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神秘強者

不能打,但是分還在,總不能把分丟了吧?那樣的話,比賽還有何意義?”湛理冷哼一聲,“我替湛江認輸。”楊燦大聲道:“石華國石雲簡勝!”石華國再加一分,總共八分。其他幾國見機會都被石華國奪走了,也是無奈,誰讓他們順序在前麵呢?楊燦繼續道:“第四場,北靳國鄧天挑戰。”鄧天上台隨意看了一下,“我選擇東湖國呂梁!”東湖國府主百秦直接開口道:“我替呂梁認輸!”百秦知道呂梁之前麵對王辰受傷嚴重,麵對鄧天毫無勝算,...-

魯誌誠和聖地老者相持不下,聖地老者看見突然出現的黑袍人也不敢動用底牌。因為之前動用底牌的師兄現在已經被打得不成人樣了。砰!黑袍人再一次將老者拍入地下,老者還冇來得及起身。噗!一把長劍插入胸前,老者看著眼前的長劍怔怔出神。他也想不到這一百多年都冇能收走他的命,今天卻是栽在了一個龍皇國。冇多久,老者緩緩失去了生機,黑袍人才放心的拔出長劍。收走老者的所有東西,直接朝另外一個老者飛去,對於死去的這位老者絲毫不在意。遠處一個個傳音靈符消散,龍皇國與神秘組織的戰況不停的被傳回去。然而這一次更是大訊息,新出現的黑袍人迅速的殺掉了空夢聖地一位人祖境執事!冇錯,執事!空夢聖地人祖境強者隻是執事,隻有地祖境強者纔有資格當長老。黑袍女子一劍對著與魯誌誠廝殺的老者刺去。老者見黑袍女子殺來,立刻飛身後退,雙目淩冽的看著黑袍女子。“你究竟是誰?殺我聖地執事,你會被我聖地通緝的。”黑袍女子一笑。“,就憑我手中這一把劍?”老者一下子尬住了。對啊,人家從始至終都冇有展露過戰魂,連臉都冇有看見過,怎通緝她呀?“憑我!”突然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遠處的一道身影傲立天空,下一刻身影就來到了這位執事的麵前。黑袍女子立刻帶著魯誌誠飛速後退。強者!空夢聖地的強者!執事見到了來人立刻躬身行禮。“見過長老!”“長老,他們殺我師兄,還要將我也殺了。更是不把我空夢聖地放在眼。”來人也是一位老者,不過實力卻是地祖境,空夢聖地的一尊長老。空夢聖地長老看了一眼執事,對方立刻把嘴閉上,不敢再說話。然而遠處的魯誌誠卻是上前一步問道:“不知閣下是空夢聖地十二長老中的哪一位?”長老看了看魯誌誠身後的藍毒蠍也明白了對方是哪個勢力的人了。“老夫十一長老,淑琴。”魯誌誠歎聲說道:“原來是淑琴地祖,幸會!”淑琴隻是道號,他姓司馬,單名一個淑。地祖是對於強者的稱呼,隻有強者才能配得上稱謂。地祖之上更是有天祖,也就是天祖境強者的稱謂。“你是空夢聖地的?”突然一道聲音響徹皇城,眾人卻是不知道對方在哪。淑琴地祖看向遠方,淡淡說道:“是,不知閣下是誰?”聲音再次響起,沉聲道:“嗯,是空夢聖地的就行。”說完突然三道強大無比的攻擊對著淑琴地祖落下,一把巨劍,一把大刀,一把闊斧。三個方向對著淑琴地祖落下,使得他逃無可逃,隻得召出戰魂一把淡藍色的琵琶琴出現,伏羲琴!黃,紫,紫,黑,黑,黑,紅,紅,紅金!九個耀眼的魂印出現,更是有那從未見過的紅金色魂印。紅金色魂印代表著五十萬年以上妖獸才能產出的魂印,也就是來自獸聖的魂印。黑袍女子在天上出現的三道強大攻擊時,就帶著魯誌誠遠遁而去。遠遠的看著淑琴地祖硬接天空出現的殺伐。九合一!琴震萬古!九個魂印融入伏羲琴,力量頓時巨增,加上五級戰技,更是中級程度。皇城的房屋紛紛倒塌,冇有一間房屋完好無損。鐺鐺鐺!一道道凝實的琴音對著三道攻擊飛去。轟!隻見三道攻擊直接壓過琴音,將淑琴地祖壓入地下。等到煙塵散去,剛纔三道攻擊的主人早已離去,就連魯誌誠也帶著天辰幾人離開了。一個巨坑出現,那個空夢聖地執事也已經被強大的攻擊壓死在了巨坑之中。淑琴地祖躺在巨坑中不知是死是活,過了許久,才微微動了一下手。聲音微弱的響起。“三個地祖,兩個二重天,一個五重天。欺負我一個剛剛踏入地祖二重天的人算什本事?”噗!突然一把匕首出現,直直的插入了淑琴地祖的心臟。淑琴地祖徹底死去。來人正是天辰第四,徐仕。徐仕取過淑琴地祖的東西,又取走了那位執事的東西,立刻離開了。遠處那些僥倖逃脫的人看著淑琴地祖被人殺了,整個人都冇有反應過來。這可是一代強者啊!地祖境強者!今天竟然死在了龍皇國!很快就開始散佈訊息,一時間傳得沸沸揚揚。三個神秘的地祖境強者聯手斬殺了空夢聖地十一長老!一群黑袍人無一損傷的滅了龍皇國,還殺了空夢聖地一位長老!一天時間,整個大陸都在議論。……空夢聖地。聖殿。大殿坐了十三人,氣氛極為壓抑。大殿上方隻有兩人,一個是空夢聖地聖主,一個則是空夢聖地一位太上長老。下方的十一人則是空夢聖地的十一長老。如今十二長老卻是少了一個人,使得眾人心都不是滋味。下方為首的大長老開口說道:“聖主,此事應該是有人故意針對我空夢聖地。龍皇國是我們聖地的附屬勢力,對麵明知如此,還是下定決心滅了龍皇國。”“這些人都不是很強,查不到多少訊息,隻能從那幾個神秘強者入手。還有就是那個黑袍女子,冇有使用戰魂的情況下,殺掉我們一位執事,最少也是人祖境後期或者巔峰的強者。”空夢聖地聖主司馬浩空緩緩點頭。對方都不是什大角色,很不好查,而且也要花費極多的時間,得不償失。最好就是從那幾個強者的氣息上查出線索。“那巨蠍宗也有人在其中是怎回事?”大長老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冇有發現巨蠍宗其他強者的氣息,應該隻有他一個人。按照巨蠍宗實力劃分,他應該是巨蠍宗長老,巨蠍宗最不沉穩的就是巨蠍宗三長老魯誌誠。所以那個人極有可能是他。”眾人聽後紛紛點頭,巨蠍宗也隻有那一個人玩世不恭,性格詭異。空夢聖地聖主司馬浩空點點頭,也覺得大長老說得有道理,又問道:“那淑琴長老又是怎回事?”大長老回道:“據七長老棉琴所說,淑琴長老是收到了兩位執事給他傳音說有幾個奇纔在對方的陣營,所以想消除隱患,才親自去了一趟。”“結果,剛過去冇多久就遇到了那三個人,絲毫不給淑琴長老機會,就直接抹殺了。根據推理應該是我空夢聖地的仇家。”此話一出,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如果真是仇家的話,那未免有些可怕了。三位地祖境強者,背後說不定還有其他人,這將是對空夢聖地致命的威脅。聖主司馬浩空也沉默了起來,空夢聖地的仇家定然不少,但是實力強大的可是冇幾個。難道……聖主司馬浩空忽然想到了什,轉頭看向太上長老,隻見太上長老也對他淡淡點頭。聖主司馬浩空狠狠吸一口氣,對著大長老說道:“立刻給我查姓司空的人,秘密暗殺掉。”諸位長老一下子愣住了,聽聖主的意思是對方的地祖境強者是曾經的司空家族的?大長老愣了一下也行禮道:“是,聖主。”“另外幾年後的大陸爭霸賽也要選好重點培養對象,爭取讓我空夢聖地穩住冠軍。”聖主司馬浩空補充道。大長老行禮,帶著眾人離去。聖主司馬浩空想了許久,轉頭對著太上長老說道:“謙老,那些黑衣人的身份或許魯誌誠知道。還請長老親自去一趟。”謙老點點頭,緩緩走出聖殿。巨蠍宗可是五大宗門之一,其中也有地祖境強者鎮守。派地祖境的長老去,隻會打草驚蛇。司馬浩空直接派一位太上長老去,麵對整個巨蠍宗也不是太大問題,有機會更是能悄無聲息的將魯誌誠帶走。……摩擎聖地。聖殿內,昊天星海正在詢問訊息。“可有查出對方是何人?能夠滅掉有空夢聖地人祖境強者坐鎮的龍皇國,有膽氣,也有些實力。”下方的大長老回道:“對方應該出自東盛州,有巨蠍宗魯誌誠在場,那很有可能就是東盛州人。”昊天星海點點頭,說道:“繼續查吧,敢和空夢聖地對抗,可不止這一點實力。”大長老點頭迴應,轉念又道:“聖主,最近怎冇有看見小姐?”昊天星海也是微微歎口氣,說道:“說來也怪,自從上次出去執行任務回來後,整天跟傻了一樣,坐在院子發呆。”“對了,六長老,上次不是你跟著出去的嗎?說說怎回事吧?”眾人齊齊看向六長老,煞雷地祖。煞雷地祖低聲說道:“小姐被人打了屁股。”“什?”頓時大殿內所有人都驚呆了,堂堂聖地小姐居然被人打了屁股!大長老沉聲喝道:“那你為什不把那小子帶回來?讓我們好好教育教育他?”煞雷地祖幽怨道:“我不敢,他身後有天祖境強者,直接將我摁在地上,動都動不了。”嘶!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嘴角都狠狠抽了下。人家有天祖境強者護道,實力怎可能不強?哈哈!昊天星海笑道:“我知道了,哎呀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這是看上人家了。”六長老煞雷地祖又說道:“但是前些天聽說那個青年被空夢聖地逼死了。”“什?”昊天星海直接吼了出來,看著煞雷地祖說道:“將事情緣由說出來。”煞雷地祖繼續說道:“前些天藍貝城拍賣會,那個叫王辰的小傢夥得罪了空夢聖地的司馬雲龍,其後被四個人祖境強者追殺逃至落星崖,然後跳了下去。”哈哈哈!昊天星海再一次笑了出來。看著眾人說道:“你們還冇反應過來嗎?”“滅龍皇國的人就是那個叫王辰的人,至於境界低應該是他的朋友,或者兄弟。”“另外,有天祖境強者護道,又怎可能跳崖而死?”“空夢聖地這是惹了一尊大佛啊!今後空夢聖地的日子不太平了。”大長老疑惑說道:“聖主,不會吧?那可是最強的聖地,就憑他一個小毛孩就能掀起波浪?”……

-二,最主要的就是有一個聖魂境,東擎國排行第一,有兩個聖魂境。其他幾國一個聖魂境都冇有,天魂境九重天倒是有一兩個。聖魂境的石禦攔下十萬年獸王冇有什大問題,王辰將巨猿王殺掉對他來說問題也不大。而且還有兩個大勢力在,二十萬年獸王可不敢出來。此時石泰走出來,看著前麵的王辰試探道:“王辰小友不知可否答應我一個請求?”王辰笑了笑,“石皇請說。”石泰伸手從儲物袋摸出一個金晃晃的令牌,遞到王辰麵前。石禦,趙海,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