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設局拆穿

笑意加深,“喬以沫,別忘了本少現在可是你老闆,讓你陪我吃個飯又不是陪我睡覺,你有必要怕成這樣嗎?”“陪吃飯和陪睡覺本質上有什麽區別嗎?”喬以沫斜睨著他,似乎已經對他厭惡到極致連客氣的臉色都不想偽裝了,冷聲道:“你是不是特想把自己公司旗下的所有女藝人都睡個遍才甘心?”他都不怕縱欲過度,精盡人亡嗎?但看著氣色卻還那麽好。陸少笑眯眯的搖了搖頭,聲線溫柔迷人,“寶貝兒,這你可誤會我了,那都是她們自己送上來...府中女主人正是林星飾演的女二,與喬以沫扮演的女主是情敵關係,兩人見麵自然是分外眼紅,口蜜腹劍。

府中丫鬟上茶,兩人飲茶談話。

按照原劇本,喬以沫應該是喝了茶假裝昏倒套出情報。

為了演出真實效果,她是真的喝下了。

最後幾句台詞說完,她臉色猛然變的一白,痛苦的捂著肚子踉蹌著扶住了桌子,低著頭一言不發。

“小姐!”鄭雲焦急的上前觀察。

導演皺眉,喊道:“女一,快說出最後一句台詞,然後倒下。”

喬以沫卻是震驚的看了林星一眼,然後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搖搖欲墜的就軟倒了下去。

“小姐小姐!”鄭雲飾演的丫鬟還在賣力的演著。

導演揚手喊道:“好,卡!”

所有人停下,但地上的人依舊沒動。

鄭雲微怔,碰了一下她,“沫姐?”

人沒反應,臉色蒼白的有些異常。

鄭雲臉色一變,抬眸慌忙大喊,“不好了不好了,沫姐真的昏了!”

場外的蕭筱聞言急忙甩下手邊的東西跑了過去,“沫沫!”

一旁正在補妝的時安麵色一冷,有些慌了神,狠狠推開身邊的化妝師就跑了過去,一把將人從地上抱起,低低喚道:“以沫,以沫……”

“快,去醫院!”

“怎麽回事?怎麽會突然昏倒呢?”

“……”

眾人一片慌亂,唯有林星在旁邊一臉的淡定自若,像是事不關己。

隻是誰都沒發現,一個人影趁亂朝著另一個方向小跑了出去。

……

一間狹小的隱秘休息室內。

緊閉著門,光線略顯昏暗。

一個瘦小的身影背對坐在椅子上,拿著手機聽著電話。

半晌,低低的聲音響起,還殘留著一絲顫抖,“安晴姐,我完成了。”

“……”

“我把所有藥都放了進去,即便她喝一口也會有效果,回頭醫院查出來,就算不懷疑到林星身上,也不會想到是我,你放心吧。”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麽,她麵色一喜,笑道:“我知道,我等一下就去醫院看看結果,肯定會讓你滿意的。”

接著她又道:“安晴姐,你說過這是最後一次,回頭,你是不是也該旅行承諾……”

“……”

“知道了,我現在就去醫院。”

關了手機,她坐在椅子上,閉上眼,輕輕安撫了一下恐懼震顫的心髒。

沫姐,對不起了。

她起身,走到門口,開啟門,動作連貫自然,然後……整個人震住。

門口站著兩個人。

鄭雲一瞬間瞪大了眸子,驚恐至極,結結巴巴,“你,你……”

她們現在不該是在醫院嗎?

此時的兩人正是本該昏倒去醫院的喬以沫,和剛才慌亂的蕭筱。

但兩人此時分明含笑的看著她,隻是那笑容顯得分外詭異幽涼,也讓她突然明白了什麽。

“你們?”

喬以沫淡漠的錯開她走進屋子,“我嫌丟人,還是進去說吧。”

蕭筱一把將人扯了進來,冷笑,“小丫頭,你倒是藏得夠深,不做演員真是可惜了。”

鄭雲小臉血色褪盡,震驚,“你們一直都在演戲?你們早就知道了?”

喬以沫精緻的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神沒有感情的看著她,“不是,不過就剛剛那一局戲中戲,鄭雲,我真是沒想到,你也騙了我那麽久。”

女人陡然泄了力氣的跌坐在椅子上,神態一下深沉了許多,“你什麽時候發現的?”

“我可能真的太笨了,剛剛才發現。”喬以沫自嘲的扯了扯唇角,“早晨根本不是什麽警察抓小偷你是去了市區買藥吧?”

這裏地處偏遠小鎮,她想買那些少見的高階藥品隻能到市區去買,平時都是跟著蕭筱,難得有機會單獨行動,這次她把蕭筱喊過去倒是給她提供了一次機會。

她微低著頭,咬緊唇瓣不說話。

喬以沫繼續陳述道:“你是買著藥備用,卻沒想到機會來的這麽快,真是天時地利人和,我喝的是劇組準備的茶水,你也臨時充當演員跟在我身後,出了事也查不到你身上去。”

鄭雲抬起頭,眼神深邃,與往日的傻白大相徑庭,冷笑著看她,“你既然都已經猜到了,我還有什麽好說的?”

蕭筱可沒那麽好的脾氣,揚起手就重重給了她一巴掌,怒聲道:“真沒好說的嗎?老孃就差沒把你當妹子看待了,你他媽就這樣報恩的?”

“那是你們蠢好嗎?”她極致諷刺。

“啪!”

蕭筱怒火衝天,抬手又給了她一巴掌,“把別人對你的好心當做愚蠢,姑奶奶我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

鄭雲捂著臉,恐懼的縮了縮身子,“你要幹嘛?”

喬以沫頭疼的撫了撫額,“蕭姐,你能不能等我問完你再動手?”

“她欠揍,我手又癢。”

喬以沫,“……”

她無語的瞥了蕭筱一眼,隨後看向一臉驚恐的鄭雲,“從一開始你在劇組被人侵犯就是故意做戲給我看的?”

“是!”

喬以沫臉色微沉了幾分,但語調不變的繼續問:“第一次見麵,你就是故意接近我的?”

她也沒否認,“不錯,既然你們發現了,我也沒啥好隱藏的。”

“啪!”

又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但這次是喬以沫動的手。

她臉色極冷的看著她,厲聲道:“你就這麽確定我會收留你?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覺得我傻我蠢,利用我的好心滿足自己的私慾,你這種人已經無可救藥,就算你繼續掩藏,我也不會再原諒你再給你機會。”

鄭雲看向她,眉宇間微微一震,眼神有些痛苦的掙紮,嘴裏卻依舊冷笑著諷刺,“你的好心?你不覺得惡心嗎?你就是用你這種聖母的表情迷惑了一個又一個男人,還說的自己很委屈,說起來,你也不比佟安晴那種女人幹淨到哪去。”

喬以沫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冷漠的望著她,忽然問道:“你想進娛樂圈?”

女人狼狽的蹲坐在地上,微低的眸子閃了閃,沒吭聲。

“佟安晴答應會讓你進娛樂圈,所以你就為她賣命?”

鄭雲咬了咬牙,眼神狠毒淩厲的瞪著她,“是又怎麽樣?我沒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麽錯,我沒你的條件,但我也是通過自己的努力,這個圈子,本來也就是你踩我我踩你。”自己就好了,怎麽還能看上別的女人?”陸子延,“……”他眉梢跳了跳,臉色微微黑沉,目光緩緩落到自己下身,語氣有些危險的道:“本少應該對著鏡子跟自己玩是嗎?”喬以沫瞬間一噎,立即閉上了嘴巴。叫來服務生點菜,陸子延隨手把選單丟給了她,“想吃什麽自己點,別又說本少小氣。”他覺得這女人能說得出來。看著像是柔柔弱弱的小白花,擠兌起人來一點也不客氣。喬以沫看了他一眼,訕訕道:“我不想吃,如果你沒事了,我就回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