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三口棺材

居然還有一陣灼熱感傳來。嚴晨不知道為什麽,看到我手中的黑色牌子,眉頭一皺,把牌子從我手中奪了過去。他盯著那塊牌子看了許久,顫抖著手,激動的跟我們說:“是陽符,居然是陽符,我以為史記中描述的都是假的,沒想到居然真的有陽符!”“陽符?那是什麽?”石頭抓著後腦勺問道。嚴晨如獲至寶般的把那塊黑色牌子捧在手中,跟我們解釋道:“陽符是一種信物,它最初起源於陰陽派,每個門派、家族中都會有一塊一模一樣的陽符,當麵...“壞了!石頭中槍了,剛才沒顧得上他,多半被那些人抓走了!”張楊驚恐道。

“怎麽辦?他會不會有事?”紀雪顏惶恐。

我放下王月,對他們說:“我想不會,他們一定會把石頭當人質,等著我拿東西去換。你們先走,我去把石頭找回來,我會趕上你們的,幫我照顧好王月。”

我丟下這句話,沒管他們的意見,邁開步子就跑了出去。事已至此,我打算破罐子破摔了,這次不光要把人救出來,還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來到出事的地方,地上有血跡,人早已不知去向。我盤膝坐下,腦海中浮現出奇門遁甲中的內容,再次利用八門推算方位,片刻後已經鎖定了他們逃跑的方向。由於我知道石頭的生辰八字,要找他們並不難,難就難在我沒有武器,孤身一人,怕鬥不過他們。不過我是陰陽先生,跟這些普通人較量應該不難,等我把他們找到就讓他們好看!

我穿過鐵路,沿著山坡滑了下去,來到一片荒蕪之地,一路繼續前行,走出大概一公裏後,看到前方有一片樹林,卦象所示,那些人正是朝小樹林的方向逃走的,想必這個時候應該還沒有出樹林。我急急忙忙追了上去,進入樹林後開了天眼,這時能見度已經很低了,在沒有開天眼的情況下絕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這些人進入樹林一定會有照明工具,如今我在暗,敵在明,還怕鬥不過他們!

我始終都想不明白,這些人究竟是受誰指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上次都差點要了我們的命,這次又突然出現,而且還帶著槍,顯然是有組織有紀律的作案團夥。這麽說來,我們這一路上都在被人跟蹤,而我們卻一點都沒有察覺。可是這又有些說不通,如果真有人跟蹤我們,在酒店時,我失憶,石頭變白癡,那個時候是我們最虛弱的時候,對方為什麽沒有動手,偏偏要等到我們強大時才動手。想不通,實在是想不通,這本奇門遁甲究竟有多神奇,為什麽那麽多人想要得到它,難道他們不知道,即便得到了也未必能看懂。

不過話說回來,這奇門遁甲怎麽會在那五個道士身上,他們到底是什麽人,又是怎麽死的,當時那個自稱是神仙的曲神又是什麽人,為什麽他要幫我們。如今擺在我麵前的不止是救人這個問題,還有很多疑問都沒有解開,這些問題弄的我腦袋疼,找不出絲毫頭緒。但是總有一天,我要解開一切謎團,什麽叫天機不可泄露,我發現自己竟像一個提線木偶,一舉一動都彷彿被人左右,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繼續往前,前麵出現一棟三層小樓,看樣子應該是一棟別墅,大戶人家住的。我走到跟前,在地上發現了血跡,顯然,這些人進入別墅了,這是石頭的血。我當下不敢有絲毫遲疑,立馬翻躍圍牆偷偷摸摸地進去了,還好院子裏沒有養狗,我使用追魂術跳到了陽台上,窗子沒鎖,很容易就混了進去。

屋裏很黑,但我有天眼,視線不受影響,進去之後,映入眼簾的便是三口漆黑的棺材!我嚇的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三口棺材就那樣突兀地擺放在二樓客廳裏,顯的很不協調,很詭異。

有誰會把棺材放在自己家裏,而且屋子裏佈置的像靈堂一樣,真是怪哉!我沒工夫去理會這些奇怪的現象,匆匆來到樓梯口,趴在地上觀察著一樓客廳裏的動靜。

十三個人,裝備精良,正在客廳裏坐著,似乎在議論什麽,聲音太小,聽不清楚。石頭就在地上躺著,生死未卜。我真想衝出去把那些人痛扁一頓,有必要的話殺了他們,可是也隻能想想,對方人多勢眾,而且有槍,我手無寸鐵,去了豈不是白白送死!這個時候就要跟他們玩點陰的了,正好二樓有三口棺材,我先看看裏麵有沒有屍體,如果有,那就用屍體來製造點恐怖。

不知道下麵那些人有沒有發現二樓的棺材,以及靈堂一般的客廳,這裏可真夠怪的,這麽漂亮的別墅,裏麵沒住人,反倒是放了三口棺材,難不成這是一個三口之家,棺材裏躺的就是一家三口。這不是我要關心的問題,怪事我見多了,我也沒興趣知道其中的緣由,隻想著盡快把石頭從那些人手中救出來,就算他現在沒死,也不能這樣耗下去,血會流幹的。

我走到最邊上那口棺材前,就要開啟它,卻看到窗戶前好像站著一個人,隻看到一眼,那人突然消失了,我甚至沒看清是男是女。於是我停了下來,走到窗前看了看,沒什麽異常,可是剛剛那一眼確實嚇到我了,我清楚的知道,不可能是眼花了,難道是有鬼!

我這個陰陽先生也真夠倒黴的,走到哪裏都撞鬼,就連半夜闖進別墅裏,還好死不死的遇到這種怪事。害怕沒用,屢次經曆怪事,我已經有些麻木了,不就是鬼,我是抓鬼的,就像警察遇到小偷,沒有害怕這回事。我壯著膽子把邊上那口棺材開啟了,裏麵是一個穿著一身紅衣的女人,看樣子很年輕,麵板很白,白的跟紙一樣。

穿紅衣服的女屍,穿什麽衣服不好,偏偏要穿紅衣服,真是出師不利,我隻得把棺材蓋上,去開下一口棺材。據說如果一個女人臨死前穿著一身紅衣,怨氣重的話死後就會變成厲鬼,這種鬼是很凶猛的,連符籙都不怕,很難消滅,道行不深的道士碰到這種鬼甚至會把命搭進去,我可不想英年早逝,所以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我繼續開下一口棺材,這時從窗戶外麵吹進來一陣冷風,涼嗖嗖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可我沒想太多,樓下不是還有那麽多大活人嘛,就算真有鬼也用不著怕。

當我開啟棺材,看到裏麵躺著的是一具身穿黑衣的男性死屍,頓時不害怕也變的害怕起來。我趕忙把棺材蓋好,繼續去開下一口小棺材,果然如我所料,裏麵躺著的是一個小孩的屍體。些眉目了,但是這又有些太扯了!我猜那紅衣女子被大火燒的顯出了原型,她其實是一隻狐狸精,而且是一隻道行非常高的狐狸精,有好幾條尾巴。根據史記記載,也隻有在商朝時期出現過一隻狐狸精,它能變成人的樣子,蠱惑人心,她就是蘇妲己,一個擁有傾城容貌,蛇蠍心腸的冷豔美人。我把我的猜測告訴了大家,想聽聽他們的觀點,本以為會有人站出來反駁,推翻我的謬論,但是沒有,他們都很沉默。想想也是,發生了這麽多詭異的事情,每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