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性感邪神在線觀影

人倒酒,輪到楊落落時他遲疑了一下。“……給她果汁吧。”楊落落抽了抽嘴角,剛想開口解釋自己已經成年有幾年了,還冇來得及發出聲音就被旁邊的人塞了一杯果汁。側頭看去,娜塔莎衝她勾了勾唇角,微微彎起的眼尾似乎帶著些許蠱惑人心的魔力。“回紐約可需要不少時間,要來玩遊戲消磨一下嗎?”被一個美女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楊落落紅著臉端起果汁快速喝了兩口,然後飛速點頭。“好!”俗話說的好,上帝關上一扇門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將洛基請進家門,楊落落關上門,原本暈乎乎的大腦此時也冷靜了下來,她僵硬地轉身。

某邪神已經十分自來熟地倚在她挑了好久的懶人沙發上。

看著洛基滿是塵土與鮮血的身軀就這麼肆無忌憚地靠在她的沙發上,楊落落隻感覺腦子“轟——”的一聲。

她的沙發!!!

她乾乾淨淨的沙發!!!

她軟綿綿胖乎乎的沙發!!!

察覺到一股夾雜著數把小刀的視線盯著自己,洛基一眼掃去,低頭看了看自己,又側頭看看沙發,一臉瞭然。

明白了。

一個響指,洛基身上的衣服頓時變成了阿斯加德風格的絲綢睡衣,渾身上下的臟汙消失無蹤,身下原本被弄臟的沙發也恢複如初。

他抬頭衝著楊落落抬了抬眉頭。

怎麼樣,乾的不錯吧。

楊落落原本處於火山爆發邊緣的內心也緩和下來,轉而變成了羨慕。

有法術可真好啊,做家務都不用自己動手了。

被亮晶晶且充滿羨慕的目光看著,洛基的內心不禁明朗了幾分,阿斯加德覆滅與死亡給他帶來的陰霾也散去了一些。

“坐。”洛基抬抬手。

“啊…哦哦,好。”楊落落左右看了一眼才反應過來是在叫自己,謹慎地坐在了另一側的沙發上,和洛基保持著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

“喝水嗎?”洛基拿起桌上的水壺倒了兩杯水,將其中一杯遞給楊落落。

“謝…謝謝你。”楊落落誠惶誠恐地接過,順便真心實意地道了個謝。

……

等等,這不是我家嗎?為什麼搞得好像我是客人一樣?

終於反應過來的楊落落慫慫地看向洛基。

生氣?

生氣是不可能生氣的,她可不捨得自己這條小命。

洛基揶揄地看著她,彷彿在說“你終於反應過來了啊”。

楊落落握緊拳頭……生了個悶氣。

不行,這可是在她家,絕不能被洛基牽著鼻子走!

“你……為什麼會在我家門口啊?”楊落落決定先發製人。

“不知道。”洛基搖搖頭,神情老實的可怕。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但依目前看來,原因絕對出自這棟房子,或者說是眼前這個眼睛裡泛著清澈的愚蠢的女生。

“我…我能問一個問題嗎?”楊落落小心翼翼地豎起一根食指發問。

洛基點點頭。

“你在來這裡之前…是碰到了滅霸的軍隊嗎……”

話越到後麵越弱,因為楊落落看到了洛基逐漸變得陰沉的臉。

“不、不想回答也冇事的……”楊落落快被嚇的哭出來了。

洛基看著眼前慫唧唧的女生,內心不禁一陣無語,更為剛纔因為這一句話而升起的警惕心可笑。

就這?自己什麼都還冇乾,她就已經嚇成那副樣子,指不定自己再裝一會兒,這小玩意兒就能給自己嚇死。

“你是怎麼知道的?”洛基繼續裝作麵色陰沉彷彿下一秒就要砍人的樣子。

楊落落眼圈已經紅了,

“我、我看見你脖子上的痕跡了,電影裡的你不就是被滅霸掐死的嗎嗚嗚嗚……”

說到最後,也不知道是對眼前洛基的害怕還是對電影中洛基的心疼,楊落落冇忍住抽噎了幾聲。

電影?

洛基敏感地抓住了這個詞,如果他記得冇錯的話,這好像是中庭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吧?

總不能是滅霸殺死自己後占領了地球還順便拍了部紀錄片吧。

哈哈。

Fxxk。

洛基麵無表情,他心底已經有了一個荒謬的想法,但隻有哄好眼前這個女生他才能得到更多資訊。

“好了彆哭了,我冇生氣,剛纔是在逗你。”洛基生硬地哄著楊落落。

“你、你會殺了我嗎?”楊落落盯著紅彤彤的雙眼看著洛基。

雖然很不願意,但為了取得女生的信任,洛基難得說了真話。

“不會,隻要在你身邊,一旦生出傷害你的想法我的法力就會儘數消失。”

“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傷害你,相反,我會保護你。”

“因為……或許你就是我可以回家的希望。”

洛基認真地看著楊落落,他不指望女生能夠信任他,但這個女孩既然能讓他複活,說不定就能夠讓他回家,然後,報仇!

她是他目前唯一的希望。

“我相信你。”楊落落詫異地看著洛基,隨即鄭重點頭。

雖說洛基曾經做過許多壞事,但他在粉絲的心中永遠是那個自由自在的小王子,她相信洛基的本性不壞。

這下輪到洛基詫異了。

這一千多年來,除了母親恐怕也隻有一個索爾會這樣信任他了吧。

洛基揚起笑,這次是真實的笑。

“所以,可以麻煩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嗎?”

“落落。”

楊落落雙唇微啟,目瞪口呆,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這很難嗎?”洛基聳聳肩,憑藉他極佳的視力,早在進門時就看到冰箱上貼著的便利貼上寫著,

“冰箱裡的酸奶冇有了,明天記得買。

——楊落落”

再加上這個屋子滿是獨居的痕跡,猜出麵前女生的名字很難嗎?

……

楊落落去拿了一堆零食飲料,以及一大包餐巾紙,兩人齊齊坐在沙發上。

打開投影,熟門熟路地打開搜尋複聯三,暫停電影。

“看電影之前,我得先告訴你一件事。”楊落落扭頭對著洛基鄭重其事。

“嗯,你說。”

“其實……你現在是在另一個世界,而你們那個世界,在我們這裡是以漫畫和電影的形式存在著。”

哈哈,顫抖吧邪神!讓我看見你震驚的表情吧!

楊落落內心得意不已,讓你嚇唬我!

然而令她出乎意料的是,洛基隻是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果然如此”後就再冇了下文。

楊落落挫敗地點開視頻,向後靠去,

“看吧。”

她再也不想和洛基說話了!

洛基暗笑,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怎麼說他也是個活了一千多年的神,想看他的熱鬨,這小玩意兒還是太嫩了些。

……

“嗚嗚嗚,可惡的滅霸!!!”

剛看開十幾分鐘,還沉浸在自己被殺死的憤怒和惶恐中的洛基就聽見旁邊傳來了哭泣和擦鼻子的聲音。

“……”

不得不說,旁邊坐個楊落落還是很有用的,至少他現在能心情平靜地看完整部電影了。

……

“錘哥太慘了嗚嗚嗚,‘我還有什麼可失去的呢’,啊啊啊啊刀死我了!”

看到自家哥哥悲痛樣子難得升起悲傷的洛基,

“……”

毀滅吧。

……

“卡魔拉也死了,滅霸你冇有心!!”

……

“星爵你個傻子你打他乾嘛!!!”

……

“啊啊啊啊我的幻紅!又刀我!”

……

“巴基奇奇小蜘蛛都冇了嗚嗚嗚……”

洛基一臉無語,整個電影三個多小時,楊落落能有兩個小時都在邊哭邊痛罵滅霸。

“好了,擦擦眼淚吧。”拿起一張餐巾紙遞給身邊女生,幾秒後濕噠噠的餐巾紙就被扔到旁邊由餐巾紙堆成的小山上。

“這部電影你應該看過很多遍了,怎麼還能哭成這樣啊。”洛基語氣無奈。

“我就是難過啊……每回看我都很難過、都很憤怒啊……”楊落落一邊抽咽一邊抽空回覆了他。

實在哄不好楊落落,洛基乾脆自行點開了緊挨在複聯三下麵的複聯四,一看名字就知道劇情絕對是挨著的。

機智的邪神給自己點了個讚。

“等等!先暫停,我再去拿包餐巾紙!”

看著飛奔去拿餐巾紙的楊落落,洛基心裡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

果然。

洛基麵無表情地輕拍著痛哭流涕的楊落落的後背,不由得後悔,

早知道晚點再看這部了。

這小玩意兒都快哭厥過去了。

“妮妮!寡姐!滅霸你是真該死啊你嗚嗚嗚……”

……

又過了片刻楊落落才逐漸平息下來,她盯著核桃般紅腫的眼睛弱弱地看著洛基,

“抱歉,我…看的有點太沉浸了……”

“冇事。”洛基搖搖頭,趁剛剛她哭的那段時間,他也好好梳理了一下自己死後的發展。

所以索爾那蠢貨到底是怎麼變得那麼胖的?!!!

“你餓嗎,我點外賣吧。”楊落落看看時間,都差不多下午兩點了,怪不得剛纔哭的時候總感覺肚子一陣空虛。

“好,麻煩你了。”洛基微微頷首。

“不麻煩不麻煩!”楊落落急忙擺手。

打開外賣軟件,話說……神的胃口是不是很大啊,楊落落偷瞄一眼身邊的男人。

這麼大個肯定很能吃吧……

楊落落狠心多下單了幾份菜。

嗚嗚嗚我的小錢錢……

-拿我的眼睛鑲門……”站在階梯上的特裡勞妮教授隻是瞥了這邊一眼,就繼續拿著一兜子的水晶球向食死徒擲過去,食死徒們抱頭鼠竄,腦門上全是大包。塞德裡克撓撓頭,尷尬地衝他們笑了笑。秋張也從他的懷中鑽了出來,紅著臉繼續舉起魔杖參與到戰事中去,塞德裡克連忙緊跟她在身邊。“可憐的孩子們,你們還要繼續垂死掙紮嗎?”冷漠又嘲諷的聲音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無論是巫師、複仇者還是食死徒,都不約而同地暫停了手上的動作。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