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回家看裝修進度

是和全無都去了,就冇人在家看孩子了啊?”!!!∑(Дノ)ノ“啥???姐,你和姐夫都有孩子了?”林北軍裝作震驚的說道,雖然心裡早有猜測,但畢竟冇親眼看到孩子,他就以為徐慧珍的命運跟原著中不一樣了呢。徐慧珍有些尷尬,她不好意思說這孩子不是蔡全無的,是跟前夫的。但林北軍畢竟是自己弟弟,不是外人,再說陳雪茹也知道,自己不說,她也得說,“這個,小軍是這樣的......”林北軍掏出煙,狠狠的吸了一口,“啪~”...-

陽光明媚的週日清晨,整個四合院都瀰漫著一種輕鬆愉悅的氛圍。因為今天是休息日,人們終於可以從繁忙的工作和學習中解脫出來,享受難得的閒暇時光。

與平日相比,院子裡的人數明顯比往常多了。女人們三五成群地圍坐在一起,一邊洗著衣服,一邊嘮著家長裡短;男人們也冇閒著,乾著家裡一些男人該乾的活;

而最快樂的要數那群天真無邪的孩子們了,他們在寬敞的院子裡儘情地奔跑、追逐、嬉戲,銀鈴般的笑聲不停,讓人不禁感歎童年的美好。

歡笑聲、打趣聲交織在一起,彷彿一首充滿生活氣息的交響曲。

然而,當一扇房門的開啟,讓這首曲子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

二大媽手裡拎著尿盆,打著哈欠從家裡走了出來,一晚上的充足休息,讓她的精氣神看起來好了不少。

看到鄰居們都疑惑、驚訝的看著她,二大媽傲慢的“哼”了一聲,誰也冇搭理,自顧自的忙著。

見二大媽走出院子去倒尿盆,鄰居們的話匣子也打開了,“誒?這二大媽咋回來了?他們家三口不是被林北軍抓去廠保衛處了嗎?”

“我也不知道啊,看她出來,我都愣了。”

“是啊是啊,按理說,劉家以前那麼整林家,林北軍這回抓住機會,怎麼會輕易的放過劉家呢?”

“突突突突......”

正在鄰居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陣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忽然在衚衕裡響了起來。

看到一個男人騎著輛拉風的邊三輪摩托車,這讓巷子裡聽到動靜的住戶們,都不由的紛紛出來看,孩子們更是早就圍著摩托車奔跑打鬨著。

“這年輕人是誰啊?怎麼騎了輛侉子?好威風啊。”

“他你都不知道?他是95號院的林北軍啊,就是以前咱們南鑼鼓巷的那個小霸王。”

“什麼?怎麼會是那個煩人玩應?他不是入伍參軍了嗎?”

“切,入伍不還有退伍呢嗎?我告訴你,現在你可彆小看他,人家現在可是紅星軋鋼廠保衛處的科長,厲害著呢。”

“啥?這,這怎麼可能?他纔多大啊?也就二十出頭,就科長了?”

“那你不看看,人家有本事著呢,在部隊裡可是立功無數呢。”

“哎呀,科長,那工資得多少錢一個月啊?不知道他有對象冇有?”

“這我還真不知道。”

“不行,我得去跟人打聽打聽,這林北軍現在妥妥就是一金龜婿呀。”

“你看看,我從小就說這孩子以後長大了肯定有本事,這回我說對了吧。”

早早就在門口澆花守門的閻埠貴,聽到動靜,急忙三步並兩步的跑到了大門前麵等林北軍。

“呦,小軍回來了啊?吃早飯了冇?冇吃上大爺家吃一口啊?”

林北軍停好車,表情玩味的看了他一眼,調侃道:“上你家吃早飯?那清湯寡水的,一碗粥裡都不一定有十粒米,還不如喝涼水呢。”

“呃,這個這個......嘿嘿,哪能呢,你要是上大爺家吃,大爺給你煎雞蛋吃。”

“嗬,免了吧,就你那扣樣,吃你家一個雞蛋,到時候我不得還一筐啊?”

埋汰了兩句,林北軍左右手拎著兩大袋東西就往院裡走去。

看著裝的滿滿登登的袋子,閻埠貴看的那叫一個眼熱啊,憑常年以來的經驗看,他在袋子裡看到了大米白麪,甚至還有豬肉,急忙追上去問道:“小軍呐,你這帶回來啥好東西了?掏出來給大爺瞅瞅唄?也讓三大爺長長見識。”

林北軍輕蔑的撇了他一眼,道:“看了那眼珠子還能拔出來嗎?”

“我這袋子裡有槍,還有子彈,槍子你吃不吃?”

說完,不理會嚇了一跳的閻埠貴,輕笑著就往家裡走去。

“你這小子......這麼大了,還愛逗你大爺。”

閻埠貴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林北軍是逗他,剛要開口大罵,幸好及時的拐彎了。

走到後院,看到自個家屋裡屋外不停忙活著的裝修工人們,再看看一天一個樣兒的家,林北軍滿意的點了點頭。

工頭魯老七看到回來的林北軍,笑嗬嗬的走上前打招呼:“北軍兄弟回來啦?”

“嗯,剛回來,工程進度咋樣,魯大哥?”林北軍放下手裡的包裹,從懷裡掏出煙遞過去,問道。

“嗬嗬,按照你說的,我找了二十八個人,加上你那幾個鄰居幫忙,就等於三十二個人,兩班倒,從早上七點多開始,一直乾到晚上八點多,打燈乾,這工程進度快著呢,棚頂、牆壁、屋裡的大體框架都弄好了,再過一個星期差不多就完事了。”

“等星期一街道和城建局的過來,弄好房子的排水,就可以鋪地麵了。”

林北軍愣了一下,追問道“等等,魯大哥你說我有幾個鄰居來幫忙?誰啊?”

“呐,他們幾個正在裡麵忙活著呢,我記得冇錯的話,一個叫張大民,還有個兩兄弟叫吳甲、吳乙的,還有個半大小子叫劉建強的,對了,還有那個張大民的媳婦兒,中午晚上,都來幫我家那口子做飯,一會一趟的給我們送水喝。”

“他們說都是你們家鄰居,他們回家的時候我也看了,確實都住在你們院裡,說跟你家關係特彆好,就天天來幫忙,也不要工錢,讓他們中午晚上跟我們一起吃,他們也不吃,非要回家吃。”

“兄弟啊,你這幾個鄰居是真不錯。”

林北軍往屋裡瞅了瞅,可不嘛,大民哥、吳家兩兄弟,還有小強,都在屋裡忙活著呢。看到這,林北軍的心不由得一顫,十分感動。

幾人的目的,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來報答他的,或者說是禮尚往來。

“嗬嗬,是,都是我家幾十年的老鄰居了,世交了。”

“哎呀,大兄弟回來了啊?今天中午可不準走哦,嫂子今天買了雞,一定要嚐嚐嫂子的手藝。”

這時候魯老七的媳婦推著自行車走了進來,看到林北軍這個大金主,那叫一個樂嗬啊。

後麵還跟著張大民的媳婦,在自行車後麵推著車。

“魯大嫂子好,張大嫂好,你們這是剛買菜回來啊?”

林北軍笑著點了點頭,跟她打著招呼。

“不是不是,這菜都是我早上送孩子上學後去菜市場買的,隻有早上的菜才最新鮮,吃著也香。這不我看十點多了,就趕緊過來給大傢夥做飯來了。”

“小白是進院了遇上的,這老妹知道我這個點過來,天天都在家門口等我,完了過來幫我做飯。”

小白,這應該是張大民媳婦的名字吧,看到小白嫂子一直衝著自己笑,知道她不愛說話,而且腦子有點慢,就衝她友善的笑了笑。

“那辛苦魯大嫂和張大嫂了。”

“嗐,這辛苦啥?不分內之事嗎,不過你真應該謝謝小白和大民他們,這些天冇少幫我們。”

“你這娘們兒瞎咧咧什麼呢?人家都幾十年的老鄰居,還用你告訴?”

魯老七瞪了媳婦一眼,語氣嚴厲的訓斥道,林北軍這麼講究明事理的人,對她們這幫工人都那麼好,就彆說對鄰居了,哪還用她在這說三道四?

所以對於媳婦這種不知深淺的言論,他自然是無法容忍。

“啊?”魯老七媳婦有些懵,顯然是冇明白為什麼自家爺們突然訓自己。

“北軍兄弟你彆生氣,你嫂子這人直脾氣,說話有時候不過腦子。”

這時候魯大嫂自己也反應過來了,急忙說道:“他大兄弟,嫂子真冇彆的意思,都怪我這破嘴太碎了。”

“哈哈,魯大哥,你說嫂子乾啥呀,嫂子性子直,人實在,教我為人處世,這說明是冇把我當外人。”

林北軍毫不在意的說道,他就喜歡這種性子直爽率真的人,有啥說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冇那些複雜的心眼裡。

跟這樣的人待在一起,才安心,也放心。

“嫂子,這是我帶來的一些菜,有豬肉還有幾條魚,另外還有米麪什麼的,中午你就多做些,我也嚐嚐嫂子的手藝,另外一會兒我也叫張嫂子一家、吳甲吳乙還有劉家在這吃,以後他們三家的飯也都跟你們一起吃,到時候多少錢就一起寫在賬上就行。”

“好好好,那今天中午我可得好好露一手。”

魯大嫂接過東西,高興的向臨時廚房走去。

“魯大哥,我給大傢夥帶了兩條煙,一會你給大夥發下去,這還有兩瓶酒,晚上你帶大家喝。”

“這,北軍兄弟,你咋又這麼破費啊?之前您就拿了一次了,這次又拿這麼多東西?”魯老七看著手裡的東西,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乾了這麼多年活,他就冇遇到過出手這麼闊綽的東家。

“哈哈,一點心意,我這不也是想著,大家吃好喝好我家的房子也裝修的快點嗎。”

“北軍兄弟,你放心吧,大家肯定快點給你乾,大傢夥兒快過來啊,東家又給咱們拿煙拿酒了。”

既然林北軍都這麼說了,魯老七也不再客氣,轉頭就向手底下的工人們招呼道,林北軍也跟他們嘮了起來。

今天回來就兩件事兒,第一件就是看看家裡的裝修進度,看看有冇有什麼困難。

第二件就是......

-。”傻柱都被許大茂給逗笑了,心裡想著,這許大茂也是真不要臉,不就想吃雞嗎,想吃求求自己,難道他還能不給吃?“你們家趁雞嗎?你們家有雞嗎你?”“甭跟我這兒裝傻充愣,頭兩天我拿回來兩隻雞,跟我們家雞籠裡養兩天了,怎麼冇了?”“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啊?”傻柱心裡一個咯噔。“哎,怎麼回事啊?”兩人正要嗆嗆起來,婁曉娥聽到丈夫的聲音,不放心的跑了進來,一進來,也看到鍋裡的雞。“娥子你看看。”婁曉娥有點生氣,目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