你就殘忍地殘害他們。”

高美雯的腦海裏迅速浮現那一幕幕,腦子“嗡”的一下炸開,“這些證據……我已經銷毀了,你怎麽會……”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楚跡冷哼,“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高美雯猶豫片刻,不敢看著楚跡冷厲的眼神,低著頭喃喃道:“我和你父親,原本是青梅竹馬,但是後來,高家家道中落,我和金正的聯係便越發少了,直到最後音訊全無,但是我一直喜歡著你父親,不曾忘記他。”

“有一次,我偶然遇見了瑞利,他幫了我,後來我才知道,他喜歡我,我拒絕了他,但是他依舊緊追不捨。”高美雯說到這裏,歎了一口氣,“程遠山那時也找上了我,很多事情都是他安排的,雖然我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並非冷血之人啊。”

見楚跡不為所動,高美雯又抹下了兩滴眼淚,“程遠山是什麽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找上我,我壓根沒有拒絕的餘地,隻好順著他的意思來,哪曾想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心裏也一直悔恨,我始終後悔,如果當時——”

楚跡冷冷地打斷了她的話,“您忘了麽?據我所知,當初是程遠山幫的您,是程遠山允諾您三個願望,而您恰巧利用這三個願望成功地拆散了我父母,並且坐上楚家楚太太的寶座。”

這句話一出口,高美雯的臉色變得煞白,“我……”

“我想知道的是,這件事,你到底起了什麽作用,又是如何讓程遠山幫助你,允諾你三個願望。”楚跡緊盯著高美雯的臉色神情,生怕錯過一分一毫。

高美雯的嘴唇都顫抖起來,“因為……因為我曾經救過程遠山一命,我恨你父母!隻要能拆散他們,我什麽都願意做!”她變得歇斯底裏起來,反正自己也不會活下去了,還不如全部說出來,沒錯,元凶是自己,也是瑞利!

她把這些東西藏在心底好久了,都快要瘋了!嫉妒和憎恨就像是永遠澆不滅的火,越燃越旺。

她無時無刻不記恨著兩人,也無時無刻不在費盡心機去拆散兩人。

程遠山的確忍受不了別人的背叛,但是當時呂玥瑤身為程遠山的左膀右臂,他也沒有狠下心處理她。

直到有一次,自己和瑞利聯手,誣陷呂玥瑤,將髒水潑在呂玥瑤身上,那是一份非常機密的情報,程遠山自然大怒,而瑞利當時和程遠山的關係還算可以,便勸說楚金正,讓他報複呂玥瑤。

接下來的一切都順理成章,瑞利挑撥程遠山和呂玥瑤的關係,等到兩個人的關係冷到冰點的時候,自己便出麵,提出第一個條件,程遠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然而有一次,呂玥瑤出門,瑞利的手下開車奉命去撞她,想要營造一場車禍,而這時程遠山趕到,救下了呂玥瑤,程遠山卻因此雙腿殘疾,再也無法站起來。

高美雯這時才清醒地意識到,原來程遠山居然喜歡上了呂玥瑤。當然,她沒有說,隻是加快了程序,摧毀呂玥瑤和楚金正兩人的婚姻。

終於,高美雯贏了,而呂玥瑤卻不複存在,並且在呂玥瑤死後,她還將她的墳墓換了位置,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秘密!

是她的報應,但是又有什麽關係呢?呂玥瑤死了,她賺了,好歹還當了這麽多年的楚家太太。

她大聲放肆地笑著,一不小心卻噎住了,“咳咳……”她滿臉通紅,睚眥目裂,好像是地獄裏的女鬼一般。

楚跡聽完這一切,撕碎高美雯的心都有了,罪魁禍首,原來是高美雯和瑞利,這兩人罪有應得!

“你為什麽這麽恨我父母?”

高美雯似乎是情緒太過激動,她的臉色通紅,看起來十分嚇人,她停住不住笑,但是眼淚卻不斷地從眼睛裏流下來。

“為什麽……”高美雯喃喃地重複了一句,“如果不是你母親,我想必過得會很幸福吧。”

她說完這句話,頭一歪,倒在了桌台上。

高美雯死了。

楚跡還未從震撼中回過神來,赫然發現高美雯沒有了任何氣息,他說不出心裏什麽感受,是報複之後的快感麽?並沒有。

沉重的事實壓得自己無法喘過來氣,然而事實卻真真實實擺在自己麵前。

高美雯出於嫉妒一錯再錯,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她覺得是自己的母親搶奪了原本屬於她的一切,而事實上那些東西也壓根不屬於高美雯,是她被嫉妒矇蔽了雙眼,隻想著能夠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楚跡信步走出了探監室,拿起一支煙開啟了火,將香煙點燃,或許此刻,隻有香煙才能麻痹著自己的神經。

兜裏的手機震動個不停,楚跡也沒有理會,吸了幾口香煙,將煙蒂扔在地上狠狠地碾碎,這纔拿起手機,撥通剛才沒有接聽的電話。

“總裁……楚總的屍體領了回來,我們——”餘峰戰戰兢兢地說道。

楚跡閉上眼睛,“嗯,我現在過去。”

楚跡的心情變得無比的壓抑,倘若他一直不知道,想必也不會這麽難受……雙腿配著西裝褲令人隻想臣服在他身下。他搖了搖頭:“這點事情,恐怕不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頂多是對他打算上市的公司,流傳了一個不好的名聲,不過這就已經夠了。”商臨均可沒想過一次就能把他打擊的爬不起來。畢竟都是在商場上曆練過的人,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徹底灰了心。“隻要艾拓的案子重新回到元盛,其他的沒什麽好追究。”畢竟到底要給老頭子留一絲麵子,商臨均如此想著,嘴裏又輕飲了一口。言封還真沒想到,老商這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