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截單

”宋倪一發話,兩人立即開始動了起來。瘦削男子林森驚訝的發現陶立樹和李星雲兩人對宋倪這個年輕的女孩言聽計從。林森見狀,不知是出於好奇,也跟著他們一起行動了。但是陶立樹他們的第一步就遇到了麻煩。“你們要借船?冇看到我們自己都不夠用了嗎?能不能不要在這添亂了。”說話的是一個身材壯實的中年男子,他滿臉不高興的斥責著陶立樹等人。高實,人如其名,身材高大,非常壯實。他現在心情十分的糟糕,這邊人還冇找到,已經弄...-

後來,等肖宇好了之後,他和羅文一起找到宋倪,向宋倪道謝。肖宇和薛桃桃的事情被髮到網上後,引起了軒然大波,有知道兩人的同學和朋友給網友爆料。兩人之前確實是男女朋友,但是冇有想到薛桃桃在外麵上學時這樣的一副嘴臉。還有人說薛桃桃就是兩副麵孔,她想要出去見網友,找父母要錢,但是家不同意,她就想偷家的錢,被髮現後被她父母追著她打。而且當時,她把自己的親妹妹推下河,導致對方差點溺水,那段時間妹妹一直在住院,所以她父母才失望透頂,不願意再管她,不願意她出學費。如今薛桃桃那個男朋友也跟她分手了,說是不想成為第二個肖宇被她吸血還要被嘲笑。薛桃桃曾經還想向肖宇求饒道歉,希望對方還能幫自己,被肖宇直接拉黑了。不過聽薛桃桃的室友說,肖宇跟薛桃桃斷了聯係,薛桃桃冇了經濟來源,找她那些所謂的追求者,結果她現在名聲臭了,人家避她如蛇蠍,都不理她,氣的她在宿舍整天罵罵咧咧。不過,很快薛桃桃手上很快又有錢了,但是常常打扮的濃妝豔抹開始夜不歸宿。她的室友已經開始投訴了,要讓她搬離宿舍。不過還不等室友們投訴成功,薛桃桃就自己搬出了宿舍,聽說是跟個有錢人同居了。羅文說這些的時候,肖宇一臉的平靜,好像他們說的是一個陌生人。“這兩年我耽誤太多時間了,浪費了很多的學習時間,今天打算要好好學習考研。”看到宋倪等人看向自己,肖宇靜靜的說出自己的打算,一場情傷,讓他整個人都沉澱了不少。此時,宴亦洪卻暴跳如雷,他惡狠狠的看著自己的屬下,指著鼻子罵道。“讓你們偷個配方就這難嗎?”屬下漲紅了臉,然後小聲的辯解道。“我們的人已經想儘辦法了,他們實驗室的人每人隻掌握一道工序,最後一道新增的東西,成分據說隻有宋倪知道。”“這個配方不是買的嗎?”宴亦洪眯著眼睛看著對方,懷疑手下冇有好好辦事。“冇有,這個配方好像是宋倪直接拿給宴亦安的,之前冇見他們有什動作。”“冇用的東西。”宴亦洪憤恨的讓手下退下。現在“宋顏”已經成了整個護膚品界的香餑餑,好像隻要擁有了她就好像高人一等,那些女人都瘋了一樣,天天蹲在宋顏的直播間,要求增加售量,但主播都打著哈哈含糊過去了。他之前的雇傭的那些水軍和營銷號,在這段時間陸續收到了律師函和法院傳票,控告他們誹謗。“宋顏”有一個小黑板,天天將進度掛在上麵,讓那些水軍和營銷號無所遁形。因此,有人再想黑“宋顏”,但是已經冇有人願意接單了,因為“宋顏”太剛了。“宋顏”根本不玩虛的,隻要你們敢黑它,它就把這些號告到底,養個號不容易,因此都不願意浪費號。宴亦洪眼饞的看著“宋顏”,就在這時,剛剛退出去的屬下又進來了。“宴總,剛剛宴氏那邊截了楚氏的一筆單子。”宴亦洪眉頭緊皺,這是巧合還是宴氏那邊知道了他和楚茵茵的動作,故意報複的。另一邊,楚家家主一巴掌打在了楚茵茵的臉上。“你跟宴亦洪搞的什,為什好端端的宴氏要搶我們單子。”楚家家主怒氣勃發,本來這回的競爭一開始宴氏是冇有參加的,最近他們那邊的重點都在“宋顏”的上市,本來是顧不到這邊的。隻是在報名的最後一刻,宴氏突然插了進來。之後的競價,宴氏好像故意似的,處處針對他們楚家,這樣在現場的人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們什時候得罪宴家了。等到最後,宴氏將單子搶下來後,正好楚氏的那個經理也認識宴氏的人,私下向對方打聽的時候,對方隻似笑非笑的讓他們回去查查楚家大小姐做了什。經理回去將事情報告給楚家家主楚鴻振,得知訂單被截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楚茵茵,楚鴻振當場命令屬下將楚茵茵帶回來,並讓人調查楚茵茵到底乾什什好事。很快,楚茵茵做的一些事情很快就擺到了楚鴻振的麵前,看到楚茵茵做的事情,楚鴻振氣的恨不得要吐血。等到楚茵茵被帶回家,楚鴻振將那些報告扔到了楚茵茵臉上,指著她的鼻子罵道。“看看,你看的好事。”楚茵茵看到自己麵前的紙張,有她安排助理到宋家二叔那的照片,有她去藥販子拿藥的照片,還有安排水軍詆毀“宋顏”的一些轉賬的證據。一條條都羅列的很是清楚。楚茵茵疑惑的看著自己的爸爸。“爸,這是誰給你的?”“楚茵茵,你這個冇用的廢物。”楚茵茵冇等到楚鴻振的回答,卻被他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楚茵茵,你做事有冇有腦子,做了那多事,留下了那多尾巴,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這些都是你乾的對吧。”“你現在是誰的未婚妻,你是宴亦洪的未婚妻,你說你老去招惹那個宋倪乾什。”“你要是成功了我還能對你另眼相看,偏偏你全都失敗了。”楚鴻振冷眼看著自己的這個女兒,小時候被自己慣壞了,光長脾氣不長腦子。”楚茵茵突然被罵,脾氣上來,她對著自己的爸爸吼道。“我要解除婚約,是你不讓我解除的。我本身就不想當那個宴亦洪的未婚妻。”“我想嫁的人一直都是宴亦安的,他娶誰我就對付誰。”看到楚茵茵的樣子,楚洪振冷漠的說道。“可是人家宴亦安看不上你,你做太多也冇用。”“如果你成功上位了,我還能高看你幾分,可惜你長了個蠢腦子,一點用都冇有。”“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幾次做法,宴家現在開始對付我們了。”

-後慢慢的走到宋倪麵前,順勢就要跪下。隻是楚秀秀跪到一半就跪不下去,也不見宋倪有什動作,楚秀秀覺得覺得有一股力量托著自己的膝蓋,讓自己重新站了起來。“宋大師,我們真的還能有自己的孩子嗎?”楚秀秀滿眼期待的看著宋倪。宋倪點頭!“當然,不過之前我們先要把詛咒解決,不然即使你們有了孩子也保不住。”宋倪指著地上的那個黑貓屍體。宋倪冷漠的人看著地上的黑貓屍體,上麵畫著紅色的詛咒符文。“這個紅色符咒應該是使用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