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組】波本:我都說了赤井秀一還活著

大人。”諸伏景光覺得他還能最後幫幼馴染和那位好心的FBI一把,琴酒要用他去試波本和萊伊的態度,他倒覺得這是個幫波本和萊伊洗清嫌疑、重新取信的好機會。但諸伏景光冇想到他對疼痛的忍受程度也低了那麼多,他最後隻能慶幸至少冇真的回到童年再一次被失語症找上門。從溺水的窒息感中逃離的諸伏景光幾乎是本能地把自己縮成一團,琴酒看著這人委屈到發抖的模樣,少見的猶豫了。最後他把這個差不多已經氣若遊絲的男孩抱回了房間。...-

杯戶中央醫院的這一出好戲,波本自然知情的,他甚至還一定程度參與了。作為朗姆的下屬,他想看琴酒的笑話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朗姆懷疑基爾是NOC。

收到這個訊息的波本隻想狠狠地嘲笑一番琴酒,蘇格蘭、萊伊,現在還有被懷疑的基爾,琴酒選擇下屬的目光真是不錯。

其實波本也還有一個身份,他是公安警察降穀零。他上級給他這個臥底的指令是,在不涉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不惜一切代價向上爬,所以大部分時候波本都在兢兢業業地當一瓶真酒威士忌。

朗姆給他下達的任務他自然是要做的。

隻是還冇等他查出什麼,琴酒選擇了一種更簡單粗暴的方式來確認基爾是不是臥底。

讓基爾去殺曾經組織的頭號狙擊手赤井秀一。

接到朗姆指令暫停調查又得到這個訊息的波本滿頭問號。他覺得他們想要基爾死可以更直接一點。

赤井秀一作為組織成員萊伊的時候有多強大可靠,現在作為敵人就有多可怕,琴酒在他手上都討不到好處,他們稱他是“銀色子彈”。

降穀零不覺得赤井秀一會就這麼死去,但看見琴酒那誌在必得的樣子他也難得有一絲慌亂。

赤井秀一算是降穀零的朋友,他更是救了降穀零的摯友諸伏景光一命。

蘇格蘭和萊伊,算是波本除了國家以外的底線了。

一個未備註但赤井秀一十分眼熟的號碼顯示在了亮起的手機螢幕上。

赤井秀一好心情地接起電話聊了幾句,就和朱蒂還有詹姆斯說要出去拿外賣。

朱蒂還來不及說什麼,赤井秀一就消失在了醫院走廊,她疑惑地感歎了一句赤井秀一好像心情很好?

金髮外賣員用一種公式化的營業微笑和語氣說著他的台詞,末了畫風一轉壓低聲音快速說了一句“琴酒想讓基爾殺你。”

“我猜到了。”赤井秀一冷靜地說,用眼睛餘光警惕地掃視他們四周。

午間陽光正好,偶爾來往的行人和同伴說笑著談論午餐之類的話題,他和打扮成外賣員的降穀零冇有引起什麼注意。

降穀零透露給他的情報他並不意外,隻是赤井秀一併不覺得這個值得降穀零冒風險親自來一趟。

“看來你有準備。”降穀零瞭然,換回了波本更常用的那種笑容,“日本不歡迎某個討厭的FBI在此長眠。”

“還有一件事,但隻是我的猜測。我懷疑你們那邊也有組織的人………小心點,秀一。”

“謝了,零君。”赤井秀一若有所思。

一切就如降穀零所說還有赤井秀一和柯南推測的那樣的發展。

赤井秀一接到了水無憐奈的電話,水無憐奈約他在來葉山見麵,但降穀零的提醒讓他臨場調整了一下計劃。

至少赤井秀一對那個人是有著絕對信任。

在山另一側的諸伏景光打開了些車窗,讓夜間的涼意刺激他保持著絕對清醒的狀態。他神情嚴肅的聽著□□傳回來的聲響,手指不自覺按緊了耳麥。

“冇想到居然走到這步……”

儘管這就是他們的計劃,響起的槍聲擾亂了諸伏景光的心緒。基爾那句“肺部被擊穿最多也隻能堅持30分鐘左右”更是加重了諸伏景光的煎熬,儘管以他所處環境和夜間冇人的行車環境,他有信心5分鐘就能接應到人。

組織對叛徒的作風一向是不死不休和多重確認。

所以基爾那一槍用的是實彈。

諸伏景光現在算是理解了他當初試圖自殺,秀一和零的心情了。

他從公安秘密醫院醒來的時候,零說對他倆一向好脾氣的秀一這次也是真的生氣了。

諸伏景光垂下了目光,將視線落點在了車載係統顯示的時間上,同時他也並未放鬆對周邊環境的警惕,上了膛的手槍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

他安靜地聽著耳麥裡的對話,感歎秀一和那個叫柯南的少年料事如神的同時,也無語秀一有計劃的假死還能把自己搞這麼慘。

他其實能理解秀一的做法,他自己當初也是想不惜一切代價保住波本這個公安臥底的。但作為朋友,景光隻能保證在零生氣動手前,他不主動揍赤井秀一。

槍聲再一次響起,隨之而來的爆炸聲淹冇了諸伏景光的耳麥。

是時候了。

諸伏景光儘他所能儘快趕到他們約定好的地點,他倒不擔心這時候撞上組織的人,在他們的提前佈置下,會有本就在這附近處理事故的交警被爆炸聲吸引到爆炸現場。

就算那麼不巧撞上琴酒的保時捷。

蘇格蘭早就是個死人了,諸伏景光還冇蠢到繼續用原來麵貌示人,之前是化妝,這次還有工藤夫人的幫忙。

…………

“秀一,醒醒,彆睡。”

諸伏景光溫和的聲音裡無可掩飾著擔憂和急切,他在開車就隻能通過不停的搭話讓後排的赤井秀一保持清醒。

“………嗯哼………”赤井秀一的聲音有些虛弱,但他總體還算清醒。

“秀一,我們去公安零組的醫院,我之前呆的地方。”

“是隻有我、柯南君還有水無憐奈小姐知道你的完整計劃嗎?零怕是又要生氣了,你的傷瞞不過他的,他是零組的全權負責人。”

“………零真是為我們操了不少心。”說起這個,赤井秀一也無奈極了。他還記得景光剛剛假死那段時間,降穀零是實實在在的生氣。

波本對萊伊的針對,不全是演的……

“秀一,你真是個混蛋。當然,我也是。”

“秀一,再堅持一下。”

…………

琴酒說赤井秀一死了。

其實不少人都覺得這件事太震撼了,但波本把懷疑說出了口。

哦波本那個其實也不能說叫懷疑。

“赤井秀一冇有死,他不會就這樣死的。”波本將這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同時將手裡的酒杯重重地放回桌麵。

琴酒對此是見怪不怪了。

蘇格蘭死後波本的行事風格就愈發的狠辣和瘋,萊伊叛逃後更甚。

琴酒懶得搭理波本,他給自己點了一根菸。這種情況下也隻有伏特加還敢開口打個圓場,“那天基爾身上有微型攝像,波本你要看看她視角的錄像嘛?”

“我自己去查。”波本冷笑道,他轉頭看向一旁看戲的貝爾摩德時候又放緩了語氣,“貝爾摩德,幫我一把?”

“嗯?好啊,誰讓萊伊騙了我們波本的感情呢。”

-、重新取信的好機會。但諸伏景光冇想到他對疼痛的忍受程度也低了那麼多,他最後隻能慶幸至少冇真的回到童年再一次被失語症找上門。從溺水的窒息感中逃離的諸伏景光幾乎是本能地把自己縮成一團,琴酒看著這人委屈到發抖的模樣,少見的猶豫了。最後他把這個差不多已經氣若遊絲的男孩抱回了房間。“你這樣把我帶去審訊室,隻會是你被懷疑是變態或者是臥底吧?”諸伏景光的聲音悶悶的,琴酒快被他給氣笑了,就這樣還有心情戲謔他。“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